“你们……这些……可恶……的……该死……的……人类,……给我……下……地狱……去吧!”

  一段像是从地狱中魔鬼传出的凄厉的声音,像是从四面八方传出来的似的,忽然笼罩在张狂的头上,说着恶狠狠的话。

  “回音幻阵”这等小把戏,就敢困住我,不消片刻,张狂稳住了身形,嘴角上翘,眼中闪过一抹讥讽,就这等幻术,就跟小儿科似的,也敢在我的面前卖弄。

  “给我破”张狂手掌不停的翻转,变幻着各类不同的动作,嘴中念念有词,几息过后,口中爆呵一声。

  离张狂两千多里的一颗几百年的古树上,隐藏在树枝间的瘦小的身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反震,险些从树上掉了下去。

  见这一招,没用,她立马飞身闪了开去。

  张狂在解开阵法的同时,察觉到了两千多里外隐藏的一个踪迹,立马飞身追了过去。

  待张狂赶到那个人所站立的地方的树上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任何踪迹,张狂探出神识查探了方圆千里之地,皆是没有任何人的身影。

  “没想到他溜得还挺快的。”张狂用手触摸着树枝上刮出的几道印子,口中挠有兴趣的说道。

  张狂解除了“回音幻阵”的危机,但是其他的人可没有这么幸运。

  R更m☆新z最快上)酷匠v"网

  此时的剑修的身子在不停的左右摇晃着,他现在已经拔出了背后的剑,不停的刺着不停旋转的树,但是每一剑,像是刺在了虚空中似的,一股力量落空的感觉围绕着他。

  同时的他的精神也受着极大的折磨,只见有个像是地狱魔鬼般的声音在不停的说着什么,好像是他的无能,他的软弱,一些能够激起他内心极大恐惧东西。

  “啊~”剑修终于受不了这样的诋毁,狂喊一声,同时聚力狠狠的刺出花费了他全部气力的一剑,突然,世界安静了下来。

  树木不再旋转,也没有了那种讨厌的声音,眼前的景色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山脉中的七彩同时遭遇到了“回音幻阵”。

  作为从七彩神殿出来的她,对于阵法有着天然的抵抗力,除了在开始身体有些晃动,树木旋转,呜咽的声音传来之外,在七彩稳定下来心神之后,摇晃和声音皆是对她失去了作用。

  她双脚轻轻的点地,就如蜻蜓点水一般的,在空中旋转一周,然后轻轻的伸出一根手指,点在了空中,然后眼前的一切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

  依依,巫雨行,十几个铁战佣兵战士所在的地方,发生了一样的状况,可是他们的状况貌似有些糟糕。

  十几个铁战佣兵战士,抱着头不停的在地上打着滚,实力弱一些的口中甚至有鲜红的液体流出,同时,他们嘴里在不同的喊着什么,好像进入了魔窟正在和魔兽进行九死一生的搏斗一般。

  巫雨行,运转着元力不停的为依依守护着,但是两人目前的状态都不怎么好。

  虽然两个人还能勉强维持站立的姿势,但是剧烈的摇晃已经让两个人快到达身体的极限了。

  再加上那呜咽的声音,两个人都在透支着身体最大的极限,抵抗着。

  突然异像发生了,开始还在地上不停翻滚着的十几位铁战团的佣兵,突然眼中泛起了绿光,手指弯成爪状,对着还在幻阵中苦苦支撑的依依和巫雨行袭来。

  他们好像变成了妖兽一般,口中发着呜咽的声音,行动迅速的扑向了依依和巫雨行。

  巫雨行紧张的注视着十几个佣兵的变化,突然依依口中爆呵一声,经受不住控制的,眼中也泛出了森绿的光芒。

  还不待巫雨行反应过来,依依一“爪”拍出,将巫雨行拍出了十几丈开外。

  巫雨行只觉得内脏一阵翻滚,五脏六腑皆以移位,她已经受了很重的内伤,这恐怕是兽化的依依全力的一击之力,再加上巫雨行当时的元力全部花费在两个人的安全上,没有来得及进行防御。

  她没有料到被她保护着的依依,在她关注那十几个妖化的佣兵的时候,突然发生了变化,不然以她的修为自保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现在的情况变得很糟,此刻的巫雨行受了重伤,无法过多的运转元力,再加上她一边要抵御幻境,一边要阻挡十几个妖化人的攻击。

  依依带领着十几个佣兵向着巫雨行这个唯一的正常人扑去,巫雨行在竭力的顽力的抵抗着。

  在两方夹持之下,她的行动变得越来越迟缓,身上的爪痕也越来越多,就在她也快要妖化之际。

  一道重力打在幻阵之上,有人从外面用蛮力打破了幻阵,也正在此时,巫雨行这个老人家,在看到一丝希望之后,放心的晕了过去。

  来人正是发现了情况急急赶来的张狂,在幻阵被破之后,依依和十几个佣兵的皆是没有被解除妖化的状态。

  见巫雨行晕了过去,他们将目标锁定在了刚来的张狂的身上。

  张狂看了眼正对着自己扑面而来的被迷惑了的众人,和遍体鳞伤的昏迷了的巫雨行一眼,眉头紧锁。

  同时,身形有了一连串的动作,只见他在被妖化的人的身上,指尖连点,不一会儿之后,被妖化的众人皆是停止了动作。

  紧接着统统都晕了过去,张狂接住了依依快要倒下的身形,耐心的等待着她的苏醒。

  不一会儿,猜想到情况的剑修和七彩也赶了过来,七彩见到一旁受伤的巫雨行连忙赶了过去,扶起了她。

  待查明巫雨行身体所受的伤势之后,七彩脸色一片惨白,她看了看被张狂所抱住的依依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接着为巫雨行疗起了伤。

  虽然巫雨行一直是作为一个下人的姿态跟在七彩的身边,但是一直在七彩的心中,她一直当巫雨行是她的祖母,两人的感情比表面上看上去的还要深厚得多。

  虽然她知道是中了幻术,她也猜到了巫雨行事为了保护依依才受伤的,但是具体的情况她却是不知道,只能等这些人醒后她才能问清楚。

  现在的七彩心情很复杂,一个是从小到大就陪伴她的如同祖母般的存在,另一个是自己心中占有一定分量的男人的女人。

  她不知道,在依依醒后,事情真如同她想的那般,她该如何面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霸天说: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