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张狂神色一厉,元气顺着手臂涌入血魄刀,全力催动刀势。

  血魄刀便如得到养料,刀势突然暴涨。

  轰!滔天杀念和血气不再被压抑,顿时自刀中而出,排山倒海一般朝着迎面的金晶巅峰魔人席卷而去。

  之前虽然血魄刀也散发着骇人的杀念和血气,可是一直都被张狂有意压制着,此时突然全力催发刀势,就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浩浩然而一发不可收拾。

  金晶巅峰魔人一时不防,顿时只觉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个漫漫无尽的血色世界,滔天杀念让他的心神便如狂风暴雨的大海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性。

  物极必反。

  “杀……”金晶巅峰魔人反倒是被激发起了来自血脉深处的凶性,雷鸣暴喝一声,猛地一刀往前劈去。

  他手中刀刃已断,可是断刃处生出凝如实质一般的刀气,凌厉之势不减当初。

  血色世界直接便被劈开了一道缝隙,同时让金晶巅峰魔人被杀念震慑住的心神也突破了一丝缝隙,心神渐渐恢复。

  可也仅此而已了。

  下一刻,金晶魔人便见一柄黑红色刀锋从血色尽头朝自己斩来,明明看似远在天边一样,可又好像近在眼前,如何都是躲之不及。

  金晶魔人神色一厉,下意识举起手中长刀挡向身前。

  可是刀气虽然依旧凌厉,可又如何挡得住实物,更遑论斩过来的还是血魄刀。

  刀气一触即溃,而血魄刀几乎是毫无滞涩,继续前行,将金晶巅峰魔人一刀斩首。

  人头落地,上面的神情依旧是挥之不散的凶狠,仿若冥狱中窜出来的厉鬼,分外骇人。

  张狂转目四顾,然而留给他的,却是那四个观战魔人的背影,已经远去了三百多米开外,身形逐渐被浓密的丛林掩映了起来。

  只是以他们的脚程,又如何逃得过张狂的追击,更何况张狂还能够踏云而行。

  几乎是毫无悬念地,这四个仅余的魔人被张狂追上去一一斩杀。

  这些魔人虽然被张狂斩杀一空,可是从头到尾,却是没有一个魔人乞命告饶,不得不让人由此感慨。

  斩杀最后一个魔人守卫的时候,张狂已经离矿场不足四百米。

  而那最后一个魔人守卫在死之前的最后警示声,也让之前繁忙、有序,但又残酷的矿场一片混乱。

  尤其是当张狂的身形从丛林中钻出,出现在矿场上魔人们的视野中的时候,混乱更是达到了一个顶点。

  那些监工们再也不复之前的神气,甚至都顾不得手下的矿工们,丢下手中皮鞭,惊慌着朝四面逃散。

  张狂身上的血气还未消散,身上凶威太甚,由不得他们不惧怕。

  况且那三十多个守卫没有一个回来,更是让他们心中失去了底气。矿场自是重要,可是性命却更加重要。

  最\新章}P节上酷匠g网#

  若是这些监工们誓死抵抗,张狂也乐得斩尽杀绝,以免太快走漏风声。可是既然五十多个监工尽皆四散而逃,他也懒得精力去追杀这些微不足道的小卒子。

  适才他斩杀这些魔人守卫的时候,又发现了一个规律。

  或许是身为同类的原因,他斩杀魔人获得的生命精华比例,比斩杀魔物获得的生命精华比例高了一个档次。相对来说,斩杀一个金晶中期的魔人所获得的生命精华,差不多相当于金晶后期的魔物。

  眼前这些逃散的监工至多不过是滴水修为,绝大多数都只是在原粒而已。对张狂而言,斩杀这些魔人简直连“塞牙缝”都犹嫌不够。

  张狂虽然刀下亡魂不计其数,可他终究不是嗜杀之人,他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杀,比如说追寻大道。

  杀这些监工,张狂能够获得的生命精华不多,反倒是怨念更多,对他而言得不偿失。

  传言当初血魔屠城灭宗,强者照杀不误,世俗普通人也同样大批杀戮。在张狂看来,那个血魔或许是个纯粹的嗜杀之人,甚至到了无杀不欢的程度。或许其余碎片中有着可以让他肆无忌惮杀下去的某些信息。当然,也可能是一些其它原因。

  没了那些监工的制约,魔人矿工们自然也不可能傻呆呆地还在这里,也纷纷四散而逃。

  很快,本来热火朝天的矿场,就变得冷冷清清。

  根据储物戒中黑蛋的指引,张狂举步朝前方矿洞走去。

  但他还没有走出十步,前路却被两个魔人矿工挡了下来。

  这两个魔人从生命气息来感应,只不过二十岁出头,或许是长期营养不良的缘故,瘦小的身躯,让他们看起来却不过十六七岁。他们身上瘦弱得连胸膛上的骨架都隐隐暴露了出来,道道由皮鞭抽出来的新旧伤痕,遍布了他们整个身躯。

  这两个魔人生得一般无二,竟然是一对双胞胎。他们面容都很普通,只是比常人稍大一些的双眼,让他们看起来略微与众不同。

  魔人修炼身体,长期一代代的血脉传承下来,让他们普遍比元人生得高大威猛,像眼前两个魔人这般瘦弱的,倒不是很多见。

  张狂停住步伐,平静地打量着身前对自己有些瑟瑟发抖的两个魔人兄弟。

  这两个魔人兄弟,只有开辟中期左右的实力,放在以往,自是张狂懒得去看一眼的小卒子。可是现在,张狂却不知怎地突然起了一些兴趣。

  两个魔人转头对视了一眼,各自微微点头,然后竟是朝着张狂“扑腾”一声跪了下来。

  “求大人能够救救我们妹妹……”

  两个魔人以头触地,向张狂哀声求道。

  救人?张狂也没让他们起来,问道:“你们凭什么让我救你们妹妹?非亲非故,你们给我什么好处不成?”

  这两个魔人显然是早就有所腹稿,听见张狂问话,那个嘴角有一道疤痕的魔人没有丝毫迟滞,立即回道:“不知大人有没有听说过‘天阴体’?”

  “天阴体?就是那个传闻中能够沟通阴阳的特殊体质?”张狂大出意外,微眯双眼,再次细细打量眼前的两个魔人兄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