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心中一阵恶心,不再废话,用行动来证明自己被恶心到了,抬脚直接踢出一脚,将那猥琐莽撞汉子踢翻在地,以头抢地摔了个狗吃屎。

  莽撞汉子捂着自己肿上加肿的脸,心中腾地升起一股怒火,“给你脸不要脸,待抓拿住你之后,我一定要好好的揉虐你。”

  那个海盗受了如此的奇耻大辱,眼神一横,不再啰嗦,操起弯刀,对着降临在甲板之上的七彩猛攻过去。

  这位莽撞汉子有着几分的实力,但是那砍伐过来的劲道却是分散了不少,想必平时均是沉迷在酒色之中,没怎么认真修炼,连握个刀都有些微晃。

  七彩不屑的看着冲过来的“慢悠悠”的弯刀,一个健步飞跃,再次将这个莽撞汉子踢倒在地。

  莽撞汉子倒地之后,口吐一抹猩红,再也没有站起来。

  看见这一幕,也没有让其他的海盗有过多的恐惧,本是嬉戏人间的他们,见着这样的事情多了,平时都是哄笑而过,技不如人,本应如此,他们现在可还有着三四十个人呢。

  另一个披散着头发,胡子邋遢的汉子走了出来,看着眼前的七彩,心中暗赞一声,刚才这女子踢他的同伴可有着几下子,心中也镇重了几分,如果落得如同先人那样,面子可有丢大了。

  七彩斜看着这群海盗,眼中满是不屑,一群乌合之众罢了,淡淡的吐着,“你们一起上吧!别打扰了姑奶奶我们上岸的时间。”

  “好你个小妮子,竟敢如此放肆。”邋遢海盗汉子怒了,我今天就要好好的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妮子,让你记住大爷我可不是好惹的。

  邋遢海盗一发力,衣服瞬间鼓胀了起来,散乱的头发胡子猛烈的吹拂着,露在外面的肌肤竟是根根青筋暴起。

  其他的海盗像是看戏一般的嬉笑这看着眼前的打斗,纷纷评论着这一局的胜负。

  “你说,胡子,这次会赢吗?那个女人好像有几下的样子。”

  “胡子是个谨慎的人,可不像我们留恋于酒色,对于修为他可是有着执着的追求。”说话的男子哈哈的大笑着,不知心中正在想着什么龌蹉的事。

  “我看,这次那个女子特定会栽在胡子的手上,到时候兄弟们可就有福利了。”这个汉子猥琐的看着七彩,眼中冒着猥亵的表情。

  叫胡子的海盗,体型变得极其的怪异,他上半身膨大了数倍,筋肉鼓胀,筋肉间充斥着爆炸性的力量,腿却还很小,就像一个巨人的脚被强行塞进了小小的箩筐里一样。

  胡子急速做出挺身跑步的姿势,一脚往后踏出,将腿部所有的力量加持在这只脚上,做出出击的姿势,然后像风一般的略过甲板,奔着七彩而来。

  七彩此刻的衣服变为了红色,随意的甩了甩发丝,脚尖垫在甲板之上,一副坐在半空中的优雅姿势。

  实力这么弱的海盗七彩根本没有将他看在眼里,胡子见七彩如此轻视自己,再次发力,对着七彩爆射而来。

  见胡子到几尺的距离之后,七彩才懒洋洋的提起一脚,甩鞭一样的对着胡子猛地踢出,胡子蕴含千斤之力的手臂碰上七彩的大腿后。

  向着来时的方向,原地返回,还退后了百来米。

  众人震惊了,一脸的不可置信,此女子的腿部怎么有着如此强大的爆发力,竟将胡子蕴含有上千近万斤的力道的一拳击飞了,还倒退了百步来远。

  海盗们不再嬉闹,沉静了下来,庄重的面对着眼前的女子,想到了一种可能。

  小船之上随随便便的出现一个女子,都有着如此恐怖的实力,那背后,想想,海盗们的背脊上的冷汗涔涔直流。

  海盗中不知谁大喊一声,“我们一起上,不信这么多人还拿不下一个女人。”

  海盗听闻壮了状胆,举起弯刀一哄而上的对着七彩砍杀而去。

  七彩邪邪的笑了一声,嘴角露出一颗尖尖的小牙,脚尖一点对着攻来的众人闪身而去。

  红色的身影不停的穿梭在海盗中间,所过之处均是带起一连片的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当七彩站立在海盗船上甲板的另一边的时候,竟是没有一个站着的海盗了,七彩身后的海盗们皆是护住身体的某一处,像是受了刺激的蚯蚓一样弓着身体,不停的在甲板上打着滚。

  酷匠☆网唯…4一I正)版T,%其他5都是盗_版

  七彩感应着张狂等跳跃上了海盗船,笑盈盈的走了过去,“太弱了,都不够我练手的。”张狂对着七彩只是淡淡的微笑着,像是赞许七彩在甲板上所造成的场面。

  张狂看着一众在地上滚打扭曲的哀声连连的海盗,厉声问道,“谁是负责人。”

  海盗们被七彩一顿胖揍,心中被张狂一喝,老实了不少,在滚动的人群中,那个叫胡子的海盗战战兢兢的举起了手。

  “给我简单的介绍一下胡天州的布局。”张狂居高临下的发布着号令,海盗们都是一群吃软不吃硬的人,不拿出点气势还真不会怎么老实。

  海盗队长见来人如此威严,心中自然不敢违抗,“胡天州(基本情形和东灜州一样,此处不再赘述)有着几大厉害的宗派,我们海盗团仅仅只是一个第三级宗派手下的一个小小的公会。

  我们所收刮到的东西,六成交给了帮会,所以他们才会允许我们留下。”

  这跟东瀛州的势力划分的确并无多少区别,“你们海盗团的实力如何。”张狂逼视着海盗,希望他能老老实实的回答问题,不然那只有去阴间报道去了。

  被张狂眼中那凌厉的气势全身包裹,海盗队长本欲打算隐瞒些实力的侥幸心理,立刻变得老老实实起来。

  对于一个强者来说,隐瞒他任何东西,那是在自己的脸上抽耳光,海盗队长想这行人上岸之后,一打听也会知道,遂全盘脱了出来。

  “海盗公会共有三位金晶巅峰期长老,团长的实力在他之上,在方寸初期,其他人的实力除了团长手下几个亲卫的实力在金晶期之外,剩下的都是在金晶期一下的实力。”

  对胡天州的局势有了个约莫的了解,张狂命令着这群海盗,掩护他们上岸,被张狂这行人一威吓,海盗们也只有老老实实的听从张狂的话,不敢有任何的怨言,对于强者,他们只有无条件的服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