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洪门宗的弟子看着师弟最强一招都没有留下张狂的性命,也加入了战斗中,心中愤愤的想道,我就不信我们两个厚土期的还杀不了你这个方寸巅峰的。

  两个对一个,还是实力比自己强的,在他们联合的围击之下,张狂感觉有些吃力,两个厚土期的果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特别是他们那诡异的功法。

  海岸上的其他人听见这边的声响,慢慢的停止了打斗,慢慢观看起了这边的打斗,强者之间的对决一般是很难见到的,虽然宝物惹眼,但是抢夺不下那也是白费功夫,还不如看看决斗。

  这两个人一看他们默契的动作,就知道他们一定合作很久了,彼此知道了对方的招数,才能这样滴水不漏的配合得这么默契。

  这下可苦了张狂了,在他们默契的配合下,五分之四的退路皆被他们堵死,但是张狂是何等厉害之人,在吃了一次他们这样的亏之后,马上摸清楚了他们之间招数套路,这样两方慢慢的才相持不下。

  洪门宗的两人,那个人的拳头刚至,这个人的拳头就从后方攻来了,两方夹击,谅你是快铁板,也能将你击成齑粉。

  但张狂的反应是何等的灵敏,不需要眼睛去看,他就知道怎样闪开他们看似无懈可击的招数,轻松的化解着拳头带来的空间震动。

  如果一个人实力达到恐怖的地步的时候,便可以引起空间的震动,在空间震动中最不好使用的招数便是速度,因为震动着的空间中的空气分子在以一个不同的频率跳动时,这样极易造成身体的身体的损害。

  当时如果速度超越了空气中分子的传播速度,那就另当别论了,在两位厚土期强者引起的空间震动中,以张狂的速度也是能险而又险的避之而过的,但是如果稍有那么一丝迟疑,要么就是被拳头砸死,要么就是受不同频率跳动的空气分子而猝死。

  在两相对持了一刻钟之后,厚土期的两位强者微微的有些颓败的迹象,虽然他们从水中上来元力恢复了大半,但是在这一刻钟里头,他们在不停的攻击者张狂,而张狂只是在不停的闪躲着,虽然张狂的元力也是耗费了许多,但是比厚土期的两位好多了。

  在厚土期的强者出现颓势之际,张狂终于找到了击败他们的方法,只见,张狂收回了血魄刀,拿出了五指峰,在空间放大数倍之后,对着眼前的两个人砸去。

  以他们厚土期的实力,加上他们修炼的功法又是力量型的,他们当然也不惧五指峰对他们的碰撞,两个人就那么死死的与五指峰对撞着。

  他们之前耗费了许多元力和体力,对于现在五指峰的碰撞,他们只能全力的去应对,根本无暇分心去干别的事,他们认为张狂也消耗了很多的元力,虽说比自己等好一点,但是估计也是疲于应对着他们,他操纵着五指峰,估计也腾不出手耍别的花招,说不定这个五指峰是他最后的保命手段。

  显然他们低估了张狂的实力,以及他丹田之内的那蓬勃的元力,这就注定了他们惨败的结局。

  张狂有着五指峰阻挡他们的视线,再次提出了血魄刀在手中,消失在了五指峰之后,诡异的出现在了洪门宗厚土期强者的身后,将元力集中于刀刃之上,没有过多华丽的套路,猛砍下去,破开了一位厚土期的防御,砍在了脖子上。

  那人被这强劲的一刀击中,虽然只是砍下去几寸深,但是那看在防护罩上的巨大压力,将他的身体抛飞了几米远的距离,落在地上洒出一道鲜血,晕了过去。

  剩下的那个人惊愕的看着身后赤裸着上身的张狂,一种叫做恐惧的东西入侵了他的心房,他的额头已经渗透出一层秘密的细汗,不知道是因为抵挡五指峰太吃力还是被吓出的。

  这个人虽然知道自己落于下风,但是显然他不是什么孬种,虽然眼前的这个人将他们灭得只有他一个人了,但依旧是顽强的抵抗着他的攻击。

  4W更‘》新最%}快p上酷匠网l@

  能让他张狂点赞的人并不多,但显然眼前的这个人赢得了他的赞许,但也仅仅只是赞许而已,因为惹了他张狂的人,从来就都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为了感谢这个人让自己有那么一丢丢的赞许,张狂决定不戏弄他,给他一个很有尊严的死法。

  张狂收起了自己的宝贝五指峰和血魄刀。很是张扬的对着元力不多的脸色惨白的眼前的洪门宗的厚土巅峰期的人说道。

  “就凭你这宁死不屈,顽强抵抗的性格,为你赢得了挑战我的机会,现在我赤手空拳的和你对战,如果你能打败我,那就可以带着你的兄弟回去,你们身上的宝物我也不要了,但是如果输了的话,那么说明你运气不太好,那么你们都得死,机会只有一次,可要好好珍惜。”说完对着洪门宗厚土期的强者肆意的一笑。

  那个厚土期实力的人。看了看张狂,趁着张狂讲话的片刻不停的恢复着元力,虽然很是诧异张狂的决定,但是他也不会很傻气的认为,张狂被自己的勇气所折服,而打算放过自己等人,而后带来一大批杀手杀了他。

  如果在平时遇上这么一个铁血有志气的人,张狂是一定会结交的,但是现在情况有些特殊,他们为了宝物成了对立方,你死我活这是他们现在唯一能够做出的决定。

  洪门宗厚土期实力的人对于这种命悬一线,有可能会扭转局势的机会,当然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很久没有硬碰硬的对打一仗了,看着拥有轰击泰山的能力的眼前的这个人,一种叫做好战的因子在他的体内窜动着。

  在洪门宗厚土期的子弟应承了战事之后,这场对战马上拉开了序幕。

  在这场决斗中没有过多花式的拳脚,有的只是那蕴藏于拳头中间的气力,现在他们对决的是身体的韧劲。

  “我叫张有德,承蒙你的赏识,不过待会我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洪门宗厚土期的子弟对着张狂双手抱了一个拳,很显然他现在也认可了张狂,只是现在世事弄人罢了。

  “张兄,尽管拿出你最强的成绩吧!请”张狂一手掀开袍角,背负单手而立,摆出一个请的姿势,这摆明了现在他心中很尊重这个对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