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壑延绵两百多米,和山体相连,彻底断了张狂的前路。而且在沟壑之中,凌厉刀气尚未消散,劲气四溢间搅得一片尘土飞扬。

  张狂若要强闯,必然就要承受刀气之凌厉。

  思三是方寸中期的强者,实力不知胜过张狂多少倍,哪怕是散逸的刀气,恐怕也要令张狂受到一些伤势。

  不过在思三看来,以张狂这个区区金晶中期的小卒子实力,若敢强闯他的刀气沟壑,就算不死也得是个重伤。

  “嘿嘿,杂碎你还是乖乖受擒吧……”思三看着距离自己已经不足五十米的张狂,心中已经开始想着到时候如何来折磨张狂。

  双方之间的距离急速拉近。

  思三距离张狂不到二十米的时候,却诧异看到张狂竟是顿地而起。

  “莫非眼前的这个杂碎是个蠢货不成?”思三心头大起疑惑,眼前的这个魔人就算能跳起上百米,那又能如何?若把他换作张狂的位置,按照目前的形势,应该是竭力返回,逃进矿洞赢得那一线喘息之机才是。

  虽然理解不了张狂的举动,但思三动作却是毫无迟滞,跟着张狂跃身而起。而且思三起跳的速度更快,哪怕是在空中,两人之间的距离依旧是在急速接近着。

  四十米、三十米、二十米……

  达到了百十米的高度,思三却惊诧发现,张狂脚下不知何时竟是多了一团白色云气,托着他急速朝远处驰去。

  t酷8匠0网首发A_

  “凝聚云头的这种手段,这不是元人才会的么?什么时候魔人也会了?”一瞬间,看着向北而去的张狂,思三甚至以为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反倒是地面上的监工心思没有那么复杂,比思三先反应了过来。

  “元人,原来他是元人假扮的……”

  “可恶的元人,这是在我们魔人的地盘,莫非他们想要造反了不成?”

  “原来是元人,难怪有些奇怪的手段,想必守卫们回不来,也是中了元人的阵法之类的毒招。否则这么多的守卫,又怎么可能一个都回不来。”

  地上的魔人监工议论纷纷,空中的思三望着远去的张狂背影,眼中红光闪烁。

  “元人果然都是杂碎,老子记住你的气息了。到时候找出你,必然让你对今时今日的所作所为,追悔莫及。”思三心中怒焰升腾,一种被愚弄了的羞辱感,让他只觉得自己脸面阵阵烫热。

  思三作为方寸中期的强者,单纯论实力,自然远远强过张狂。可是他终究还没有达到造天阶段,虽然能够凭借强横的身体素质,在空中短暂滞留一会儿,但远远不能如元人那般在空中自由飞行。

  思三只能看着张狂逐渐消失的背影,纵然心中怒火升腾,却也终究是无可奈何。

  “这片广袤的地底世界向来就是我们魔人的天下,何时又轮到元人来兴风作浪了?哼,若是早知道凶手是元人,老子早就带着魔翼来了,你们这群废物,连凶手是个元人都不能确认,都是吃什么长大的。”落到地面,思三身上散发出来的凶兽般气息,让五个监工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

  思三冷冷说道:“看来这些元人,还真的是需要好好的敲打一下了。通知金梓城的外事管理所,彻查金梓城方圆万里内的所有元人,老子已经牢牢记住了刚才他的气息,就不信了,以我思家的实力,会连个区区金晶中期的元人都会找不出来。”

  外事管理所,最主要的作用就是用来管理这地底世界的元人。就像外界的元人大都会不待见魔人一样,这地底世界的魔人同样也怎么待见元人。

  不过好歹二者同为人族,这才能生活在一起。而且魔人还要研究学习元人的一些东西,这些在外界混不下去,只能呆在地底世界的这些元人,也是一条极其重要的途径。

  只不过凭借凝聚云头这种手段,张狂轻松就摆脱了一个方寸中期的强者。往北行了四五十里路途,等确认身后没有魔人追来以后,张狂立即转道往西南而去。

  行了七十余里地后,张狂落下了地面。

  他落地处依旧是一片茂盛山林,翻过一个山头就是山谷。

  此时在山谷中郁郁葱葱泛着各色荧光的高大草木,将地面上的一切都遮掩了起来,只留下表面上的一片唯美梦幻。只是从其中时不时传来的魔物吼叫,提示着来人,这里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安详。

  站在山腰上,张狂甚至还没来得及仔细打量眼前的这片山谷,突然几道“嗖嗖”声音从脚下传来,左右的草木便如同有意识一般,一阵东倒西歪。

  虽然地面被浓密的草木所遮掩,根本就看不清脚下的情景。但是张狂的神念外放,早就将草丛下的情景一览无遗。

  张狂不过口中轻吐几个咒语,地面顿时便有三根尖锐石刺破地而出。石刺隆出地面两丈有余,只见尖锐的石刺顶端,各自都穿插着一条通体黝黑色、手臂粗细、两米来长的毒蛇。

  三条毒蛇虽然被石刺穿透了七寸要害,但一时还没有死去,挂在石刺上垂死扭曲着身子,看起来既有些骇人又尤其恶心。

  张狂只是瞟了一眼三条毒蛇,举步朝山谷走去。

  失去元气的支撑,石刺消失。三条毒蛇“啪嗒”几声落在草木上,继续扭曲了一阵,但还不等它们彻底死去,它们身上不知何时已经爬满了米粒大小、浑身墨绿色的蚂蚁。在令人毛骨悚然的一阵咀嚼声中,三条毒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很快就连残渣都没有剩下。

  张狂还没有抵达山谷,从山谷中立即就有一道青绿色的身影引来上来。

  来人正是方思怡,紧跟在她身后的,还有古力和古勤两兄弟。

  离近四五米,方思怡停下脚步。

  上下打量了张狂一眼,方思怡眼中很是有些复杂。之前和古力两兄弟的交谈,对于张狂此去的一些事迹也有了些了解。她虽然没有亲眼所见,对于张狂能够斩杀那三十多个矿场护卫的事情感到很不可思议,甚至有些犹疑古力两兄弟是不是和张狂商量好了,合伙来蒙骗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