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眉鼠眼小兄弟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我家还有几间空着的房子,不知道几位要不要去住,现在我家就我和我哥两个人居住。”

  几女一听有住的地方,高兴了起来,今晚就不用住在野外,虽然对这位贼眉鼠眼小兄弟的确没有什么好感,但是为了不露宿野外,她们也能大人不计小人过。

  “你家真的有住的地方?”依依还不等张狂说什么兴奋着说道。

  “这位小姐,那是当然的,自从我娘走了之后,就只有我和我哥嫂了,这段时间嫂子刚好回娘家去住去了。现在剩下了几间屋子,如果几位不嫌弃的话就随我来吧!”,

  贼眉鼠眼小兄弟见几位有意,为了增加他们的信任,脸不红心不跳的立马编了一套,看来他干这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这是一个矮小的类似于四合院的小房子,除了两间主屋外,还有三间空闲的房子。

  这里倒是收拾得挺像模像样的,很像是一个普通的渔民的家,但是真实的情况是不是那样就不得而知了。

  这里虽然破旧,但是有一个地方落脚还是不错了,依依,七彩,巫雨行也不是那么矫情的人,待贼眉鼠眼小兄弟介绍后。

  分好了各自的房间,稍微打扫后,就入住了进去,张狂巫雨行因为两个的修为相对较高住在一个靠边的房子里,依依,七彩住到了中间的房子,若是出现什么危险,张狂,巫雨行好随时营救。

  待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夜已慢慢的降临下来了,贼眉鼠眼小兄弟两人在一个房间里商量着今晚如何动手,显然是对张狂他们的钱财起了贼心。

  “哥,今晚子时等她们睡着之后,我们就动手吧!嘿嘿,这次绝对是肥羊。”

  “弟,你可看清楚了,可不要让我白白的出手啊。”

  “哥,你就放心吧!能随随便便就掏出十金币的人,钱财绝对不会少。”

  “那就好,他们看起来像是修炼的,那东西你准备好了吗?”

  “哥,我做事,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两人相视贼笑一声后,等待着黑夜的降临。

  清幽的月光悬挂于半空之上,一个简陋的小院内两个黑影的衣袖中忽隐忽现的闪现出银白色的光芒。

  还不待两这两个鬼鬼祟祟的黑影靠近门口,张狂便睁开了双眼,他早就看出了这两兄弟的目的不纯,他没有睡觉只是坐在床上打坐,进行着修炼。

  一个黑影捅破了纱窗,一股迷魂香飘入房间之内,张狂心中冷笑了一把,就这点把戏,就像是一个拿了刀的小子在关公的面前耍大刀似的。

  主意都打到我头上来了,张狂调出了一丝元力,护在周身,将迷魂香隔绝开来。

  今天就来一手铁板肉,张狂随意的拿起一根棍子,躺在床上,静静的等候着猎物的到来,有时候等待猎物的自投罗网也是一种乐趣。

  两个人影在幽幽的月光下,逗留了一会儿,接着蹑手蹑脚的进了张狂的房间。

  “弟,他都中了我们的迷魂香,还怕个鸟啊!我们大可以大摇大摆的走进去,我们这样搞得像个做贼的似的,我们是伟大的盗贼,知道了吗?”

  “是的,哥,我们这就大摇大摆的进去。”贼眉鼠眼小兄弟似乎反应了过来,呼应道。

  两兄弟朝着张狂的包裹而去,一道光影闪过,两兄弟只觉背后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接着就被一根绳索捆住了。

  最$X新章!5节{√上,B酷匠5网◇

  张狂逮捕两人后,直挺挺的躺在床上睡觉去了,当然依依,七彩正睡得正香呢,巫雨行睁开眼之后又睡了过去,一夜无话。

  当太阳暖和的照在窗上时,依依,七彩醒了,“今晚睡得可真舒服啊!”

  当她们出门的时候吓了一大跳,这是什么情况?院子里绑着两个人,还是这屋子的主人。

  此时,张狂也打开了房门,潇洒的走了出来。

  看着疑惑的依依、七彩、巫雨行等人,将昨晚的事叙述了一遍,还没说完,依依上去就是一脚。

  众人皆是护额状,这依依也太暴力了一点吧!依依正欲再去加一脚被张狂阻止了,“依依克制克制,现在你越来越来暴力了,女孩子家家的。”

  张狂这说得依依俏脸一红,退到七彩身边安静了下来。

  张狂眼睛沉了下去“说,到底是谁的主意,还是有人指使你们这么干的?”

  贼眉鼠眼兄弟昨晚知道踢到铁板了,此刻老实得很,“大爷,我们真是猪心浸了脑袋,给我们是个胆,我们也不敢去招惹大爷您啊!”

  现在事情已经很明确了,主犯就是贼眉鼠眼两兄弟,看来他们是见财起心了,看他们的手法很熟练,看来他们不是第一次干这样的事情了。

  张狂想了想,“想必你们也不是第一次干这样的事情了吧!不知谋害了多少人,现在就算是杀了你们,也是应该的,不过现在我留你们还有一点用。”

  贼眉鼠眼两兄弟吓得哆嗦了起来,平时都是他们吓别人,他们可以很牛掰,但是角色对换之后,他们就像是两个拔了牙的老虎,动也不敢动。

  贼眉鼠眼大哥道:“我们该死,我们该死,只求大爷不杀我们,让我们做牛做马都可以。”

  看着吓破了胆子的贼眉鼠眼兄弟,张狂也懒得再跟他们废话,“你们现在给我去打听打听这次的海昔潮到底会有什么宝贝,引来这么多的宗门精英来抢夺,还有再打听一下时空风暴的事,还有再给我们弄一条出海的船。”

  贼眉鼠眼兄弟连连的点着头,“我们这就去办,一定不会辜负大爷你的。”

  张狂给两人松了绑,贼眉鼠眼两兄弟急忙出去打探消息了。

  七彩瞟了一眼一点也不担心的张狂说道,“你就不怕他们出去了找一大堆帮手过来吗?”

  “你觉得他们就算找一大堆人,他们会是我的对手吗?”张狂狂妄这说道,这就是他张狂啊。

  七彩不屑的看了一眼张狂,进了房间,随后门里幽幽的传来一句话“你将他们兄弟两弄走了,谁给我们来做早餐,我们可都不会。”

  就算是强人也有百密而一疏的时候啊!依依立马主动请缨去做饭,惹来几人的一顿怀疑,好吧!给你一个展现的机会。

  大家静静的等候着依依弄的美味早餐,一直弄到大家饥肠辘辘,依依的早餐还是没弄好,不应该有太大的期待,张狂摇了摇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