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突然从张狂左侧四五米外的地面,一道黑影从地面窜起,带着浓郁的腥臭朝张狂袭来。

  张狂虚空一握,顿时只见一柄两米之长的阔剑突兀出现在他手中。

  阔剑比张狂身高还要高上那么些许,成人一个手掌的宽度,通体幽蓝色。同时在阔剑上旋绕着丝丝电弧,劈啪作响,尤为惊目。

  此剑唤作“雷霆剑”,乃是一柄玄级上品利器,是张狂在花界时从女神教所得。

  雷霆剑有些出乎寻常的粗大,不过配合着此时张狂雄壮的身形,倒是非常相得益彰,更显威猛。

  那黑影来势极快,从现身开始,几乎只是瞬息就离张狂脖子不足半米距离。其狰狞獠牙便似两柄致命匕首,散着骇人锋芒。

  张狂却是连头都不转,侧身就是一剑劈去。

  剑势发动,只见雷霆剑上一道银白色电弧离剑而出,剑势未到,银白色电弧就似一条小蛇朝黑影噬咬而去。

  黑影闪避不及,被银白色电弧打个正着,当时就坠落下地面。

  这时才能看清,原来这黑影是一种类似小狗的某种妖兽。

  张狂自是认得,这种妖兽叫做“地毒魔犬”,一种土、水、毒的三系妖兽。地毒魔犬虽然本身实力不过才滴水巅峰层次而已,但是极其善于隐匿,若是潜伏在地下,就算金晶强者不仔细察看也可能会忽视过去。而且其口中蕴含的毒素尤其厉害,一口就可以毒死明火巅峰的修炼者,哪怕是以张狂的身体素质,恐怕一口下去,半个身子都要被麻痹半天才能缓过来。

  紧随其后,又是三头地毒魔犬向张狂袭咬过来。

  只是此时张狂的剑势还没有完全落下。

  轰!剑势完全劈落,三头地毒魔犬在雷霆剑下丝毫没有抵抗之力,直接就化作三团碎末。然后剑势延绵,沿途的山石草木无不是化作齑粉,直到形成一道近十米之长的沟壑。

  随手一剑,就已经威力至此。其中固然有雷霆剑的威力,但张狂的实力也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炸开这一剑下去,倒仿佛捅了一个马蜂窝。

  本来看似平静的山谷,骤然就变得沸腾起来。

  嗖嗖嗖……

  只见一头头地毒魔犬从四面八方朝张狂扑咬过来,时而张口发出阵阵刺耳的尖鸣声,如同婴儿尖锐的哭泣,让人止不住感到阵阵胸闷恶心。

  “嘿嘿,来得正好,俺都半个多月没有大开杀戒了……”张狂嘿然一笑,竟是主动朝着地毒魔犬的密集处冲杀而去。

  换做另一个人,极可能就是暂避其锋芒,找个机会驾着云头升上空中。毕竟来四山谷的主要目的是清剿变异穿山兽,犯不着在这些地毒魔犬身上浪费精力和时间。

  张狂身法极度高明,尽管四周数百头地毒魔犬将他团团围困住,可是总也沾不着张狂的半片衣角。反倒是被张狂凭着一柄雷霆剑,在族群中杀进杀出,损伤惨重。

  不过才半盏茶的功夫过后,四百多头地毒魔犬的数量已经锐减了一半。

  地毒魔犬却也不是看不清形势的顽固,到了此刻,他们哪里还不知道张狂根本就是它们不可战胜的存在。

  尖锐嘶鸣中,地毒魔犬渐渐有了要退却的迹象。

  或许本身的实力并不怎么强横,但是要说到逃匿,这地毒魔犬倒是颇具本事。只见在地毒魔犬身上浮现一层微弱的土黄色光芒,在黄芒的包裹中,地面于地毒魔犬就就像是水流一样,地毒魔犬很轻易地就将身子没入了地底,而且气息也渐至微不可察。

  张狂却是轻易没有放过地毒魔犬,剑气纵横,将地面劈开,泥土混合着鲜血抛洒至半空,顿时不知又是多少地毒魔犬丧生在张狂的雷霆剑下。

  “果然是好一员悍将!”方思怡俏立在百米高空的云头上,望着其下张狂的表现,欣然赞赏。

  他们战队中或许强者不缺,在任务中也能精诚合作,生死相依。但是却一直缺少一个敢于正面冲锋、悍勇无畏的角色,张狂的加入,倒是正好填补了他们战队的空缺。

  就在这时,突然有五根石刺从地面冒出,极为凌厉迅速地朝张狂背后射去。

  石刺距离张狂只不过十余米距离,便是连眨眼的时间都不用,就已经临及张狂身周。

  只是张狂就好像背后长了眼睛,几乎在石刺出现的同时,他就以前做好了规避动作。石刺尽快来得凌厉迅猛,可也终究仅仅刺中了一片空气。

  张狂转身的同时,顺手一剑便朝后劈去。

  蔚蓝色剑气脱剑而出,儿臂之粗的银白色电弧似灵蛇一般缠绕盘旋着剑气,张牙舞爪,霹雳作响,隐含雷鸣之音更是震慑心魄。

  剑气尚未触及地面,电弧就已经将地面炸得泥土草屑纷飞。

  wM更_新最Ko快、》上C_酷匠u网Q☆

  剑气肆掠而下,狠狠劈在一个身上蒙着土黄色光芒的身影上。黄芒被剑气劈散,然后带起一蓬血肉。

  吼……

  一声震怒兽吼,那个身影窜出地面,杀气腾腾地瞪视着张狂。

  “原来是穿山兽,还正愁你不出来呢,这下正可以让俺杀个痛快了,哈哈……”张狂咧嘴大笑。

  眼前的生物从形貌上看,有些类似于穿山甲,不过体长接近三丈,高度也有丈许。浑身上下披着一层灰不溜秋的鳞甲,龇牙咧嘴间露出其口中那两排犹如精钢匕首的牙齿,让人心底发寒。

  或许是因为变异的原因,在这头穿山兽身上萦绕着丝丝泛着莫名能量波动的黑红色雾气,其拳头大眼中,尽是暴虐和嗜血。

  眼前这个穿山兽从展露的气息来看,竟是个金晶初期的存在。

  在如此凌厉剑气下,穿山兽身上尽管多了一道尺许深度的伤口,甚至都已经可以清晰看到其体内的骨骼内脏,可即便如此,它竟然还没有死去,不能不惊叹其生命力之顽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