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狂从矿工哪里得知,这个地底暗河他们也才挖通不过半个月。刚挖开的时候,这条暗河中曾经窜出不少魔物,死伤了一批矿工。

  思家派了强者,将靠近矿道的暗河河段肃清,然后又布置了几个阵法,使得魔物不能进入这一段暗河。

  张狂细细感应了一下,果然在河底约莫十米深处,感受到了微弱的阵法波动。

  张狂并没有继续往前走,到了这里,黑蛋热切的意念指向脚下暗河。

  “在下面么?”张狂用神念在河水中细细扫荡,河水中蕴含的地底魔气很是浓郁,干扰着张狂的神念探察,让他神念最多只能触及到两百米多点的范围。

  河水深度在二十米左右,对普通人来说这是一个触不可及的深度,但于金晶强者而言自然不会造成什么障碍。

  由于阵法隔绝了外来魔物,张狂在这段暗河中没有察觉到任何魔物的气息。

  }更N新最u6快上pu酷匠网eW

  张狂稍作沉吟,便扑腾一声跳进了暗河中。

  一般而言,河水越是宽,越是深,那么河水就会相对显得平静。这条河远远谈不上浅,但是从表面上看起来都是如此湍急,由此可想其中河水冲击力到底有多大。

  张狂并没有如何用力,任由河水将自己向下流冲去,只不过转眼间,就已经离开了石桥将近百米距离。

  黑蛋的指引方向,真是朝着河流下游,只是不知道究竟是多远处。

  金梓城离这处矿场足足有两千多里地,以那些矿场监工的速度,哪怕是全力赶路,也差不多需要一天时间。而思家的强者想要赶到这里,恐怕又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至于那些监工和矿工会不会有什么特殊手段通知思家,有或者在路上碰到思家强者的可能性,张狂倒也顾不了那么多。毕竟以他此时的实力,想要在短时间内杀完数千个矿工和监工,根本就有点不现实。

  因此张狂时间尚算充足,倒也用不着太过着急。

  顺着河流三百米之后,张狂就出了阵法笼罩的范围。

  嗖嗖嗖……

  在张狂的神念中,只见又无数条小指粗细的银色小鱼向自己窜了过来,其模样倒是和普通河流中的小鱼没有什么区别,但是那满嘴犹如针刺般的两排利齿让人不禁心头泛寒。

  张狂心念一动,身周顿时就出现细细密密的冰针,朝着那些银色小鱼激射而去。

  河水中顿时就荡起了一片血腥。

  血腥味对于魔物们来说,便无异于是食物的味道。

  顿时那些暗中隐藏的魔物们,循着血腥味纷纷朝这便游了过来,各种各样,其中不乏微尘、金晶实力的强大存在。不过好在,还没有突破大五行的魔物。

  河水中立刻沸腾起来。

  若是以往,张狂为了免除麻烦,自然是不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但此时他有了血魔遗物,对于这些魔物自然是来者不拒,一边赶路,一边对这些水生魔物大肆杀戮,使得血球中蕴含的生命精华不停地增多。

  体内元气不断增多,本来张狂突破金晶中期还没有多久,但经过几天不间断的杀戮,此时他丹田内元气的储量,已经是快要达到突破后期的门槛了。

  不过如此多的杀戮,是的血球带给他的生物怨念也异常浓郁。让他心头时刻都只觉得沉甸甸,仿佛有一座大山压在上面,稍有不慎,就会将他轰砸成一团齑粉。

  顺着河流上千米之后,储物戒黑蛋的意念突然传来一阵欢呼声,迫不及待地催促张狂往下潜。

  张狂沉入二十多米深的河底后,黑蛋的意念却还是依旧在催促他继续朝下。

  河底铺着一层柔软的细沙,这里的水流远没有河水中上层那么湍急,但同时也更加阴冷,蕴含在河水中的阴寒之力,似乎可以冻彻入骨。

  张狂抽出血魄刀,朝河底劈去。

  柔软的沙石根本不能抵挡刀气,河底轻易就出现了一道深约莫四米多的坑洞。张狂不知道源头到底在地底多深处,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只是持着谨慎态度,不全力挥刀斩击。

  又是接连几刀下去,但坑洞增加到近十米深度的时候,突然河底轻轻一阵颤动。张狂周围的河水中的魔气浓郁度徒增一倍之多,河水更加冰冷。

  储物戒中的黑蛋一阵欢呼意念传来,贪婪地吞噬着周围的地底魔气,并且更加热切地催促张狂继续往下。

  呼!又是一刀斩击,刀速似慢实快,直接在刀背之后划拉出一长条真空来。

  坑洞再次往下加深了三米左右。

  河底再次轻轻颤动了起来,就好像河底有什么东西,正在撞击着地面,竭力想要突破地面这道障碍。轻颤持续了十息左右,然后还不等张狂第二刀下去,颤动突然停止下来。

  由动到静,是如此地毫无预兆,简直让人心头忍不住有些发毛。

  张狂只觉得身周河水中的地底魔气浓郁度瞬间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近乎是之前的三倍。

  除此之外,似乎再没有其它异常。

  张狂静待了一会儿,正要挥刀继续往下斩击,突然一股莫名危机袭上心头。

  “呜呜……”无声哀鸣在脑海中萦绕,张狂竟是不自觉地也跟着悲伤起来,眼睛有些泛酸,想要滴出泪来。

  似有一个声音在张狂耳边低声哭泣呢喃着:“活着就是修炼,修炼再修炼,就算最终得到大道又能怎么样呢?只要活着,就有伤痛、欺辱、生离死别……那还不如死去好了,一睡亿万年,哪怕世间沧海桑田都与你无关,远离世事痛苦,死吧,去死吧,去追寻死亡的快乐吧,它会比大道更加让你快乐……”

  这个声音直接穿透到张狂的心里,他的脑海里,甚至是神魂中,根本就避无可避。张狂莫名地就觉得,活着简直是一件极度折磨人,让人痛苦的事情,而唯有死亡,才是唯一的解脱之路。

  心中极度的悲观,让张狂心中强烈想要挥刀自刎,一死了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