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尝到了甜头,黑色巨蛋中传来的意念更加迫切,就好像在叫嚷着:“不够,太不够了,还要,我还要更多的地底魔气……”

  张狂若是将黑色巨蛋拿出储物戒,或者施展一些手段,自然可以让更大范围的地底魔气朝自己涌来。可是此时方思怡、徐向南和钱东能三人还在场,张狂也不好弄什么大动静出来。

  往下约莫足足两里多地,终于到了通道尽头。

  尽头是一个只有十丈见方的小水潭,其下不知多深,只是潭水上不停冒出丝丝地底魔气。想必若是没有潭水的阻碍,通道内的地底魔气会更加浓郁不知多少倍。

  四人人立在水潭边,凝视潭水。

  钱东能说道:“不如我们就到此为止吧,地底魔气太过诡异,我们将这里通知宗门,然后再让宗门派强者过来,如此才比较稳妥。”

  张狂摇头不赞同道:“既然俺们都已经到了这里,不看个究竟,就这么空手而回,这叫人怎么甘心?如果你害怕,就在这里等着,让俺下去好了。”

  “我这不是害怕,只是稳妥之计。”钱东能皱着眉头,语气不悦道,随即又偏头看向方思怡:“方师姐,你来说我们应该怎么做?”

  方思怡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将目光看向徐向南,问道:“那么你的意见呢?是下去还是不下去?”

  “我也觉得张兄的话在理,既然我们来到这里,空手而回确实会让人不太甘心。”徐向南回道。

  钱东能脸色有些难看。

  只听方思怡说道:“我也倾向于下去看个究竟。少数服从多数,这也向来都是我们战队的规矩。”

  顿了顿,方思怡又紧接说道:“那么就我、张狂,还有徐向南三个人下去,钱师弟你便在这外面随时准备接应好了。”

  看着方思怡三人准备下去,钱东能目中一阵复杂,忽然开口道:“既然大家都决定下去,那我也下去好了。多个人也毕竟多个力量,况且上面还有何师兄在接应。”

  酷!J匠…网正;版j首Z发《》

  潭水或许是受到地底魔气影响的缘故,冰冷彻骨,更是冷到了人的心里,而且潭水中蕴含着远高于外界的地底魔气蕴含量。

  四人呈四个方位往下潜入,错落有致,相互之间不超过十米距离,保持着攻守相望。

  随着越往下,地底魔气便越渐浓郁。除了张狂之外,其余三人面上都不觉浮现出一阵黑气,心绪阵阵起伏不定,心神躁动。

  只有环绕在张狂四周的地底魔气,尽数涌入到了他的储物戒中,被黑色巨蛋吞噬,张狂受到的影响简直是微乎其微。

  水潭并不是深无底限,约莫下潜两百米后,最下方的方思怡突然发来信号。

  张狂三人连忙一阵加速,来到方思怡身旁。

  潭底是阴冷的细沙,而在一侧岩壁上,破开了一个一人来高的大口子。从缺口中不断往外“咕咚咕咚”地翻涌着地底魔气,但那缺口上却又着一种莫名的能量护膜隔绝着,就算是潭底强大的水流压力也不得突破进去。

  方思怡试着将手向缺口里面伸去,隔绝着水流的能量护膜竟是对她肉体没有丝毫阻拦,轻易地就让她将手伸了进去。

  “里面地底魔气非常浓郁,便是连宗门魔渊狱的入口区域也远有不及。”方思怡伸手感应了半天,然后神色凝重道。

  徐向南若有所思:“看来这些穿山兽之所以变异,只怕就是饮用了这饱含地底魔气的潭水。”

  几人又讨论了一阵,方思怡说道:“里面凶险莫测,说不定还有魔物存在。况且任务完成,原因也找到了,为安全起见,我们还是上去吧。”

  徐向南和钱东能两人自然没有异议,这时张狂却不赞同道:“不然,俺觉得穿山兽变异的原因并不是单单是地底魔气的缘故。”

  “张兄的意思是?”徐向南疑惑看向张狂。

  “虽然没有去过魔渊狱,但其实俺也经历过地底魔气。”张狂沉吟道:“根据俺的经验,这些地底魔气并不纯粹,其中似乎还包含着一股其它能量。所以这里面除了地底魔气,应该还有其它的什么东西。所以你们在这里稍待,让俺进去瞧瞧再说。”

  说着,张狂还不待三人反应过来,就直接穿过缺口,进入了里面未知世界。

  “唉,这个张狂,简直就是太鲁莽了!”方思怡阻之不及,不由恼声道。

  钱东能皱眉道:“方师姐,我们是在这里等待,还是进去支援张狂?”

  徐向南目光望着缺口,神情紧绷,不知其内心究竟想着什么。

  方思怡稍作沉吟,便道:“我这里还有宗门赐予的‘宁神丹’,你们在这里等着接应,我去将张狂揪出来。”

  说道后面,方思怡已经有些咬牙切齿,显然懊恼至极。

  由于魔气的压制,神念仅能透过缺口半丈深。方思怡吞下一颗乳白色丹药,钻进缺口,发现里面地底魔气极为浓郁,不过天地元气也同样比外界浓郁了许多。

  十余米外,往前的道路一共有四条,十分曲折,左边第二条道路才不过朝前两三米,又是继续分作两条。

  这里的地形,才只是一眼看去,就已经知道必定是错综复杂。

  “果然……”方思怡皱眉,叹了口气,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就选了左边第二条道路,然后继续选左边道路。

  这里道路如此错综复杂,仅仅只是四百米还不到,方思怡就已经是第五次遇到岔道。

  此时摆在方思怡面前的,是左、中、右三岔路,换做一个人必然要犹豫一番,可她毫不迟疑就选了中间的岔路。

  往前又行了十余米,突然地面一阵颤动,危机骤然袭上心头,方思怡暗道不好,连忙顿地而起近两丈高,弓着身子紧贴在通道顶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