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魄刀在肆虐的砍杀着,刀中传来隐隐的兴奋,在张狂的带动下,这种兴奋变成了渴望。

  每一刀下去都带走了大片的思家魔人强者,每一刀下去血魄刀刀上沾满的血腥都没血魄刀吸光,然后闪出一刀红艳艳的血色光芒,它似乎喂不饱似的,强烈的渴望着血腥味。

  在思家魔人的中心一人一刀在浮动着,似乎在跳着曼妙却霸气的刀剑舞,刀影浮略,光影交错,但是有机会见到这种舞蹈的,尽皆身死。

  思家魔人的尸首在不断的增加,就算是狂暴的魔人们慢慢的不再敢靠近张狂,在他的周围慢慢的形成了一个空心圆环,魔人在环外不停的抖动着,但是不敢踏进空心圆环一步,因为它就是张狂这位死神的范围。

  魔人不敢接近,不代表张狂的血魄刀就不会带走魔人的性命,他就像死神一般,带着血魄刀这把死神镰刀不停的收割着魔人的生命。

  砍杀还在继续,魔人在慢慢的变少,渐渐的以张狂为中心处慢慢的形成了一股滔天的狂暴气势,那是张狂独有的霸气。

  思家强者再也看不下去,集体出动了“大胆元人杂碎,竟敢在思家地盘如此放肆,我一定要让你碎尸万段。”以为瘦弱的白发长须老者眼中泛着血红,锐利的眼神直射向张狂。

  但张狂是何等心性坚定的人,在白发长须老者的逼视下岿然不动,稳若泰山,脸上平静如水,不知此刻在他的心中想着什么,这就是领悟了“凝练意志”的强者。

  张狂看了看血魄刀,此刻刀面的淡淡红色光芒变得浓厚起来,刀面的上气息也越来越凌厉,他在兴奋着,手上的刀也在兴奋着。

  “你们杀了那么多元人,应该会想到这样的后果,虽然我与他们无亲无故,但同为元人,打断骨头也连着筋,难道你们不该杀吗?”张狂平静的面对着思家的高层强者,二位金晶巅峰,一位方寸,二位厚土,一位在初期,一位在厚土中期。

  进入破空阶段后,会有方寸、厚土、聚山、百川、汇海五个进阶阶段,现在张狂是方寸初期的实力。

  就算是高出一个或两个阶层又如何,今天在我张狂的刀下你们只是一缕亡魂而已。

  “再此之前我想问你们一件事,我想知道,你们将“天阴体”藏在哪儿了?”张狂神色傲慢的询问着思家高层,似乎在说,反正你们都要挂了,老老实实的将你们的宝物交出来吧。

  思家高层尽皆错愕,“你果然是为“天阴体”而来的,想取“天阴体”真是痴心妄想,今天我就要你命丧于此。”思家高层长老暴怒道。

  张狂睥睨着思家高层“既然你们不说,那只有等我杀光了你们自己去找了。”

  不再废话,张狂在和思家高层动手之前,放出五指峰,悉数放大之后,直接朝着思家守卫们而去,自己则和思家高层碰撞在一起。

  张狂急速的运转着血魄刀,走着诡异的路线,思家高层瞬间膨胀身躯,激活了血脉之力,紧紧的封锁着张狂的气息,不让其有逃走的退路。

  魔人与人都不敢大意,张狂血魄刀砍在魔人的皮肤上,如砍在了石岗岩上一般,在刀锋处带出无数的火星,一刀之后,张狂身形一闪,险而又险的避开了魔人有万斤之力的一击。

  就算是张狂被“世界之心”改造过的强悍体质,他也不敢硬接下这一拳,在这万斤之力的全力一击下,五脏六腑都会尽皆寸断,没有汇海成川实力的人,均不敢轻易的接下这蕴含巨大威力的一拳。

  魔人一拳未击中,再出一拳,张狂只能再次踏着诡异的步伐躲开这吹枯拉朽的一击,此刻的魔人就像是一座移动的泰山般,坚不可摧。

  张狂将血魄刀运转到极致,踏着的步伐再次加快,但是激发了血脉之力的思家魔人高层一直锁定着张狂的气息,让他无处遁形,只要张狂稍不注意,就被魔人的一拳击得粉碎。

  张狂一边运转刀法,一边踏着步伐,一边攻击着魔人,一边在寻找着思念魔人高层的弱点,正在行走间,魔人双拳对撞,险些将正攻击魔人腋下的张狂挤压成粉末,张狂只能急忙调转身形躲开这能将空气撕裂并挤压成了气团的碰撞。

  酷匠r网‘唯一0正)‘版Z,a其他。都F是盗N版N5

  魔人思家高层见这一招都被张狂轻易的躲开,狂怒一声,犹如发狂的暴熊一样捶打着胸膛,随后曲起手臂握紧拳头,迅速的奔向张狂。

  正在这时,张狂已经发现了思家魔人高层的弱点,张狂调动着巨大的元力汇聚在食指处,元气迅速在指间处汇聚成一个高压气团,“去”气团脱离张狂的手指,直射思家魔人高层的眼睛而去。

  一股强大的气流没入思家魔人高层的脆弱之处,思家魔人高层抱头在地上翻滚了一圈,手缝处有血迹流出,魔人再次暴怒了,再次催发血脉之力,思家魔人高层变得更加的狂暴。

  仿佛顷刻间就能撕裂空间,他用仅剩的一只眼怒瞪着张狂,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张狂不知在这样的眼神下死了多少回了。

  张狂心中冷笑,思家魔人高层这是被逼得发发疯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其他的思家魔人高层正在蠢蠢欲动,投入战斗,但是他们也有着自己的骄傲。

  战斗中的思家魔人变得异常暴躁,青筋暴起,目眦尽裂,仿佛要将张狂生吞活剥似的。

  “杂碎,给我死”战斗中的思家魔人高层爆喝一声,举起千万斤的拳头对着张狂以雷霆之势呼啸而去,以魔人为中心的空气似乎都被凝固了,在魔人的狂暴气流中,张狂被死死的定在原地不能动弹。

  这只是魔人“虎啸山林”中最强一式的前奏,只见魔人曲腿用力一蹬,借助地势平地而起,巨大的双腿直蹬张狂而去,平地一阵地动山摇,似乎要崩裂似的。

  张狂感受着魔人带来的强大危机感,此时他的身形被魔人的“虎啸山林”定在原地,只好急速的运转着体内的元气,在身前形成一道牢固的盾牌,同时高速的挥动着手中的血魄刀,准备以硬碰硬的方式接下这雷霆的一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