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受到如此重伤,这头穿山兽的战力难免受到了影响。

  张狂没有丝毫迟疑,就在穿山兽现身的同时,几道剑气再次向穿山兽劈了过去。同时身随剑势,携着威猛无匹冲向穿山兽,就好像张狂才是妖兽,而穿山兽是修炼者一样。

  吼……

  只见穿山兽身上腾起一层浓郁的土黄色光罩,同时其身上本来灰不溜秋、毫不起眼的鳞甲也瞬即变得黝黑透亮起来,泛着坚固的金属光泽。

  砰!剑气劈砍在土黄色光罩上,消除了绝大半的剑气,竟然才艰涩将光罩劈开。但是仅剩下的那些许剑气,仅仅只是在穿山兽身上留下一道寸许深度的伤口,甚至连穿山兽的鳞甲都没有劈开。

  不过旋绕在剑气上的银白色电弧,倒是颇有灵性一般,顺着穿山兽的身躯传递,最后从穿山兽背部的那道巨大伤口窜入其体内。

  轰!电弧在穿山兽体内爆开。

  穿山兽外披鳞甲,自然是极为坚固,可是它体内可惜没有布满鳞甲。

  吼……

  穿山兽痛苦吼叫,充满杀意的目光恨不得将张狂在嘴中嚼得粉身碎骨,可也终究是无济于事,还来不及往前迈个半步,如山般的庞大身躯就已是轰然倒下。

  如果是正面应对,以此时张狂表现出来的实力,还真不见得能够轻易拿下这头穿山兽。

  奈何穿山兽太过托大,张狂的反应又出乎了它的预料。穿山兽还来不及做出任何防护,就被张狂在背后劈出了致命伤口。

  几乎就在这头金晶初期的穿山兽倒地同时,从张狂周围的地底又窜出二十余头穿山兽。

  这些穿山兽大都是在成熟期,相当于微尘中期的实力,还有四五头相当于微尘初期的成长期穿山兽。

  这二十余头穿山兽体型都在丈许长度,远不如那头金晶初期的穿山兽来得庞大。相同的是它们身上都腾着黑红色诡异雾气,眼中充斥暴虐、嗜杀,似欲毁灭天地万物。

  二十余头穿山兽没有丝毫迟疑,便在现身的同时,就已是齐齐朝着张狂冲杀过去。

  吼吼吼……

  二十多道吼声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片延绵不间断的滚滚巨音,足以震得人头昏脑胀。

  在这些穿山兽行动间,它们周围的地面不停冒出一根根石刺,如同骤雨般朝张狂爆射而去,攻势范围直接笼罩了张狂身周十丈。

  张狂身如闲庭信步,在石刺雨中游刃有余的闪躲着,同时急速朝穿山兽接近,劈出一道道剑气攻向穿山兽。

  同境界中张狂尚可称为无敌,更何况是眼前这些比张狂在实力上还低了一个小境界,甚至是两个小境界的穿山兽?

  双方接战的第一个照面,张狂就直接斩杀了两头穿山兽。

  这些穿山兽虽然攻势凌厉,但是身形和张狂相比较,却显得笨拙不堪。不过这些穿山兽却也有妙招来弥补自己在身法上的缺陷。

  穿山兽极擅遁地,地面于它们而言,简直就和水面没有两样。这些穿山兽在地面上钻进钻出,从原地钻入地面,等下一个瞬息再露头,可能就出现在十数米开外的另一个地方,当真是神出鬼没,令人防不胜防。

  另一个让张狂感到棘手之处,便是穿山兽身上防御极为坚固,每一剑下去,张狂都需要近乎使出全力,才能劈开穿山兽身上的光罩以及鳞甲。

  不过穿山兽也并非没有弱点,在其腹下有一小块碗口大小呃地方没有覆盖鳞甲。但是穿山兽趴在地上,对自己的要害处时刻都防护严密。

  当张狂战斗经验何等丰富,没有机会便创造出机会,用“挑”字诀将穿山兽的庞大身躯挑上半空,然后再来个一剑穿心。

  最=新2-章、节f上酷匠网.;

  如此方法,屡试不爽。

  穿山兽的数量急剧锐减,很快就降低到了四五头。若是一般的妖兽,见到这等不妙形势早就应该撤退了。但这些变异穿山兽却是太过悍不畏死,丝毫没有退却的迹象,反倒是更加暴虐。

  可是双方之间的战力差距,委实不在同一个档次。这些穿山兽再是拼命,都丝毫没有对张狂造成什么伤势,反倒是被张狂斩杀了个干干净净。

  靡战了才不过百息时间,张狂体内就已经耗去了近乎两成的元气。主要是这些穿山兽防御坚固,太难斩杀,否则张狂必然会来得更为轻松。

  静立原地稍微调息了一会儿,等恢复状态后,张狂走过去用剑尖将穿山兽眉心中一个骨球挑出来,收入储物戒中。

  这些骨球是一种炼器材料,同时也是斩杀穿山兽的证据。到时回了靠山宗外务殿,只有将这些骨球尽数交上去,才能算作完成任务。

  收拾完一共二十四头穿山兽的尸体,张狂继续往前行进。

  张狂身上的掘地蚁气息和血腥味太过明显,简直就好比漆黑中的烛火,沿途不时就有妖兽向张狂袭来。这些妖兽中有穿山兽,但大多都是其他种类妖兽。

  张狂来者不拒,只要是敢于袭击他的妖兽,一律斩杀个干干净净。

  期间也有几头金晶实力的妖兽袭来,但都被方思怡及时援手斩杀。

  方思怡使用的是一柄三尺飞剑,剑身通体漆黑如墨,行动间悄无声息,若是在漆黑中,足以让敌方防不胜防。而且飞剑蕴含有一种极具腐蚀性的力量,凡是被飞剑斩过的伤口,无不是被腐蚀糜烂。

  如此佳人,如此歹毒的利器,倒是显得有些突兀。

  往前行了两里多地,张狂忽然感到又是一次悸动从储物戒中传来。将神念探入储物戒察看,却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张狂心中疑惑警惕,可方思怡还在周围,他也不好表露出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