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程很长,即使是修炼者也不能连续的飞行很久,虽然架起云头的元力不是特别的多,但是路途太远,在境界没有达到破虚境界可以瞬移的人,消耗是非常大的。

  为了节省元力,张狂在丛林中捕获了一匹独角马,独角马就是额头之上长有犄角,比普通马彪悍,速度更快,体能更好的一种马。

  有了独角马当坐骑,张狂这一路变得丰富起来,一路上可以尽情的欣赏东瀛洲的秀美风光,而且时不时的还可以采摘些奇珍异果回去给他们品尝。

  玄元宗的少爷回来了,张狂刚回到玄元宗,这个消息立刻便传遍了玄元宗。

  依依,七彩,张小宝等立刻在宗门口迎接张狂。

  “哥哥,你这次出去好久啊!我的玉女素心诀练到了微尘中期的境界了。”依依一脸嗔怪的撒娇道。

  七彩只是斜斜的瞥了张狂一眼冷淡的说道“欢迎回来。”欢迎回来,这是我家啊,怎么我才出去几个月就变主为客了,张狂清楚七彩高傲的性子,并未理会。

  张小宝可就热情多了,练过张狂给的功法之后,张小宝整个人都变了,变得更加自信了,也变得更加强壮了。

  “少爷,你终于回来了,我们可想死你了。”张狂知道张小宝变了,但是这变化也太大了一点吧。

  “小宝,好好的说人话,两个大男人的,说什么想不想的。”张狂故作愤怒道,张小宝知道少爷还没有适应这样的自己,马上收敛了不少。

  %酷.b匠网永久5免9A费看小说%~

  和几个人打过招呼之后,张狂对着里面看了看,依依一脸醋意的酸酸的说道:“哥,你在找舞月姐吧!她现在回自己的宗门去了,现在正在闭关。”

  张狂遗憾的叹了一口气,看来这次是见不到自己的未婚娇妻了。

  张狂回到了自己住所,洗漱了一番换了一套新衣服之后,去了一趟自己创建的乘风门。

  有些事情他需要交代一下,还有这次在靠山宗和地底世界得到不少的好东西也有一些要放在宗门中,同时他这位宗主也该正式的邀请丹药老者加入乘风门。

  第一天张狂在忙碌中度过,第二天晨曦微露,张狂被玄元宗的宗主张守静喊了过去。

  张狂行至张守静所在的书房之内,张守静背对着门口负手而立,似是察觉到张狂已经来了。

  “狂儿,看到你最近在忙着处理乘风门的事情,难道你现在就打算壮大乘风门,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张守静能感觉到张狂身上的气息又变强了,在心里感到非常的自豪。

  如果现在张狂打算壮大乘风门,他会义不容辞的帮助他,只是不知道张狂现在是什么打算。

  “爹,现在我还不准备壮大乘风门,过几天我打算再去外面历练历练,乘风门的事情就有劳爹打点了。”张狂心里对这个爹还是非常有感情的,就在他穿越后,他这个爹一直在暗地明面上都向着他。

  “外面的世界很广大,高手也众多,去外面肯定会比在宗门收获得更多,成长得更快,你是要成为强者的人,我也没有什么送给你的,就将这颗“还阳丹”送给你吧”

  张守静心中有着一丝不舍,但是作为强者就需要有闯荡的勇气,这是强者的必经之路。

  “还阳丹”丹如其名,只要修炼者身体还完好,灵魂还没有脱离身体之时服下此丹,便有了重生的机会,有了这个丹药,在自己快要死绝的时候,服下,那就相当多了一条命啊。

  制作还阳丹的材料众多且难寻,除此之外对于丹药师的品阶的要求也是非常的高的,所以一般“还阳丹”的数量非常的少。

  就算是东灜州的第一宗鸿蒙宗,恐怕也没有多少这种丹药,其他的宗那就别提了。

  恐怕张守静的这颗丹药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得到的,但是他却没有将这么重要的丹药自己留着,而是交给张狂,这让张狂非常的感动。

  “爹,这颗丹药您还是自己留着吧!你是一宗之主,比我更需要这颗丹药,不用担心我了,我有着保命的手段。”张狂看着张守静如此掏心掏肺的对待自己,感动不已。

  张狂连忙将自己伙伴从怀里提了出来,此时黑炫龙正在睡觉,被张狂一下子提了出来,心情有点小郁闷。

  张狂让黑炫龙展示出自己的真实实力,黑炫龙别过身子,不理张狂。

  张守静看着张狂提出一个奇怪的小东西,甚是差异,这是什么妖兽,长相奇特,肤色奇特,看起来仅能当个宠物,张狂什么时候有这癖好了。

  黑炫龙不理张狂,张狂无法向张守静展示自己即使自己遇到危险也可化解,张狂只好利诱黑炫龙。

  张狂取出储物戒中的孕魔石,黑炫龙立刻来了精神,眼冒精光的盯着张狂手中的石头。

  张狂一看有戏,立刻用意识沟通到,只要你在我爹面前展现一下你的真实实力,我就将这块石头给你。

  黑炫龙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发现自己并不多吃亏,抛弃了自己的高傲,抛弃了自己的节操,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一个幼龄类似恐龙为了成为一代强兽,这种委屈我接受了。

  张狂知道这里不适合展现黑炫龙的实力,遂选了一个僻静之地,将黑炫龙原本的英武身姿,及实力展现了出来,看得张守静那是一愣一愣的。

  随后心中被一种喜悦的情绪所充斥,既然有了这么厉害的战略伙伴,张狂保命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只要不是遭受群殴,或是破虚强者,他相信以张狂和黑炫龙珠联璧合的合作,逃脱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在张狂的再三推辞之下,张守静还是将那颗珍贵的“还阳丹”放入了自己的衣袖中。

  张狂给乘风门带了东西,当然也给自己所在的玄元宗也带了东西,毕竟这也是自己土生土长培养了自己的宗门,况且这宗门的宗主还是自己的爹。

  看着张守静没有接受自己的馈赠,反而带了不少的好东西带给宗门,一方面欣喜,另一方面为张狂变得强大,可以独树一帜的能力感到无比的自豪和骄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