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武道境界达到了“感悟道境”的张狂也不敢自许他无需前人的指点,更无需自己去获得经验,仅仅凭借境界的修炼便可成为一世枭雄。

  在张狂夜以继日的不停的赶路中,在第七天的亥时便到达了荒乱森林的外围,总算是赶到了荒乱森林,接下来的就是等待黑色巨蛋的诞生了。

  荒乱森林,林如其名,荒乱不堪,仅在外围,就能看见各类凶兽之间凶残的厮杀。

  进林仅百余米,枯草地上还留存着大量的凶兽残渣剩屑。

  “这些残渣还有温度,显然刚才在这里凶兽之间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战斗。”方思怡捡起地上的一块食物残渣,对着张狂分析。

  两人尽皆向凶兽的脚印追去“你怎么看这头凶兽?”这头凶兽脚印半尺长,大概有成人的手掌那么大,形状有点像梅花,但梅瓣有尖锐突起。

  从步伐来看两排脚印杂乱无章,且间隔小,初步判断是一只吃饱了的四只脚的动物。

  “应该是一只吃饱了正在散步的“剑齿豹”。

  “从脚印的大小和食量来看这应该是一只成年的“剑齿豹”,走,我们跟过去看看,让我会会这荒乱森林的凶兽。”

  荒乱森林的凶名在外,不知这里的凶兽究竟有多厉害,既然黑色巨蛋现在还没有诞生的前兆,在那之间就在这里练级吧。

  张狂带着方思怡一路沿着脚印向前追去,行走大约几百余里,在接近森林中围的地方,终于出现一处空地,一只浑身披满花纹嘴角露出两颗长尖牙的豹子正躺在草地上惬意的梳理着皮毛。

  “嘘”这是一只才金晶初期的“剑齿豹”,这里“剑齿豹”和普通的豹子有所不同,他的身躯更加的魁梧,肌肉更加的健硕,就算他在温顺的理这毛发时也能看出他眼中满目的凶光,这是因为大量虐杀而形成的戾气。

  虽然“剑齿兽”的境界不高,但他们是以敏捷著称的妖兽,这类的妖兽最为不好对付,但这类动物也是张狂最为喜欢的,他需要不断的提升自己的速度,当然敏捷类的妖兽再合适不过了。

  张狂取出血魄刀,直接出现在了“剑齿豹”的跟前,举起刀砍了过去。

  “剑齿豹”立刻发怒了,猛地窜起身子,四掌牢牢定在草地上,对着张狂咆哮一阵,传来阵阵腥臭味,之后它顺着逆时针的方向,围着张狂旋转,它在寻找着最好的时机进行攻击。

  r~酷?匠Vc网◎;唯~一2N正s版(~,其他都%是盗版W

  这只“剑齿豹”不得不说经验是非常的老道,它不停的围着张狂旋转着,张狂似浑然不觉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等待着“剑齿豹”的攻击。

  几息过后,豹子终于发动了攻击,豹子动了,张狂也动了,豹子锋利的抓子与张狂手中的血魄刀撞击在一起,擦出道道火星,而后一人一豹迅速的分隔开了。

  豹子稳稳的落在交战地几十余尺的距离,急速调转身形,用爪子拍打着地面,虎视眈眈的注视着张狂。

  几十余尺的距离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不远的距离,但对豹子来说却只是一跃的距离,现在他一跃便可拍死张狂。

  但张狂会让他得逞吗?答案是否定的,张狂再次提起血魄刀运转身形砍杀了过去。

  豹子同样冲撞了过来,但是跃在空中仅几尺距离时,突然调转方向,偏向了一边,它似乎感受到了张狂的血魄刀中所夹杂的危险的味道,他的名字叫做死亡。

  “剑齿豹”在这一击之后,不断没有退缩,反而借助老辣的经验,凭借自己敏捷的身形,不断的袭击者张狂,企图让这个人类在应对不暇中陨落在自己的利爪之下。

  张狂调戏了“剑齿豹”这么久所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如果“剑齿豹”不发挥它应有的实力,那张狂的这修炼意义何在呢。

  接下来,“剑齿豹”终于发挥了他作为金晶初期所应有的敏捷,只见“剑齿豹”的身子化成了一道残影,不停的在张狂的身边窜来窜去,速度越来越开,一片的眼花缭乱的黑白相间的线,以肉眼根本看不清他的真身到底在哪儿。

  在豹子的极力跳跃中,张狂不停的研习着豹子的身法,如果有其他强者在场,一定会为张狂捏一把汗,正如此时的方思怡一样,明知道张狂实力不凡的情况下,心中还是有着隐隐的担忧。

  外观看似凶险,但张狂却应对得很轻松,可以说是特别的轻松,可以说是就像端起水杯喝喝茶那么简单,每次他在“剑齿豹”将要碰触到他的衣服时,才踏气诡异的身形闪躲开。

  片刻过后,张狂以悉数洞悉了“剑齿豹”的运动轨迹,便不再和豹子玩下去,运转起血魄刀在豹子跳跃的最高点砍伐过去,豹子的身体还在向前奔跑着,落地后,头和身体直接分家,喷溅出一股鲜血,倒在地上死去了。

  看着“剑齿豹”的尸首,方思怡紧张的心才放下来,方才的场景真是太惊险了,但是她是不会说出自己刚才在担心张狂的。

  还不待张狂方思怡离开,周遭一片兽吼声,“快走!这里的血腥味吸引来了其他的凶兽。”

  一天一夜的时间过去,储物戒类的黑蛋只是在不停的吸收着荒乱森林的地底魔气,对于出生这事还没有半点动静。

  张狂、方思怡只好继续在荒乱森林中砍杀着凶兽,张狂这个少爷十指不沾阳春水,但是方思怡弄东西还是挺好吃的。

  在后来的几天里,都是张狂砍杀了凶兽,取了肉交给方思怡烤着吃,相比于前几天赶路吃的干粮,这凶兽的肉简直就是人间的美味,特别是在方思怡这位厨子的料理下。

  在这地底世界的一段同甘共苦的相处下,方思怡对张狂的好感激增,他发现张狂不似以前的那些人一个个的要么对自己低眉顺首,要么就是对自己的美貌垂涎欲滴。

  而张狂和那些人不一样,他有着自己的原则,有着自己的骄傲,更有着发自骨子里的霸气,好似世间的一切都不能阻挡他变强的脚步。

  现在她不是因为张狂威胁着他,或是用“孕魔石”诱惑着她,而是她现在心甘情愿的想呆在张狂的身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