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长,这两个元人是谁?”一个金晶巅峰的魔人抽出手来,一跃来到粗壮中年身边,警惕地注视着张狂两人。

  “这两人不说。”粗壮中年冷哼一声,吩咐道:“铁鸟,你去给他们一个教训。”

  “是。”铁鸟应了一声,望着两人的目光,瞬间杀意暴涨,脸上凶狠的笑容,充斥着令人头皮发麻的暴虐。

  铁鸟提着五尺长刀,只是一个瞬息闪身,就已经离张狂两人身前不足五米,然后一刀向着方思怡当头劈落。

  他铁鸟眼中,金晶巅峰的方思怡才是最大的威胁。至于金晶初期的张狂,只是顺手就能斩杀的一个小虫子罢了,根本就不足为虑。

  “铁鸟,记得留一个活口问话。”粗壮中年在其身后不忘提醒道。

  魔人只修身体,不修元气,在同境界中,身体素质可谓强大到了极致。

  这一刀劈来,似乎将空气都劈开成了两半,以无物可阻地气势直指方思怡头顶。若是刀锋落在方思怡头顶上,不用怀疑,必然能将方思怡从头至尾地劈成两半。

  铁鸟身上方才和老树激战所留下的大大小小伤势,非但不见影响他的战力发挥,反倒是更加助长了他的凶焰气息。

  方思怡不敢怠慢,一边心念发动法术,一边抽身急速后撤。

  但这一刀之威,简直是无可比拟。

  沿途之上,冰盾连连破碎。

  足足五面冰盾,却仅仅只将刀锋阻碍了一息还不到。

  不过凭着着一息时间,方思怡好歹是堪堪离开了长刀的攻势范围。

  但铁鸟一刀连着一刀,攻势延绵不绝,不将方思怡斩落刀下誓不罢休。方思怡只能一再后退,不过转眼间,方思怡就已是退到了百米开外。

  如此密集延绵的攻势下,方思怡一时之间竟是抽不出还手之力。

  离开张狂十米范围,地底魔气的影响下,方思怡脸上隐隐有黑气浮现,心头瞬间烦乱一片,更加落入了下风。

  “这是将我完全忽略了么?”张狂心下冷笑。

  “元人也敢闯入这里,当真是不知死活。那么现在便给你一个血的教训,哈哈……”铁鸟狂笑,眼中满是暴虐,还有毫不加掩饰的淫邪。

  方思怡清纯可人,堪称绝美,这铁鸟动了淫邪之心倒也不足为奇。

  再次一刀劈碎三面木盾,铁鸟刀锋直指方思怡脖颈。同时腾出左手,手势成爪,如钢筋铁爪向方思怡胸前抓落。

  jL酷y!匠=网H;唯一正6A版L“,√其^0他u5都o^是8盗4版

  便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粗壮中年的急促警示。

  “小心身后……”

  身后?那个小虫子般的元人?铁鸟心头疑惑。

  但还不待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身后便是一阵滔天杀念和血气袭来,饶是铁鸟身为性情残暴的魔人,此刻在心头也止不住生出浓浓惊悸。

  铁鸟急忙收回劈向方思怡的刀锋,就要转过身抵挡身后袭来的攻势。

  只是身后攻势来得太过突然,又是如此迅速,他才刚转过身,还没来得及横刀,就见一抹深红在眼前越放越大。然后,便是一阵天地转向。

  张狂一记刀锋,直接便将铁鸟的人头斩落十丈开外。

  如此干脆利落,如此突然,粗壮中年警示铁鸟的话语甚至还没有落地。

  “你……”粗壮中年双目泛红地瞪着张狂,怒不可遏:“你竟敢斩杀我的族人,当真是胆大包天,罪不可恕。”

  这边的动静虽然突然,但也传到了战场的另外一边。

  “铁鸟……”

  “该死的元人……”

  “杀了他们,让他们以死谢罪……”

  ……

  正在和老树作着最后搏斗的十二个魔人,无不是眼眶泛红,恨不得将张狂两人生吞活剥。

  此时老树在魔人的围攻下,已经逐渐走到了末路边缘。

  老树树干上的那道巨大伤口在魔人们的持续劈砍下,已经越来越深。此时足有三人合抱粗细的树干,仅仅只有半米不到的树干还连接着,摇摇晃晃,看似很轻易就可以倒塌下来。

  地面上层层叠叠堆满了树根和枝桠,厚厚的一层差不多有接近半人高。

  虽然老树已经是重伤垂危,但攻势依旧不乏凌厉。

  防不胜防的根茎不时突破地面,从未知的角度向围攻它的魔人袭去。条条枝叶丝毫不下于神兵利器,“唰唰唰”在老树周围扫荡着,触之非死即伤。

  嗖!一截树枝突然从老树身上离体而飞,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射向围攻的其中一个魔人。

  “铁时,小心头顶……”周围的魔人无不是大惊失色,纷纷警示。

  此时被老树选中目标的铁时,正在一门心思地攻击老树的树干,透过重重枝桠的阻拦,誓要将老树最后仅余下的半米树杆彻底一刀两断。

  突然听到同伴的警示,铁时一惊,连忙便要抽身后退,同时手中大刀向头顶横截而去。

  可是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早已经晚了。

  半米多长的笔直树枝,几乎是从铁时头顶尽没而入。

  铁时的动作还在他残留的意念下继续进行着,可是他本人,却早就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铁时!”

  “该死……”

  “大家不要松懈,加把劲!”

  ……

  剩余的十一个魔人来不及悲痛同伴的死亡,抓紧攻势朝老树继续攻击。要知道除了眼前这颗老树,旁边还有两个斩杀族人的该死元人。

  “小心……呃……”

  正当这群魔人抓紧围攻老树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自家队长的急厉警示声,但紧接着却是一声闷哼,同时伴随着重物落地声。

  怎么回事?难道是队长出事了?

  魔人们惊怒转头,却见其中那个金晶初期的元人竟是持刀杀了过来。而眼角余光中,自家队长已经早就横飞出四五米外开,半躺在地上持刀苦苦抵挡那个金晶巅峰元人的攻势。

  一个区区金晶初期,哪里会被魔人们放在眼里。

  “找死……”一个金晶后期的魔人大喝一声,横着手中长刀便往血魄刀挡去。

  但经过张狂用破甲物质再次精炼过的血魄刀又是何等锐利,而且这么通过长时间的养刀之法淬炼,加之吸收过血玉空间那无尽血红之气,血魄刀和以往已不可同日而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