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七十四章 针锋相对

  那边强者的区域,他们不停的收割着海中的宝物,有些的甚至大打了起来,在这样危险的地方决斗那是一件非常凶险的事情,不一会儿实力强悍的双方不得不停下打斗,重新寻找着另外的宝物。

  到了他们这个层级的人都是非常爱惜自己的生命的,他们修炼到这个层次也不容易了,他们也不会太过于稀罕小小的宝物,如果这个宝物太过惹眼,他们还是要争斗一番的。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大部分的宝物他们不知道具体的形态,只能靠神识探知,如果那是在平地上的话,现在的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在翻滚着的海浪中,他们一边要花去一些元力来平衡自己的身体,一方面又要在水中不停的穿梭行走。

  所以他们现在也没有精力去伸出神识仔细的探看宝物到底是什么,有些更卑鄙的人,见没有找寻到什么宝物,也没有争夺到什么宝物,眼神一凛,直接跳上了岸。

  你们找吧,抢吧,夺吧,等你们找到了宝物,想必身上的能量也花去一大半了,到时候该是出手的时候,你们身上的宝物都得一件一件的交出来,你们花费了那么多精力,最后宝物却是我的,耍着心机的那人狂笑了起来。

  水中现在布满了一具具的尸体,水面的状况甚是恶劣,巷口中的水慢慢的掺杂了些许红色,那场面可以用两个简单的字来形容,凄惨。

  看着有宝物在手边还不捡,那不是傻就是蠢,当然张狂不傻也不蠢,看着那么多人抢夺宝物,他凭借着自身的实力潜水到了最凶险宝物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

  他控制着身形,守株待兔般的等待着宝物自动送上门来,对于后方的激烈抢夺的战场却是看也不看,那种为着宝物,抢夺的场面太过血腥了,虽然没有过多的鲜血,即使有,鲜血也会立马被海浪所吞噬,但是看着那水面之上的一具具的尸首还是挺寒碜人的。

  张狂不停在前方不停的捡着宝物,不一会儿那些有组织的宗门精英见后方的宝物少了之后,共同冒着风险也慢慢的向前移动着。

  这样的后果当然是,张狂和那些人打了一个照面,水中不好开口说话,那宗门领头的实力强一些的神识传音道:“小子,识相的快将你身上的宝物都交出来,不然休怪我们无情。”

  张狂却是一个白眼都没有丢给他们,只是一个劲的捡着送上们来的宝物,那些人见不过,连忙以人手多的优势抢了起来。

  有几个人故意去抢夺张狂要捡的宝物,张狂知道这些人打着赶自己走的美好算盘,但是他张狂会怕这些人吗。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你实力弱,你连拥有一件宝贝的权力都没有,就算你有宝物,若是让人知道了,你不仅会失去宝贝,还会丢掉性命。

  当然现在的张狂虽说不能百分之一百的肯定能够守住自己的宝贝,但是面对现在眼前的一些人,他却有着十足的信心,这里最强的也就比他高一个层次。

  虽然说可不可以完全碾杀了他不知道,但是他相信若是他们想要留下自己的宝物,那是痴心妄想。

  张狂一个招式过去,那个人料想不到这个人会在抢夺宝物时还会分出心神来对付他,当那危机感来临的时候,他才急匆匆的护起一道防护屏障。

  险而又险的躲开了张狂的这一次攻击,而那个宗门的弟子也用为在水中的反作用力,被推出了老远的距离,远离了张狂所要捡取的宝物。

  其他的人见状改变了策略,他们分发一两个人捡取宝物,其他的人围攻张狂,想必他们已经知道了张狂的实力不弱,当然实力弱的话也不会跑到这个地方来,在这里没有强悍的实力,一个小水花都能吞噬掉你,让你立马去阎王殿报道。

  张狂见他们这样心中腾地升起一阵怒火,他好好的在这里剑宝,谁也没招惹,却是有一些不长眼的人敢来招惹他,他也不捡那宝物了。

  阴沉着双眼,调整着身形站在了那几个想要围攻将他没杀在这里的人身上。

  很好,真的很好,你们有胆量来惹怒我,那就要有那个命来承受他的怒火。

  张狂就那么静静的用看死人的眼神看着那些人,那些人触及到张狂的眼神,心中都是漏跳了一拍,现在他们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死死的盯着,这个东西好像随时都能洞穿他们随时要了他们的命,这是经历了万千屠杀才有的戾气。

  其中有个厚土巅峰的人首先稳定了心神,知道眼前的这个外形上看上去很年轻的人才方寸巅峰的实力,心中安定了下来,虽然他气势比较强,但是实力摆在那儿,一会儿他心中就有了算计。

  气势强有个屁用啊,到时候还不是要死在我的手里,怪只怪你捡了我们太多的宝物,想到这儿他舔了舔嘴唇,这个年强人在这里了这么久,想必手中有着不少的好宝贝。

  起了贼心,那么就算没有贼胆到了这个时候也能给他造成一个来。

  这个实力最强的人传音给其他的宗门弟子道,“一起上,想必他手上有着不少的好宝贝,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大大的提升自己的实力了,当时候吃香的喝辣的,坐拥美女无数那都不是问题啊!”

  当然最后面的一句他只是对着男同胞说的,其他的男同胞嘿嘿的笑了一下,对着张狂用起了他们宗门之中的合击招数。

  》看|正版章“'节上(酷匠Q网

  现在他们所用的是联手扑捉妖兽的技巧,此刻他们却用在了张狂的身上,但是显然他们打错了如意算盘。

  精通阵法的张狂知道他们的这个招数只是困阵的一种演变的形式,名叫“囚困”。

  看着他们闪着贼贼笑容的脸慢慢围拢过来的一群人,看着他就像看待一只被戏谑的妖兽似的他们,张狂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这个阵法最大的弱点就是,如果一个阵眼没有防守到位,那么这个阵就像是拥有短板的木桶一样,只要找到了这块短板,妖兽还是很容易逃脱出去的。

  当然这些个宗门的弟子,没有经历过一些磨练,都是靠着自身那天才的天赋进入到宗门中,又被宗门着重培养,没有吃过太过的苦,那也是可以预料到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3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