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们,现在的那些妖兽,都有这么难扑捉吗?”张狂和那群佣兵攀谈起来。

  “兄弟,你是新加入的吧!”一位佣兵看着张狂那身干净的衣裳,开口道,现在的佣兵,哪个衣裳上没有几道血污的。

  “我是新来的。”张狂大方的说道。

  “兄弟,如果你有其他更好的生计,还是不要来做佣兵好了,佣兵的生活可是很危险的,随时都要将自己的脑袋记在裤腰带上。”那位年迈一点的佣兵和善的劝解着。

  “我听说做佣兵赚钱快,说实在话,如果不是家里的人卧病在床,急等着我拿药去治病,我也不会跑这么远啊,来着旷野山脉着妖兽众多的地方来啊!”

  张狂虽然是想向这些有经验的佣兵打听一些信息,故有此一说,但是他也没错,如果不是那个“天阴体”的古晓急需要药材炼制丹药,他也不会饶了一大圈跑到旷野山脉中来了。

  佣兵们均是无可奈何的看了张狂一眼,他们当初是因为佣兵赚钱快,利润高,虽然每天过着刀口山舔血的生活,但是那时候的妖兽们,还没有这么高的警觉性,现在的佣兵死亡率足足是那时的四倍还多。

  有些有路子的佣兵早就转行了,留下的都是没有其他路子的,或是急需用钱,只能靠获取妖兽身上的宝物,或是采取仙草勉强维持生活的人。

  “是啊!不然我们现在有了大十几号人了,还在等人,等其他的佣兵加入,才敢行动了,现在的妖兽不知怎么回事,精得很。多个人多分希望啊。”那位年迈一些的佣兵叹息道。

  “这个情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张狂询问道。

  “最近才开始出现,以前的妖兽虽然有逃跑这样的情况,但是还是能捕获一些,不像现在十天半个月才能捕获一些较弱的妖兽,而且受伤率极高,这些没有开启灵智的妖兽,现在像是受了谁统一的指引似的,有了智慧,有了组织。那些修为稍高一些的妖兽,我们都不敢去招惹。”一位佣兵感叹着。

  在佣兵的谈话之中,张狂获取到了一个信息,现在的旷野山脉的妖兽,受到了什么的指引,就算是那些没有开启灵智的妖兽,也能很智慧的避开人类的捕捉。

  看来想要获取内围的大地黑熊的爪子,只能先查探清楚山脉中妖兽能避开人类,并且对人类发出有效伤害的原因。

  旷野山脉,外围,一群人正在山林中行走,带队的人正是张狂。

  就在刚才有一只小型的妖兽,撞见了这一行人,还不待他们走近,撒腿就逃了

  “小兔崽子,爷爷都还没开始捉拿你,你跑什么”

  这些妖兽好像是提前知道了似的,一晃眼的功夫便消失不见了,让人无从追踪。

  一位铁战佣兵团中的长的像是杀猪的,见此情景一脸不耐烦的道,这已经是第三只了,这些个妖兽一个个的机灵得像只猴似的。

  鲨鱼看了一眼在前面一边行走一边再探寻着什么的张狂,他并没有领会的意思,开口劝解着那位佣兵。

  “团长都没有说什么,你在这嘟嘟囔囔的干什么”

  嘟囔的这位佣兵名叫张奎,长着满脸的络腮胡须,面容很粗狂,一脸的凶相,在加入海盗团中之前也的确是屠夫。

  被鲨鱼这么一提点,张奎看了看在前面开路的张狂一眼,适时的闭上了嘴。

  果然不出所料,这些妖兽受到了某种力量的指引,在那些弱小的妖兽遇到危险的第一时刻,这种力量就会指引他们向安全的地方进行逃窜。

  “你们感受到了吗?”张狂询问着后面的四位。

  “很微弱,但是还是感受到了一些,很像是元力,但是和元力又有些微妙的区别。”剑修答道。

  “我们也感受到了一些,但是若隐若现,如果不是仔细的去辨认,真的无法查出有什么区别。”七彩说道。

  “看来有什么在这座山脉的每一处地方,都布下了联系的通道,这座山脉就像是蜘蛛网一样,无论什么地方触动,网中间的“蜘蛛”都能够接受到信息,然后指引这些妖兽逃窜,或是攻击。”

  L酷匠RS网/正K版首4p发

  看着张狂等人停留下来,后面的十几个人,也跟着停留了下来,静静的等候着张狂的命令。

  “就算是蜘蛛网,它也是需要连接点的,我们找找,一定可以找到的。”张狂对着后面的几个人说道。

  能够察觉到这种联系的剑修,七彩,和张狂一起都是行动了起来,留下巫雨行和依依和十几个海盗留在原地待命。

  三个人探寻着那种特殊的力量,慢慢的寻找着它扎根的地方。

  此刻的内围区有一个,着绿色劲装的女孩儿,坐在一根树杈上,口中咬着一个仙果,嘴里哼着一首不成调子的歌,正休闲自得的观赏着风景。

  此女孩儿看上去十六七岁的样子,眉清目秀,长相甜美,就像是下凡的仙女似的。

  “恩,怎么回事?是谁发现了我布下的禁制?”女孩儿似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向后扔出了手中的苹果,一脸的难以置信。

  只见她纤细的小手掐出兰花指,闭上了双眼,查探着禁制强烈震动的方向。

  不一会儿之后,她的嘴中幽幽的吐出几个字,破坏了这原有的美景,只见她恶狠狠的说道,“又是你们这群可恶的人类。”

  只见她对着某个地方说了句,“大傻,小傻,你们在这里好好的呆着,我去会会这些可恶的人类后就回来。”

  随着她的话音刚落,就有两道两道低沉,冗长的声音传来,惊起了附近的一片飞鸟。

  这位女孩儿这时候,也消失在了原地,向着禁制阵子被摧毁的地方,飞奔而去。

  此时的张狂正在运转着元力,不停的攻击在山脉中那股像是信息的类似蛛网的“连接点”。

  就在张狂将这个“连接点”摧毁的时候,四周的树叶突然一阵晃动,好像这些树都活了起来一般,张狂感觉这些树在不停的旋转着,并且,越来越快,到最后竟是连成了一片,就好像这些树之间没有了缝隙一样。

  同时他的耳边传来了呜呜呜的怪叫的声音。

  这突然的一幕,让张狂好一阵晃动,就好像发生了什么天崩地裂的事情一般,头昏目眩。

  同时耳中充斥着刺耳的呜咽的声音,直搅得人心神不安,就好像正在面对一种很大的恐惧似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霸天说:

今天只两更

今天一下午取牙去了,碰到的还是个水货牙医,麻药也水,没多少作用,拔牙时感觉就像被剔骨似的,险些去了半条命,最后去他师傅那里,轻轻松松就取下了,我想说的是,学要精啊!不然就太对不起其他人了

我也一定要朝着精的方向努力,缺的会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