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思怡看着刚出生的小家伙萌得不行,准备去好好疼爱一番。

  但是恐龙转过头,向着张狂的怀里跳了过去,好像再说,我和你不是一国的,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惹得方思怡一阵悻悻然。

  恐龙的变化似乎还没完,不一会儿从背上上伸出双翼,这才停止了所有的变化,一变化完就躲在张狂的怀里睡大觉去了。

  对于恐龙这样的表现,张狂却是哭笑不得,好不容易等着巨蛋出生了,却是这样一个可爱又爱卖萌的东西。

  但是张狂却没有低估它的实力,出生便引发了不同凡响的异像,任是任何人都不会觉得这个全体黝黑的外形类似恐龙的东西是个凡物。

  黑蛋既然已经出世,张狂正准备离开,突然恐龙向着荒乱森林的更深处飞去,以闪电般的速度,让措手不及的张狂一下子失去了它的踪迹。

  张狂试图用心灵感应去叫唤会恐龙"黑炫龙”,恐龙感受着张狂的呼唤,并没有降低向前奔跑的速度。

  “前方到底有什么东西,令这个家伙这么兴奋。”方思怡看着恐龙离开的方向疑惑着。

  “走,我们去看看,它看上的东西肯定不是什么凡物。”还不待方思怡反应过来,张狂升起云头跟了过去。

  “黑炫龙”飞翔的速度极快,就算是张狂驾着云头也要使出全力才能勉强看见恐龙的身影,当然大部分时间都是靠着那层契约的感应。

  不知追了多久,二人一龙已经进入了荒乱森林的腹地,不过这恐龙到底是何方神圣,一路上没有一只凶兽敢靠近它所经过的区域。

  就算是不小心撞上了,那些凶兽要么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要么自行离开。

  来到荒乱森林的一处枝叶繁茂,土地非常湿润,气温非常低,几乎没有光亮的地方,“黑炫龙”终于停留了下来,这里的空气中漂浮着一层腐烂树枝的味道。

  张狂赶到立马掩住了鼻息,调动元力在周身形成一个护罩,以隔绝这难闻的气味。

  不一会儿,方思怡赶到,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强忍住恶心犯呕的感觉,调动元力护在周身,跟随着张狂的脚步。

  恐龙不再飞翔,在枯枝乱叶堆积的树枝间奔跑了起来,随后在一个地方开挖了起来,速度奇快,说来也奇怪,那些淤泥竟然半点也没沾到恐龙的爪子。

  几息过后,洞底一块黑不溜秋的石头被恐龙翻找了出来,随后恐龙将石头献给了张狂,好似在跟他说,你先给我保存着,我需要的时候再向你讨要。

  只是一块有些特别的石头而已,难道恐龙只是喜欢石头,跑了这么远就是为了寻找一块破石头。

  方思怡意趣潸然的收起了好奇之心,悻悻然的走了。

  张狂可不认为这样认为,这块看似普通的石头定然有着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只是现在还未能显现而已。

  不管如何,先收起来,恐龙只是让自己收起石头,而不让自己动那块石头,肯定是有着什么原因,从另一个方面说,方思怡在这里也不到探寻石头真正的作用,财不外露,任何人都知道这个道理。

  恐龙挖了一番,将石头交给张狂后,直接钻进了张狂的怀里,睡觉去了,让张狂一阵苦笑不得,这算怎么回事,自己一阵追随,就是为了一块石头。

  难道真是自己太看重这个不同寻常的小家伙了,其实这个小家伙在没成年之前,只是小孩子心性,就如同人类的小孩一样贪玩。

  张狂摇了摇头,不管如何,以后再说吧,“我们走吧!。”

  方思怡早就想离开这个地方了,风景不怎么样也就算了,空气也不好,心情怎么会好。

  汇合丹药老者,元人等后,一行人在张狂的带领下,顺着来时的原路返回了地面。

  “好久没有看见过阳光了。”元人出洞后感喟着,一种熟悉的感觉袭上心头,就好像离家的游子,突然回到了生养的家乡见到了自己的母亲一般。

  丹药老者没有过多的言语,也许对于他来说除了能再次见到自己的妻儿子女没有什么能让他动容了。

  方思怡一阵欢呼,终于离开了没有阳光的地底世界了,今天的阳光晒在身上感觉特别的亲切,还是地面好啊!

  此时,和方思怡张狂组队的人已经离开,或许是感觉他们在里面呆得太久遭遇到什么不测而自行离开了吧。

  张狂告知了丹药老者一行玄元宗的位置,沿着从方思怡那里得来的密道送丹药老者一行离开之后,用化形珠变回了粗张大汉的模样,返回了靠山宗。

  “酷9匠网唯7一Q◎正d版,。其他:都是O?盗+B版W

  和方思怡张狂组队的钱东能,徐向南何启明听闻两人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忙去一探究竟。

  钱东能为了掩盖自己遇到危险对方思怡等置之不理的怯弱,首当其冲的站了拦住张狂的去路质问道。

  “张狂,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带着方师姐去那么危险的地方,若是丢了命,你赔的起吗?”那么危险的地方不听劝告独自,只道他是一个没有头脑的莽撞汉子。

  何启明沉默着,像是赞同钱东能的说法,徐向南则像个不管世事的样子,只是一脸漠然的看着这出闹剧,他早就猜到张狂会带着方思怡平安的返回。

  张狂听闻钱东能装模装样的样子,理也没理,任凭他说破了嘴皮,也不回一句。

  “方师姐可是靠山宗的天才,如果因为你的莽撞而让方师姐丢了性命,你也只能自刎以谢罪,还好方师姐法力高强,平安无事的回来了。”钱东能见方思怡过来想要讨好方思怡,一副讨理好打不平的模样。

  “你么围在一起在干嘛呢?”方思怡看见被围在中间的张狂,知道钱东能在找张狂的麻烦了。

  “散了,都散了吧!”方思怡散开了看热闹的人群,既然是方思怡发话不让看热闹,没人敢说不,不一会儿这儿只剩下方思怡张狂,钱东徐向南等四人了。

  待人群离开,方思怡对着钱东能道:“我没有责怪你们不顾同门生死,独自离开,你还有理责怪为宗门奋不顾身的张狂。”

  钱东能知道惹怒方思怡的下场定然不好受只好连声道歉,怒视张狂一眼后离开了,何启明则庆幸刚才自己没有当出头鸟也没有表明自己的立场,知道自己也没有在这里的必要了,跟随着徐向南一起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