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强行动手,就算惹出了什么麻烦,思清觉得自己顶多也就是受上面责骂一顿。

  而且就算真的受点什么惩罚,但是为了闻名金梓城的闻家三小姐,也是值得的事。

  四个魔人护卫都在金晶后期,思清自己也同样是金晶后期,而和他们同行的那个中年元人,更是金晶巅峰的实力。

  闻家马车一方,被依仗为靠山的两个闻家护卫,仅仅只是两个金晶中期而已。从思清一行六个中随便提领出来一个人,也根本就不是这两个闻家护卫能够应付得了的。

  思清冷笑道:“闻三小姐不说话,那想必就是默认了。既如此,那思某也就不客气了。”

  说着,思清翻身下马,朝着马车走去。

  二婆子想要拦住思清,但她区区一个寸木修为,此时摄于思清的气势,竟是挪不动脚步。

  “你一直就在拖延时间,真当我思某人愚蠢,看不出来么?”思清冷冷地瞪了二婆子一眼,与其擦肩而过。

  二婆子被道破心思,脸色猛地阴沉下来。

  “思清,我家三爷马上就要过来了。三爷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到时候被他老人家看见,只怕就是后果难料呐。”二婆子阴沉道。

  思清终于停住步伐,眼中闪过一丝惊疑不定。

  二婆子暗自松了一口气。

  “闻老三会来这个鸟地方?嘿,还差点就被你给骗住了……”思清自以为看破二婆子的计策,冷冷看了二婆子一眼,继续朝马车接近。

  “思清,你敢……到时候三爷来了,必定饶不过你!”二婆子厉声喝道。

  “且不说闻老三会不会来,就算他老人家过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二婆子,就不要再用你那一套鬼话来唬我了,只有傻子才会信你……”思清根本就没有将二婆子的威胁当作一回事。

  那两个闻家护卫此时发挥效用,拦截在马车三步前,挡住思清的前路。

  “不知死活!”思清冷哼一声,身形猛地一阵恍惚,再清晰起来,却已经是到了马车三步以内。而那两个闻家护卫,便好像两块破布一样,跌落在四五丈开外。

  刚才那短短的一瞬间,如果是眼力高明,便可发现方才思清和那两个护卫已经交手了不下十招。

  速度突破了一个极限,就已然不是普通的肉眼凡胎能够跟得上。

  “思清,你真敢动手!”二婆子惊怒交加,竟是突破了思清施加给她的压力。

  “老婆子跟你拼了……”二婆子一脸凶厉地冲向思清,但她来得快,去得也块。

  甚至连思清五步以内都不能接近,直接就被一股掌风扫落了十丈开外。没奈何,谁让思清和二婆子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过于巨大。

  “我已经手下留情,如果再要纠缠不休,到时候就别怪我很手无情了。”思清包含杀气地说完这一句,再无所阻碍地向马车走去。

  三步距离一晃而过,站在车帘前,思清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带着丝激动般朝着车帘缓缓伸过去手,准备撩开车帘。

  另外四个魔人护卫骑马立在思清身后四五步外,个个也是瞪大了眼睛,紧紧盯着马车。

  闻三小姐的容貌他们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却是早就听说过她的美貌,此时他们心中,甚至不觉带上了一丝朝圣般的心理。

  就在思清的手即将触摸到车帘的这一刻,突然却是一阵劲气从思清身后袭来。

  ◇U最t新》E章{节上y酷E匠\网

  “大胆!”

  “二爷小心!”

  ……

  思清手下的四个护卫慌忙出声提醒,只是哪里又还来得及阻挡。

  思清一惊,便好像有一盆寒彻骨的凉水从头顶浇下,心中的欲望顿时熄灭得一干二净。

  劲气凌厉似刀刃,毫无悬念地斩在思清身上。若无意外的话,思清至少也要落一个重伤的下场。

  却不料就在劲气及身的同时,思清身上突然爆发出一阵璀璨红芒,将袭来的劲气尽数挡了下来。

  思清毫发无损。不过受到劲道的撞击,他不可抑制地飞落在丈许开外,才终于来得及稳定身形。

  与此同时,只听到从思清身上传来清脆的“咔嚓”一声,似是有什么东西在他怀中碎裂了一样。

  思清转过身,看向偷袭者,脸色已经是阴沉以极。

  “你是何人?”思清凌厉地目光看向来袭者,等见着对方只不过是一个区区金晶中期而已,脸色又是难看了几分,不过却也松了一口气。

  一边说着,思清一边从怀中掏出手来,只见他手中抓着碎成几块的玉佩碎片。

  “毁我护身魔器,今日若不能说出个四五六来,定然没有你的好活路。”思清心中暗自发着狠。

  既然敢来袭击他的人,很可能在身后也会有着什么背景。思清虽然不是什么好鸟,但素来谨慎小心,知道什么人可以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否则以他的所做所为,也不可能到现在还能活得滋滋润润。

  来人手中持着一把血红大刀,面容普通,但气势却很能给人压迫感。

  这人却正是张狂。

  张狂冷笑一声,大大咧咧道:“路见不平,拔刀而助就是了,你却来管我是什么人?”

  思清也同样冷笑一声,说道:“原来只是一个没名没姓的野人罢了,既如此,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说着,思清脸色徒然一厉,狠声对四个手下护卫下令道:“给我杀了他!”

  既然张狂没有第一时间说出自己的身份,没有什么可以证实自己身份的标志,他也就直接将张狂当做了没什么地位的普通魔人。既然没有任何背景,在强者面前敢于挑衅,自然也就只有送死一途了。

  思清既然下令,那四个魔人护卫自然没有什么好犹豫的,顿时就见从四人中冲出一人,直接便冲着张狂杀了过来。

  在他们眼中,张狂只不过是区区一个金晶中期。对付他,一个金晶后期的护卫已经绰绰有余了。

  趁着两人说话的这点功夫,二婆子以及那两个闻家护卫也已经重新站在了马车前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