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在靠山宗,只要修为突破了大五行境界,就有资格坐上执事位置。不过同为执事,其中却也有着很大区别的。

  有的地方油水多,有的地方搜刮地皮也不见得能榨出什么油水来。而这个外务殿,就是一个油水极大的机构,无论是外围成员又或者是宗门弟子,都热衷于外务殿,人气可谓很高。

  他甚至只要时不时往外提前透露出一些任务信息,就能够赚得盆满钵满。

  而且外务殿不但油水大,同时也是一个实权极大的宗门机构。

  刘执事此时能够坐稳这个被很多双眼睛盯着的外务殿执事位置,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背后靠着方家这棵大树。

  “以这张狂的表现,甲等评价是没得跑了,想必刘执事也对此毫无疑问。宗门设置这个试炼阵法,主要的目的就是检测出加入者的真正实力,可是以现在阵法之力的程度,明显不能完成这个目的。我觉得刘执事不应该墨守成规,应该追究根本,适时变通才最妙。”

  方思怡说的话条条在理,周遭人群恨不得大声赞同,催促刘执事将阵法之力往上提升到对应金晶初期的程度。可是他们毕竟不是方家人,更不是方思怡,方思怡可以对刘执事说这话,他们却知道自己没有说这话的资格。

  其实刘执事也想看到张狂真正的实力底线所在,况且这话又是方思怡提出来的。

  尽管方思怡说的话很在理,但刘执事正要反驳,随随便便就可以找出一条无可反驳的理由出来。但他也乐得卖方思怡这个面子,正好方思怡的话也给了他一个完美的台阶下。

  “嗯……此话确实在理,为了宗门考虑,那也只好这样了。”说着话,只见刘执事已经储物戒怀中掏出一面铜牌,将铜牌刻着“令”字的一面对着试炼阵法一晃。

  顿时就见一个火红色的“令”字从铜牌上脱离而出,一闪而逝,随即没入红色空间的光壁中。

  酷匠$,网D正$版首发t

  红色空间微微闪过一阵微红光芒,然后只见里面的红色线条无论是数量还是笼罩的范围,又或者是射出的速度,都直接增加了十数倍不止。

  尤其令人心惊的是,那红色光线不再是如之前那般射出后就很快消散,而是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从不同的方向朝着张狂切割过去。

  这个变化说来简单,但是给张狂增加的难度,直接就呈现数十倍上升。

  此时时间,已经过去大半刻钟,或者具体来说,是七百二十三数。

  微尘巅峰的阵法难度,对张狂来说可谓造不成丝毫负担。别说张狂的实力是在被压制的状态下,毕竟他本来就是一个远超同境界的强者,甚至是堪称前无古人的程度。

  此时试炼阵法的突兀变化,却是让张狂有些猝不及防。

  “难道试炼阵法还会这等变化不成?”张狂虽然见徐向南闯过试炼阵法,但毕竟没有亲身体验,对试炼阵法也了解不多,他心中难免起了些疑虑。

  他本来的打算,是准备在试炼阵法中好好表现一番,然后尽快得到靠山宗中上层的重用和信任,然后再寻找机会去魔渊狱。

  毕竟就算他在怎么惊艳,可终究也不过是微尘巅峰,基本没可能得到宗主之流的接见,也就不虞会被看破身份。

  可是现在的阵法强度,明显已经远远超越了微尘巅峰,甚至已经堪堪达到了金晶初期的程度。

  “难道已经特意增强了阵法不成?”张狂虽然心思聪敏,可毕竟不是全知全能,心中有些拿不定主意。

  时间渐渐流逝,看着阵法中张狂“履步维艰”的动作,演武场上的众人也跟着揪起了一把心,只觉得度秒如年。

  “方师姐,您怎么看……”钱东能目光一瞬不眨地紧紧盯着张狂身影,向方思怡问道。

  方思怡半晌方才回道:“可以看得出,张狂此时已经接近极限了。他现在还能够继续坚持下来,还是凭着心头的那口气没有泄掉。”

  “那方师姐能够觉得张狂能够继续完美通过第二关么?”钱东能又继续问道。

  此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八百多数,一个甲等评价是已经跑不了的了。

  “难说。”方思怡微皱了皱眉头,说道:“主要就看张狂能不能坚持住心头的那口气,坚持得住,自然就过得了,否则……”

  就算此刻试炼阵法中的张狂已经表现得步履维艰,但是演武场上的众人却丝毫说不出张狂的任何不是来。

  张狂不过是一个微尘巅峰的修炼者,却能够在对应金晶初期的阵法之力下做到如此地步,已经是大为超乎他们的想象了。

  他们之前还确信张狂不能完美通过第二关卡,但是到了现在,已经没有一个人还能有十足把握可以断定张狂的结果会如何。

  “这个程度,应该是可以了,到时候就算闯过第二关,也还能有个侥幸的由头。”张狂看似“步履维艰”,但心中却已经盘算得很是分明。他已经将自己的身法一再压制,这才堪堪达到“步履维艰”的程度。

  在演武场上众人的提心吊胆中,张狂可谓是“惊险十足”的撑过了最后的一百多数。

  “坚持一刻钟,评价甲等,外加完美通关评价。”刘执事语气平常,实则心底已经是惊涛万丈。

  广场上的众人望着张狂,静寂无声。他们自然知道,以张狂的这番表现,已经远远不是一个完美通关评价可以形容的了。或许更准确的说,应该是“越级完美通关评价”。

  通过第二关后,张狂已经是“气喘吁吁”,“额头浸满细汗”。

  刘执事也不催促,隐秘的与方思怡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只等张狂终于“缓过了气”,这才问道:“现在是否继续第三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