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就是拥有“天阴体”体质的人?”张狂询问着丹药老者。

  “就是她”丹药老者笃定的回答道,“众所周知,拥有“天阴体”体质的人,在这上万万年的时间里无一不是过早的夭折,我就是因为她而遗留在这里的。”

  丹药老者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以前我一心专注于修炼和炼丹之道,忽略了妻儿子女,一次,外出寻找一门炼丹的材料回来时,他们尽皆被觊觎我丹药秘籍的宗教杀灭。虽然后来我灭了那个宗教满门,但又如何,他们回不来了。

  后来我听说拥有“天阴体”的人可以沟通冥界,为了再见他们一面,我不停的寻找着“天阴体”,在明宇世界找寻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天阴体”哪是那么容易出现的,就算是着万万年以来,也只出现过区区几个,正当我打算放弃时。

  我听说靠山宗有个“魔渊狱”的地下世界,为了最后的那丝希望,我便来了地底世界,经过一番打听,和周旋,才有机会知晓“天阴体”的下落。”

  “这就是你留在这个地底世界的原因吧!以你的实力肯定是被各大宗派争抢的对象,你怎么会屈居在小小的地底世界,当一个为魔人炼制丹药的丹药师!”张狂笃定道。

  “那你又为何将“天阴体”让之给我,你不怕我会占为己有吗?”张狂试探着丹药老者,或许“天阴体”沟通冥界还需要其他的什么条件。

  “不瞒你说,这个拥有“天阴体”体质的魔人太过于虚弱了,她现在每时每刻都受着阴寒之气的侵扰,虽有丹药勉强维持她的生命,但是她的生命也正在满满的流逝,不用说沟通冥界了,就连正常的行走都成问题,如果没有找到治疗的办法,我相信她不久之后将会香消玉损。”

  张狂一阵皱眉:“那有医治的办法吗?”这个“天阴体”消失了,再等一段的时间可能需要上千年甚至上万年的时间。

  他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这个“天阴体”他救定了,只是不知道要如何救,看着丹药老者一脸愁苦的样子,他知道这位丹药老者,一定有解救的办法。

  丹药老者低头凝思了一会儿:“有是有,但是材料的获取非常的艰难,需要冒着极大的生命危险。”

  “只要有解决的办法那就好办,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张狂我办不到的事情。前辈请说吧!需要什么。”

  “纯阳仙丹”,我手上只有他的配方,有好几味炼丹材料分布在各个州上,有些还是特别难取得凶兽上的材料,至于炼制方面我一个人虽然不能完成,但老夫认识几位隐士的炼丹高手,到时候出些东西,请他们出山,几个人一起还是可以炼制的”

  现在张狂所在的这个玄级位面叫做明宇世界,明宇世界共分为三块大陆,张狂所在的地方叫做东灜州,除此之外还有西莱州和胡天州,每块大陆之间有着大海的阻隔,大海的面积异常宽广,在大海之上时常会有时空风暴。

  时空风暴异常凶险,卷入风暴中会将进入者生生的进行撕裂,甚至有卷入错乱的时空的危险,就算是圣者也不敢贸然闯入。

  丹药老者凝重的看着张狂,他现在拿不定主意,眼前的这位年轻人是否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经过大海去其他州获取炼丹材料。

  不等老者开口说放弃的话,张狂大胆的说道:“就算是时空风暴又怎样,就算是龙潭虎穴,上刀山下火海我张狂也照闯不误。”

  丹药老者见张狂主意已定,同时看着他眼中所散发出来的霸者之气,他有种感觉,眼前这位方寸中期的年轻人一定可以完成自己的夙愿。

  丹药老者在怀里掏出一帛锦书,递给张狂,上面所记载的正是“纯阳仙丹”所需要的材料。

  上面的药材及其的珍贵且稀奇古怪,比如一天十二个时辰都能被太阳照射到的地方的“剔透蘑菇”,又比如高温地带的“岩浆果”等等。

  张狂所要去胡天州所要取的是,胡天州独有的“大地黑熊”的爪子,温泉中的“龙蜒草”妖狐王的“皮毛”等,所要去西莱州取的是,“天灵草”“琥珀胆”圣龙的“精血”等。

  只要经过大海,取到其他问题不大,但是妖狐王的“皮毛”和圣龙的“精血”却是难取至极。

  世界上的妖兽分为两种,一种开了灵智,一种没有开灵智,有些妖兽经过修炼到达一定的境界之后慢慢的就会具备灵智,但是有些高级的妖兽,却是在一出生便有了灵智,这种高级妖兽不仅拥有灵智,出生时的法力也是异常高。

  两者中圣龙的“精血'尤为的难取,圣龙不光实力强悍,而且特别的护短,惹毛一只可能会造成一家全体出动来讨伐于你,一只圣龙就够你喝一壶的,更别说一家了。

  再说“精血”,“精血”乃圣龙的生命之源,同时也是他们最为精纯的能量,一滴精血足以毁灭一个方圆千里的城市。

  张狂接下这个任务的含义,一方面是他需要通过“天阴体”来获取自己所需要的一些信息,另一方面也有意招揽丹药老者,如果丹药老者能够加入乘风门,乘风门势必会更加壮大。

  “古晓还能撑多久?”张狂看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凋零的这个拥有“天阴体”体质的女孩道。

  丹药老者也不废话,他知道张狂所要知道的信息:“在丹药的压制下,最多能撑一年半载年的时间。”

  “这个时间足够了。”张狂似对丹药老者又似对自己说道,他有着绝对的自信,在一两年之内他绝对可以取到炼制“纯阳仙丹”所需要的材料,虽然在其他人看起来是一件绝对不可能完成的事。

  “古晓我是绝对要带走的,不知前辈是否愿意加入我的乘风门?这样也可以随时照看古晓的状况,对于丹药方面我不甚了解,我怕我去取药材的过程中,她会出现什么状况,到时可后悔都来不及了。”张狂抛出了橄榄枝,只是要看丹药老者识不识货罢了。

  乘风门虽然现在的势力尚小,难不保有朝一日一飞冲天,成为林立在明宇世界,甚至各个位面都能排的上名号的绝世强宗。

  -酷(j匠F7网正版!M首=P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