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上午,不少人围在了修炼场里面,不为别的,因为今天这里有一场热闹看。

  到底是实力强的内门弟子姚强强还是实力稍弱但身法了得张狂更胜一筹。

  在他们还没开始“切磋”之前,宗门内的赌盘就开了,赌姚强胜的赔率是一比一点二,赌张狂胜的赔率是一比五。

  虽然压张狂所得会更多,但是确实还是有着不少人压姚强胜,而压张狂胜的人却寥寥无几。

  除了门内弟子之间看热闹外,还有着其他的人看热闹,那就是靠山宗的长老们,他们早就想试试张狂的身手了,今天终于有了这个机会,还不劳烦自己动手,他们也是喜闻乐见。

  这时他们检验此人是不是他们心中所想的张狂,但又何不是张狂为自己洗脱嫌疑的一场比斗。

  修炼场那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长老院中的各位也期待着这场“切磋”的开始。

  修炼场的中间早就空出一块来了,看热闹的人自行的围着空地站成了一个圆圈。

  场上此刻站着两个人,一个是粗狂的汉子,一个是身材修长的男子,两人面对面的站着,都是一脸的闲适,好像他们不是来比斗的,而是来游玩的。

  裁判一声令下,姚强迫不及待的发力了,只见他催动元力,衣袍无风自动,姚强在地面点了一下就像一支离铉的箭一般向着张狂急速的飞去。

  你张狂不是狂吗,不是比我更出名吗,更重要的是更受方师姐器重吗,今天我就要大家看看是你厉害还是我厉害,让方师姐关注于我。

  为了不引起长老院的怀疑,张狂没有拿出血魄刀,也摒弃了那套诡异身法,现在他只能依靠他在所有实战中积累下来的那些经验了。

  就算是这样,张狂也毫不畏惧,姚强的速度快,是快,但是有荒乱森林中的那只“剑齿豹”的速度快吗?

  张狂连“剑齿豹”那样的敏捷类的都能轻而易举的躲过,虽然现在压制了修为,但是面对着只有金晶中期的姚强的速度那是不足为惧。

  只见张狂随意的踏出了一步,姚强就从张狂的身边擦身而过了,姚强发出的招数来不及收势,只能惊讶的看着张狂随意的挪移开。

  一招不中,姚强自己认为自己刚才大意了,张狂有着诡异身法在身,自己绝不可大意,不然真的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在这一招中,张狂却是看出了姚强的漏洞,姚强的招数的架子倒是不错,看着挺高大威猛上档次的,其实却只是花架子。

  他的经验一点也不强,高手一看就知道他的修为不是自己修炼起来的,而是靠着天材地宝消耗起来的,刚开始张狂取胜的信心只有五五成,但现在他有着十足的把握在这场决斗中取胜,同时也“杀”姚强这只“鸡”给“猴”看。

  一招过后,姚强却是变得凶狠起来,招招凶狠,而是尽是些下三滥的手法,这看上去已经不是切磋的层次而是要废了张狂的架势。

  场外的人都看出了姚强的卑鄙手段,却是没一个人去加以阻止,当然比斗场有着比斗的规矩,若是谁加以阻止,帮的谁谁就自动认输了。

  F%酷匠\6网e、唯●g一%‘正7#版Y,8其7☆他。*都`是,:盗“5版

  如果谁也不帮,那么下一场比斗就是这个人和场上两个人的比斗了,这是靠山宗的规矩。

  那些看热闹的人心中暗骂姚强,但是明面上却不动声色,他们也知道姚强的背景,虽然他不是靠山宗曾家一脉的直系弟子,但是确是他们的旁系。

  所谓打断骨头连着筋,若是他们曾家弟子受到伤害,不管是直系还是旁系,他们都定然不会坐视不理。

  张狂却是一脸的从容,姚强的招数落在他的眼里,破绽太多了,太慢了,就像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似的。

  张狂一拳挥出打在姚强脐下三寸处,姚强只感觉自己一阵顺气不畅,体内元力紊乱,他一脸无法置信的看着张狂,这个张狂明明实力比自己弱上许多,为什么?

  在姚强惊愕间,张狂在挥出拳击在姚强的膻中穴,这次姚强吐出一路猩红,晕厥了过去。

  姚强晕厥了过去,立马有人拉了下去,只听周围一片的哀叹声,他们哀叹并不是因为为姚强抱不平,而是自己的腰包又要瘪了。

  靠山宗高层看在眼里,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从刚才的招数来看,张狂刚才所用的招数的确不是杀害他们宗门弟子几抢夺血玉碎片的招数。

  不过此时曾家长的脸色却不怎么好,并不是因为张狂欺负了他曾家的子弟,而是因为曾家有着花费了那么多的天材地宝,竟然培养出的弟子竟然连个茅山(草芥)人士都不如。

  太丢脸了,看来要严加的监督曾家子弟的修炼了。

  决斗过后,张狂暂时洗脱了自己的嫌疑,长老院的人也撤回了一些监视的人,但是还是留有一些,万事留一手,以备后患。

  张狂感觉到监视自己的眼睛少量,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么多天那么多的眼睛监视着,让他的行动颇为不便。

  同时他知道自己这次赌对了,姚强找他麻烦,他何不是需要这样的麻烦为自己洗脱,所以在他和姚强的决斗中,并没有发挥出现在的他的真正的实力。

  姚强这么容易击败,要怪就怪他太自负了,单单凭借修为来论“英雄”,不知道世界上很多高手都是自负而死的吗?很显然现在的姚强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知道就不知道了。

  那些眼线少了一些后,张狂制定了计划,想到当初自己刚入靠山宗得到的血玉碎片的消息现在看来是假的,还好自己没有中计。

  后面百般打探的消息所得的消息应该是真的,看来得去会会那个叫做方守蒙的人了。

  需要再次进入“魔渊狱”中,有着方思怡做掩护,这个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只是怎样才能让方思怡带着自己去“魔渊狱”而不引起其他人的怀疑呢?

  正在张狂思考见,张狂怀中的“黑炫龙”动了动,显然是睡醒了,自从这恐龙出世找了块破石头后,一直在睡觉。

  恐龙不停的朝着张狂发着奇怪的音符,张狂听不懂但是因为有着契约的在,张狂立马明白了过来。

  “你愿意帮我。”张狂欣喜若狂,他正愁没有正当进入“魔渊狱”的方法呢,现在”黑炫龙“愿意来帮他,这再好不过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