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奖励的一点也不会少你的,但是作为宗门的弟子,还是以宗门的大局为重。现在你先退下吧!”长老撤回了施在张狂身上的压迫。

  张狂“狐疑”的瞟了长老们几眼,转过身出了门。

  这群老狐狸,可真狠,既然他们已经怀疑到我的头上了,那我就更不能掉以轻心了。

  说来也巧,长老院派来监视张狂的人竟然是方思怡,长老院的这个歪打正着的决定正合张狂的意,方思怡被张狂所控制,方思怡对张狂又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

  虽然张狂明面上不说,但是那股感情他还是能感觉得到的,派方思怡来监视自己对于张狂来说在靠山宗中没有比她更适合他的人了。

  既然是个可掌控的人,张狂也没了什么顾忌,放心的进行着自己的计划。

  在方思怡的掩护下,经过多番打探之后,张狂终于确定了血玉碎片的下落,血玉碎片的确在“魔渊狱”中,现在有了更详细的更确切的位置,在思家禁地的一个面目方正,彪形中年大汉,厚土巅峰实力的人的手中。

  但是现在的张狂还不敢轻举妄动,他相信那些长老院的老狐狸们一定还派出了其他的人监视着自己,如果自己搞出了太大的动静一定会吸引到他们的注意。

  |W酷匠j?网(正版8O首发

  他现在在等,等一个合适的下手的时机。

  张狂如同往常一样,和方思怡等组队去外务殿接受一些任务,获取一些报酬。

  加入了第一战队,和张狂组过队的那些人,听闻张狂被喊去长老院谈话,除了钱东能,都为他捏了一把汗。

  钱动能却是希望张狂能收到长老院的处罚,好消消他的嚣张气焰,谁知道张狂不仅平安无事的回来了,还拿到了不少的报酬。

  后来,钱东能看着张狂在猎杀凶兽中的卓越表现,看着队友全都向他靠拢,他一个人也有些悻悻然了,只好腆着脸贴了过去,张狂也不介意,就犹如蚂蚁咬大象一口,大象不会去理会一样,因为根本就没有必要。

  张狂的能干和方思怡走得非常近的事情,不久之后就传开了,自然也传到了那些内门弟子的耳中,真是坏事不出门,好事传千里啊。

  不久之后,就有几个人找上张狂来挑战,但是他们顾于方思怡的影响力,明面上都是说想和张狂切磋一下武艺。

  靠山宗本来是明令禁止门内弟子间的决斗的,但是生活在一起怎么就没有些摩擦呢,平时他们都是在暗地里了断的,如果真的是什么无法解决的麻烦,还是可以申请去决斗台决一生死的,但是前提必须要签订生死契约。

  当然找张狂切磋武艺的人,可没有到一决生死的地步,所以也只是暗地里决斗罢了。

  见方思怡不在,今天又来了一批找事的人,一个长得矮小的瘦子,微尘初期实力,长得仿佛一只瘦猴似的人,站在一个穿着白袍的身材修长的男子身后,白袍男子金晶中期实力,显然还不如方思怡。

  趾高气扬的对着修炼场内的人道:“听说你们这里有一个叫做张狂的挺厉害的,叫他出来,我们大哥有话跟他说。”

  张狂瞟了瞟那个瘦子,又是一个狗仗人势的人,接着他打量起了那个白袍少年,看着少年斜眼看着这些人一脸的不屑,显然是个被宠坏了的顽固子弟。

  在瘦子正欲对着其他人动手见,张狂同样高傲的站了出来:“俺就是,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对于这种人他心中充满了不屑。

  白袍男子只是瞟了一眼张狂,一脸的不屑,矮瘦男子继续说道:“听说你跟方师姐走得挺近的,就你这样一个粗狂大汉,别对她有什么想法,像她那么优秀的人不会喜欢你的,要他喜欢你,就像是一朵鲜花妄想插在牛粪上。”

  白袍男子白了矮瘦男子一眼,矮瘦男子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忙改正到:“鲜花是不会插在你这坨牛粪上的。”

  原来是一个吃飞醋的人啊,看来是一个中意方思怡的人,得不到方思怡的青睐,来找自己发泄来了,自己就像是一个发泄桶。

  “俺对方师姐没有想法,俺也不是牛粪。”张狂摆着一张粗狂汉子的耿直愤怒道。

  方思怡刚好走过来,听到张狂的这么一句,眼神一下子暗淡了下去,但是立马恢复了神态:“姚强你么干什么呢?”

  姚强等见方思怡过来,如见女神,矮瘦男子大气都不敢出,姚强一改之前傲慢的姿态,谄媚的对着方思怡道。

  “方师姐,我听说张狂兄弟的身手非常不错,决定来找他切磋切磋。”

  方思怡自然不会听信姚强的鬼话,但是见张狂一脸的淡定,又受着刚才他口中话的刺激。

  “既然是切磋,如果双方同意,那就自己选了地点时间去切磋切磋吧!”

  方思怡见张狂还是不说话,暗自伤心了会儿,还是有些于心不忍,毕竟以现在张狂微尘巅峰的实力对上姚强金晶中期的实力,还是有些吃力,当然这只是在方思怡看来,在她离开前又加了一句。

  “既然是切磋,就要点到即止,不要过分的去追求胜利,知道了吗?”

  姚强当然是马上附和“是,我们只是切磋切磋,绝不伤着对方”到时候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那我可就不知道了。

  姚强讨好方思怡,他张狂可不讨好,只是沉默着表示默认。

  待方思怡走后,瘦弱男子站了出来,对着张狂轻蔑着说道:“一个大男人,别躲在女人的背后啊,躲在一个女人的背后那算什么。”

  张狂即使再脾气好,他也被这个瘦弱男子激怒了,再说了,张狂也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人,张狂摆出比白袍男子还高傲的口气道。

  “姚兄是吧!你说一个“切磋”的地点吧!我随时奉陪。”张狂高姿态着说道,你狂我比你更狂。

  白袍男子见张狂上钩心中一喜,叫你吸引方思怡的注意力,我必然打得让你引以为豪的身法施展不出来,叫你傲叫你狂。

  他的目的已达到,其他的都是其次了:“就定在明天上午吧!当时候不见...不散。”姚强故意拖长了尾音,邪笑着离开了,瘦弱男子紧跟其后,像个哈巴狗似的。

  见张狂答应姚强的切磋,清楚姚强为人的人都为张狂担忧,姚强的为人狠辣,平时就爱欺负他们这些实力弱的人,特别是和方思怡关系特别好的男性同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