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吧,这没什么可犹豫的……”朱四方在一边忍不住替徐向南着急道。徐向南是他替宗门招募过来的强者,徐向南加入第一战队,朱四方也会感到与有荣焉。

  徐向南沉吟一阵,终于开口道:“好,我加入你们第一战队,但我保留随时退出你们战队的权力。”

  “你不会退出的。”方思怡很是自信道,丝毫没有介意徐向南的言语。

  这时突然有人醒悟道:“这徐向南取得了两甲一乙的评价,这下那张狂应该是没希望赢了吧?”

  “就是,看来这次我将赌注压在徐向南身上,倒是真没有错了。”

  “唉,可惜了,早知徐向南实力如此强,我就不压张狂了。可恨张狂当时还那般自信,真是误人啊……”

  ……

  听着周遭的议论喧嚣声,徐向南转头向朱四方疑惑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见徐向南表现得如此强力,朱四方此时也终于放下了心来,闻言得意回道:“这却是你有所不知了,张狂……就是魏迅那个家伙招揽过来的微尘强者,他不服气你……”

  在朱四方添油加醋的絮絮叨叨中,徐向南也总算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徐向南不是蠢人,哪里能不知道朱四方将事实有些夸大。但他向来就是心高气傲,这时也免不了起了一阵攀比之心。

  “你现在身上还有多少功勋值?”徐向南向朱四方问道。

  “还剩下不足一百,怎么了?”朱四方不明所以,心中隐隐有些不妙预感,但还是据实回答道。

  徐向南说道:“将你剩下的功勋都借给我,去替我压在我身上。”

  朱四方一愣,继而脸色有些苍白的说道:“我……我已经压了一百功勋在你身上了……”

  “我只问你,借是不借?”徐向南冷眼看着朱四方。

  朱四方心中叫苦不迭,可又舍不得拒绝徐向南。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么一个拒绝,很可能就让自己与未来的一个强者断了联系。

  “徐兄误会了,就凭你我两人之间的关系,功勋值又算得了什么。”朱四方笑道,暗地里却是心头滴血。

  在执事那里将身上所有的功勋值都交上,朱四方反倒是松了一口气。

  “反正以徐兄这般表现,那张狂除非能得到是十数年来的第一个三甲,不过这显然就是不可能……”朱四方越想心中便越有底气,越不觉得担心。

  看到另一边魏迅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心中已经觉得自己的那二百功勋已是没了半点指望。虽然之前张狂是跟他说借,可却也没说什么时候还,有时候每个期限,那就是等于遥遥无期了。

  “算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结识到张兄这等强者了……”魏迅在心中一遍一遍的自我安慰着,可还是忍不住心头一阵阵的抽搐般疼痛,就连张狂什么时候离开了他身边,都完全没有发觉。

  张狂将身份玉牌从储物戒中取出来,递给了执事后,便在周围嘈杂议论声中走进了试炼阵法。

  不多时,在执事的主持下,试炼阵法光芒再起。

  第一关,主要考验速度,兼具身法。

  只见一道道拳头大小的光球从泛着红芒的地面冒出,仅仅只是第一个照面,冒出的光球数量就不下五十之数。

  却见张狂开始在红色空间中游走,明明看似走得不快,可却迅捷至让人几乎看不清他的身形。

  但凡是他身形所路过之处,所有刚离地的光球都已经消散无形。

  }-酷D匠网永:久免Np费看¤小说h《

  张狂便如此在这两百来平米的红色空间中保持高速驰行,整个两百平米的地面,每时每刻冒出的光球数量都不下数十个,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冒出的光球数量也在增多。可是如此密集的光球数量,偏生就没有一个光球能够离开地面半米之高,每每在光球达到半米极限位置的时候,张狂的手指就会恰到时间的戳来。

  演武场上的五百多人,此刻已经寂静无声,就连主持阵法的执事,都已是震惊得半晌回不过神来。

  时间是治愈抚平一切的药剂,数十息后,众人才终于渐渐醒过神来。

  “这张狂……还是人么?简直太不可思议啦……”

  “何止是不可思议,简直就是前无来者啊……”

  “莫非……这第一关真要出现一个完美通关评价么……”

  ……

  众人都已经不知道去用什么话去赞叹张狂,甚至连那从无人达到过的“第一关完美通关评价”,都被人不自觉安在了张狂的身上。

  徐向南眼神复杂地看着张狂,却是说不出话来。

  “方师姐,您怎么看……”钱东能眼中的震惊久久不能消散。

  方思怡沉吟半晌,方才忽而道:“你们注意到了么?”

  “注意到什么?难道他有作弊?”钱东能诧异道,不过尽皆就觉得不可能。如果有什么作弊手段,相信方寸境界的执事不可能会看不出来。

  “是……他的路线么?”何启明皱着眉头,有些不确定道。

  “不错,真是他的行动路线。”方思怡点了点头,然后赞叹道:“如果你们仔细注意,就会发现,张狂行动的每一跳路线都和之前的九次没有重合,只有交叉。也就是说,每过十次,他就能将整个地面都扫荡一遍。而且他的每一条路线上,都是选择了光球数量最多的路线……”

  听着方思怡的解说,周遭人群都渐渐有些恍然过来,不过正是由此,他们反倒是更加觉得不可思议。

  每时每刻出现的光球数量绝不在少数,速度也是迅快绝伦,而且更重要的是,光球会从地面的什么地方冒出来,完全就是一件不可预知的事情。换而言之,每一次张狂选择的路线,都只能是临时做出决定,绝不可能是事先选择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