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实力不停的提升有个鸟用,知道为什么小人难防吗,除开那个最卑鄙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们吃了很多的苦头,所以他们身上有着极其多的经验,在不同的场景中,他可以随随便便调出几个方法来对付你。

  一个身经百战却没有丝毫修为的战士,和一个宗门中培养出来的境界不算太高的天才之间进行决斗,谁胜谁负,还真不好说。

  张狂可没有太多的耐心来对付他们,对于妨碍他的脚步的人,那就只有死。

  张狂提出血魄刀,在水中调整着诡异的身形,在宗门子弟那看似牢不可靠的阵法中寻找着最弱的点。

  实力最弱的弟子显然不知道张狂心中所想,前一秒还志在必得的邪恶的笑着,当他眼前失去张狂的身影,诡异的出现在自己身后的时候,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漏跳了几拍。

  张狂可不管他脸上那仿佛见到鬼似的的表情,血魄刀在水中快速的划过,紧接着一道血迹喷溅而出,还不待其他人反应过来时,他们的眼前再次失去了张狂的身影。

  联合阵法虽然在威力上稳胜同等级的单个阵法一筹,但是有着人数多和时间长上面的限制,张狂就是知道了者一点,在他们还没有来的及完全的施展阵法的时候,给予他们个个击破。

  施展联合阵法的时间也就那么几息的时间,显然他们没有料到张狂的速度会这么快,在他们施展阵法还没有闭合的时候,张狂已经猎杀了他们其中的一人。

  他们何曾见过这样的事情,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常识,此时他们的心上袭上了一股阴冷的风。

  面对这么可怖的事情,那位实力在厚土巅峰的强者首先冷静了下来,看来他在宗门中也不是只一味的修炼。

  他们所用的阵法虽然是联合阵法,但是在人数上却没有太多的限制,只是布阵的时候人数越多那么威力就越强而已。

  那位厚土巅峰强者传音其他的几位同伴,“你们不要楞着了,对方只是方寸巅峰的实力,我们赶快布好阵,就算是再高几个层次的人都能困住,困住他了,那他身上的宝物就都是我们的了。”

  几人听闻,从恐惧中回过神来,加大元力的输出,催动着阵法的闭合,可是张狂会乖乖的等候他们布好阵法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张狂灭杀一个人之后,知道修炼者在水中的感知力会比在岸上强得多,水波轻微的晃动就会对方察觉,当然在平静的水中这种感知会更强,但是这也足以让实力稍微强上一些的人发现他的踪迹,所以现在他不能拿最强的那个开刷。

  现在张狂的这个逐个击破的计划,先得从最弱的那个人开始,张狂放开了神识,知道哪个人最弱。

  在这些布阵的人中间也就只有两个人的实力在他之上,其他的都是弱上他一筹,在他们布阵还没有布阵成功的时候,张狂摆渡着诡异的身形,游走着这些人中间,在他们感应到张狂的时候,血魄刀以搁在他的脖子上,待他还来不及惊恐的时候,他们已经成了血魄刀下的亡魂。

  到最后最剩下了两个实力在他之上的两个人,这时候他们的阵法已经吟唱完毕,张狂的身影被他们捕捉后,困阵立马施在他的身上,张狂被困在了阵中。

  张狂被困住之后,那两位强者终于松了一口气,一边布阵,一边留意张狂的动作,一边要调动元力准备随时在身体的周围构建一个防护罩,就算是他们对于这种一心多用的情况,也是有着几丝疲倦。

  “好你个张狂,竟然敢杀害我们“洪门宗”的众多精英弟子,今天我就要你血债血偿。”一位强者看着被困在阵中的张狂冷声说道。

  “你不是身法诡异速度很快吗?现在施展啊,施展杀了我们两个啊!”另一位强者讪笑道。

  张狂只是斜视了他们一眼好像在说,白痴。两位强者见张狂被擒住还是这么张狂,心中腾地升起一股无名火。

  但是他们却是不敢现在就杀了张狂,如果他们现在杀了张狂,他们无法向宗门交代,一切要等他们将张狂带回去之后,让宗门的高层们再做定夺。

  虽然不能杀,但是给他一点教训还是可以的,一位强者起了恶意,现在都这样了,还狂,卸掉你一条手臂,看你到时候还怎么狂。

  张狂杀了几位实力稍弱的人,降低了不少这个阵法的威力,但是两位厚土期的强者施展的阵法,还不是现在的他可以轻易解开的。

  O4酷;匠l网(,唯。#一1正Xs版z,其R他都}$是Jz盗u2版

  张狂试图轰击了这个阵法几次,但是这个阵法都只是轻微的波动了一下,这个联合的阵法的威力果然不是单个的阵法所能比拟的,特别是这种针对他速度的困阵。

  张狂挣扎了会儿,便不再动了,现在的他在水中,且这个地方的水势很是凶险,刚才那两个厚土期的强者想必施展阵法隔绝水流的冲击,使用掉了不少的元力。

  自己刚才灭杀了他们的几位同门,而且他们还想着我身上的宝物,刚才轻易的灭杀了他的同门,现在估计他们对我还有几分忌惮,肯定不会在这里动手。

  思及此,张狂安静了下来,对于安静了下来的张狂洪门宗的弟子也是再次松了一口气,正如张狂所预料到的,虽然越级杀人种事很少,但是还是有着极个别的几个妖孽是能做到的。

  他们猜测张狂有可能就是他们所想的妖孽,他们知道这样的妖孽惹不得,但是事前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他们只有硬着头皮上了,希望不是如他们心中所想的那样才好。

  洪门宗的弟子见宝物也捡的差不多了,于是控制着困住张狂的牢笼,慢慢游向岸边。

  此时的巷口内的状况那是相当的惨不忍睹,水面之上已经漂浮了不少的尸首,实力强的人带着宝物有的已经走了,有的却被海岸之上的一些见财起心的临时组合起来的队伍所围困。

  实力弱的当然还是有着一丝自知之明的,他们站在潜水的地方,等待着漏网的宝物被海浪打上来,但是那样的宝物一般的强者已经没了兴致,好的宝物大多都被水中的强者捡走了。

  现在的场面是,水中的战场转变成了海岸上的战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