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山宗长老们接收到消息,包括靠山宗宗主,大长老在内的八人出动了,这次量他张狂有再大的能耐也逃脱不了。

  张狂带着血玉碎片一阵狂逃,驾着云头速度达到了极致,方守蒙在后方不停的追逐着,也不愧是厚土巅峰的强者,追了千百余里后才因为伤势的原因,渐渐的出现了颓败之像,速度渐渐的减慢了下来。

  此时靠山宗的强者们也是如期而至,方守蒙如实禀报了张狂遁逃的方向,因为伤势的原因,他被遗留了下来,回去养伤去了。

  靠山宗一众看着张狂逃走的方向,均是目露凶光“张狂,你这次死定了。”

  一行八个人顺着方守蒙所指的方向疾驰而去,他们的实力均在张狂之上,这次量他张狂纵是有翅膀也插翅难飞了。

  张狂也是知道靠山宗背后有个地级二等实力的靠山,名叫崇天宗,想必靠山宗有着血玉碎片这种法宝的事,他们还不知道,如果他们知道靠山宗向他们隐藏法宝,不知道崇天宗会如何处罚靠山宗。

  张狂嘴角微微翘起,露出邪魅的一笑,崇天宗离着靠山宗的距离也只有几千余里,如果张狂能够顺利的逃脱靠山宗的追捕,进入崇山宗的地盘,那么他就安全了。

  张狂对着崇山宗狂奔而去,同时依靠隐形法器隐匿身形,也不管隐形法器能不能逃得脱靠山宗那几个人的眼睛,为了最大可能得不暴露自己,张狂紧紧贴着地面飞行着。

  靠山宗的人一下子失去了张狂的气息,“一位藏起来了,我们就找不到了吗?他一定还在这里,我们分头行动,一定要找到张狂那个杂碎,我要将他生吞活剥了。”欧阳长老阴测测的说道。

  其中能够探寻张狂气息的也只有靠山宗宗主孙乾行,大长老欧阳乘风,张狂现在最惧怕的就是这两个人。

  阴形法器有着一个时辰的效用,以他的速度绝对是能够到达崇天宗的,怕只怕在还未到达崇天宗之前,被靠山宗的一众找寻了踪迹。

  张狂驾着云头尽量贴着地面飞行着,靠山宗的几个人已经分成了几队,形成一个方圆千米的扇形慢慢的搜寻着。

  看正U2版*章l节ov上e酷)j匠‘b网√

  张狂几次感受到靠山宗人搜寻的气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为了不让靠山宗的人察觉到微妙的变化找寻到自己的身影,不得不放慢了飞行的速度。

  距离崇山宗只有千百余里的距离了,若在平时,张狂几个瞬息就能飞行过去,但是今天不行,靠山宗的那些人就像是雷达一样在不停的扫描着这块区域。

  张狂不敢轻举妄动,慢慢的向着靠山宗行进着,小心驶得万年船啊。

  一千米,九百米,八百米...

  以张狂的目力已经能看到崇山宗的地盘的城门入口了,只要他顺利的通过门前的那大片空地,那么他就安全了,量靠山宗的人给他们是个胆也不敢崇天宗的地盘上放肆。

  就在张狂快要接近那“触手可及”的空地的时候,一股滔天的压力从天空中降落到张狂的身上。

  紧接着,其他七个人的气息紧紧的锁定着张狂,隐形法器终究胜不过这恐怖的压迫,碎裂了开来。

  张狂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张狂,快快交出血玉碎片,我便留你个全尸。”

  靠山宗的众人看着近在咫尺的崇天宗城门,也不敢在这里呆太久,虽说这里只是远离崇天宗的一个小小的小城,但是难不保呆久了,那些崇天宗的高手发现自己这一行人的踪迹。

  张狂冷笑一身,靠山宗的人只是想快速解决这件事情而已,好快些离开崇天宗的地盘,可他偏偏不让他们如意。

  “我凭什么要将碎片交给你们,就算我得不到,今天就算死,我也要带着碎片一起。”张狂面对靠山宗的宗人狂妄的笑着。

  靠山宗的人心里有着很大的忌惮,一个是因为这里靠近崇山宗,如果崇山宗的人发现自己等人可就麻烦了,另一个是他们看着狂妄的张狂,他们心里有一种想法,那就是张狂真的会带着血玉碎片一起亡。

  这两者的后果都是他们所不想的,靠山宗的人传音商量了一会儿之后,退了一步:“张狂,如果你将血玉碎片交给我们,我们保证不再追杀于你,你看怎么样。”

  张狂听到这里,恣意的笑了,他并不是什么贪生怕死之人,到了他手里的宝贝哪有这么轻易交给他人的道理,而且这些人还是追杀着自己的人。

  “我凭什么相信你们。”张狂脸一肃,从容不迫的盯着这些人说道。

  靠山宗的人脸一凛,这个张狂太不知好歹了,给他台阶下他不下,如果不是这里挨着崇天宗,他们恐怕早就动手,那还让张狂活生生的站在他们的眼前谈条件。

  靠山宗宗主孙乾行的眼中闪过一丝戾气,就算在这里动手杀了张狂又如何,只要速度快,杀了张狂之后再不着痕迹的离开,就算是崇天宗的人发觉了,也寻不到他们的半点踪迹。

  张狂知道靠山宗的人动了杀机,奈何自己此刻正被这些人死死锁定着,丝毫也不能动弹,现在就差七百来余里了。

  靠山宗的人在考虑着要不要不要跟张狂这么多废话,直接杀了他,而张狂的脑袋也在急速的运转,自己此刻怎样才能摆脱靠山宗等人的束缚。

  正在两方都在天人交战间,张狂怀中的类似恐龙的物种醒了,“黑炫龙”刚醒来,就发现有人正欲对张狂出手。

  “黑炫龙”连忙对着那个人吐出一道深黑色的火焰,此火焰的名字叫做“幽冥灵火。”是一种看似冰冷的火焰,光亮很少,其实中间夹杂的温度却是异常的高。

  对张狂出手的那个人,一招即出,未曾想到张狂的身上还隐藏着一个能喷火的家什,感受着那黑色火焰中夹杂的恐怖的能量,一种叫做恐惧的东西袭上了他的心头。

  面对着这一恐怖的火焰,那位靠山宗的长老只好急忙调动元力在身前形成一道防护罩,凭借着防护罩企图能化解一些攻击。

  他的愿望落空了,火焰刚碰触到他身前的防护罩,防护罩便如易水消融般的消散了,那位长老结结实实的接受到了火焰的威力,在火焰的攻击下直接化成了灰尘,飘散了开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