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那么一惊吓,一振奋,四个人基本上都没怎么睡,不过好像只有一龙没有受到影响似的,现在在张狂的怀里睡得一脸的甜蜜,不知道正在做着什么美梦。

  经过昨晚,依依死活再也不肯留在这儿了,这里才凶险了,拉过张狂的手就往草原的边缘走去,张狂想要历练的想法只能被他暂时的放置在一边。

  当然现在没有什么实力的七彩当然也赞同张狂的想法,但是她是一个别扭的孩子,高傲的她绝对不会说影响自己高大形象的事情。

  张狂却是想到,该找她们谈一谈了,如若想要成为一个强者,那么就不能为一点点的小事情所压倒,强者的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实现的。

  如果她们想要的只是一种很安稳的生活的话,她们大可以回到玄元宗去,安安稳稳的修炼,生活。

  在客栈安顿下来之后,张狂就向她们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依依心中有着憋屈,她也很想和张狂一样,变得很强,但是自己第一次出远门,心中难免有些害怕,特别还是那么凶险的事情。

  显然她还只是躲在张狂的臂膀之下,还只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但是她现在必须做出选择了。

  张狂此去的路很危险,随时都有可能丧命,如果内心不够坚定,就算你有很高的修为,在面对危险的时候,说不定你只能发挥出五成或更少的实力。

  七彩她本身就是一个内心强大的人,就算她的能力此刻正被封印着,她心中还是无惧的,说不定能有解开他体内封印的办法也说不定。

  如果遇到危险,巫雨行一定会出手相救的,七彩她也是一个敢于冒险的人,所以刚等张狂说完,七彩就同意了。

  依依还在犹豫间,她忽然想到了自己还没有认识张狂的那个时候,吃不饱穿不暖,每天还要看别人的眼色,正是有了张狂收养之后,她的生活才会变得这么无忧的。

  想通了这一点,依依坚定的自己的决心,一定要和张狂呆在一起,就算是死她也不害怕。

  “我去”依依坚定的回答道,她知道自己的一句意味着很多的东西,失去美好的生活,有可能随时会丢掉性命,但是她已经决定了就不会回头。

  坚强的人是可爱的,是无谓的,是强大的。

  一行人养足精神之后,便开始启程了,下一个站点便是海边城,也是东瀛洲靠近海的地方。

  一行人似乎有了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走到海边城竟然没有一个人喊累。

  刚到海边城,他们一行便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很多不属于海边城的人们纷纷的涌入了这个小小的边境小城。

  各个大小的客栈都被订满了,问了十几家,没有一家有空余的房间。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肯定是为着什么来的,难道都知道了血魔遗物在胡天州不成,那血玉碎片不是三块聚集在一起,才能看见里面的内容吗?自己看过之后那碎片自行毁灭了啊!

  张狂随便在路上找了一个人询问,“小兄弟,可否请问一下,这里怎么一下子多了这么多的人,看他们的样子,只怕是一些势力极大宗门的精英子弟。”

  “十金币,一个问题。”这位被问的人长着一张小巧但闪着精光的眼睛,身材消瘦,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不停的打量着张狂等人,可能在想这个人看上去挺富裕的,今天又能好好的宰一顿了。

  “一个问题,十个金币,你要得是不是太多了一点”依依气不过的说道,不就是问个事吗,怎么能这样狮子大开口呢。

  那个贼眉鼠眼的小兄弟瞟了一眼依依,眼睛发出贼亮的亮光,他何曾见过这等姿色的美女。

  张狂看了,一脸的不悦,希望这个人在得到十金币的时候,能够好好的回答问题,不然的话。

  这里耳目庞杂,不方便动手,要不然张狂早就一刀过去,销了这个人的脑袋。

  张狂掏出十金币,贼眉鼠眼小兄弟两眼立刻冒金光,急忙将张狂手中的金币枪了过来,塞入怀中,生怕张狂后悔收回去似的。

  “你们要问什么问题?”贼眉鼠眼小兄弟哈达着腰,一副狗腿的样子。

  张狂心中有些反感,但是还是忍住了“为什么这么多人聚集在这里?”

  “这位兄弟,难道你不是为了海昔潮来的?”贼眉鼠眼小兄弟疑惑的看着张狂。

  “海昔潮?那是什么?”贼眉鼠眼小兄弟还盯着依依,七彩看,随后看到张狂眼中隐忍的杀气,立刻移开了眼珠子。

  他们这些人虽然有贼心还是没有贼胆的,若是稍微碰上实力比自己强上一点的就退缩了,阿Q永远是他们的榜样。

  贼眉鼠眼小兄弟这一下再也不敢在张狂面前放肆了,他也是混江湖的,这样的事情也遇上得多了,有那么强大的气势的人,他惹不起。

  所以他选择了如实的回答“海昔潮”就是每年的海上到了一个特定的时间段,大海就会因为涨潮,会将海中各类的宝贝翻打上岸。

  几乎每年的这个时候一些离这里近的宗门就会派出一批弟子来此历练或者获取宝物。

  其中的宝物众多,不过也要看运气,有些“海昔潮”只能打上来一些海中珍贵的美味,宝石珍珠什么的。

  但是有时候“海昔潮”也会打上来一些修炼者所欲要的一些灵丹妙药,或者法器,功法秘籍什么的。

  具体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我们也不得而知,可能是某个强者定居在海中,离开或仙逝之后,留下了一些宝贝,被海水打来的。

  也或许是死亡在时空风暴中的人遗留下来的。”

  “停”依依见这个人一直在滔滔不绝的将有用的和没用的都讲了,待他们明白了一些之后立刻叫停了这个人,不知道让他一直说下去会说道什么时候。

  “请问你们还有什么需要问的吗?”自从张狂留出了杀气之后,这个贼眉鼠眼小兄弟老实了许多。

  “没了,你走吧!”七彩也是不太喜这个人,让这个人走了。

  贼眉鼠眼小兄弟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没有走站在原地支支吾吾的。

  “你还有什么事?还不快走”依依不耐烦道,她看到这个人看自己的目光,早就对这个人产生了厌恶之感。

  Q%酷匠网*唯一正,版U,!5其p$他、都{是6C盗V版$

  贼眉鼠眼小兄弟说道:“现在的客栈都住满了,你们现在还没有找到落脚的地方吧!”

  张狂想了一下“的确还没有住的地方。”他倒想看看这个人到底在耍什么花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