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应,还是不答应。这两个念头在魏迅心头天人交战,不过短短的一瞬,对魏迅来说简直就像受尽了千万年的痛苦折磨。

  “凭我和张兄的交情,这自然是没有二话了。”暗自咬了咬牙,魏迅终于还是笑着答应了下来。

  “张兄……”朱四方这一刻终于体会到了自己作死是个什么感觉,哭丧着脸看向张狂,不愿答应。

  “打赌?哈哈,正好也算我一个好了……”这时旁边一个方正脸的中年人也过来凑趣道。

  方才张狂说话的声音没有遮掩,周围不少人都听到了。

  那方正脸的中年人一过来,紧跟着周围其余人,也纷纷被激起了赌性,紧跟着围拢过来。

  “这位……”有人看向张狂,觉得面孔陌生,不知道怎么称呼。

  “俺叫张狂。”张狂大大咧咧回道,很是豪爽的样子。

  “看张兄很是陌生,应该等会儿也要进去试炼阵法测试实力吧?不过看张兄的样子,倒是很自信满满。”一个细眉长眼的中年说道。

  张狂扫了一眼正在试炼阵法中奋斗的徐向南,浑不在意道:“不就是触摸光球么?俺在接引楼的时候也试过,简直太简单了。”

  有人摇头道:“这可就是张兄大错特错了,接引楼那只是一个光球,自然是简单。但是接引楼光球的数量和速度,都远非是眼前这个试炼阵法可比的,我们在外面看着倒是简单,但若是进去了,才会知道其中的艰难。兄弟也不妨提醒张兄你一句,这个试炼阵法里面的光球,在阵法之力的作用下,可是会主动规避开试炼者的,这却不是接引楼那个简略试炼阵法具有的功能。”

  “是这样么?”张狂眯了眯眼睛,看起来倒有些没有底气的样子。

  “原来这个张狂也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看见张狂的样子,朱四方心中倒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又有人说道:“阵法里面的那个兄台,是叫做徐向南对吧?看他的表现,已经是近些年来少有的了,以我看来,他在第一关的表现,不敢说一定能得到一个甲,但至少一个乙是跑不了的了。”

  这试炼阵法一共有四个评价,从上到下分别为甲乙丙丁。通常而言,丙等评价是正常表现,丁等评价则是差的表现。乙就是优异表现了,再往上的甲等评价,往往都只有同境界之中的一些顶尖人物才有机会拿到。

  如此看来,这个徐向南表现当真已是不凡。

  人群激情群涌,很快就聚起了大批赌资,不过大都是偏向徐向南赢。毕竟徐向南的表现放在那里,而且张狂又表现出一副“没有底气”的样子。

  人群之中,最为忐忑的就要数魏迅了。倒是朱四方,看着绝大部分人都看好徐向南,心中也变得有底气起来。

  此时在演武场上的修炼者,基本上都加入到了这个赌局中。而且随着消息传扬开去,陆陆续续的又有很多好赌之人,又或者是喜欢凑热闹的修炼者来到了演武场上,各自出了不等的功勋值加入赌局。

  这功勋值,就好比是玄元宗的宗门贡献点。宗门成员想要在靠山宗兑换法器、材料、功法,又或者丹药等等之类的事物,就需要功勋值。

  由于赌资涉及到将近四百人,众人便找了主持试炼阵法的宗门执事来做中间人,这样大家也都信得过。

  “我……我赌二十功勋,压徐向南赢……”朱四方犹豫着像执事说道。

  “才二十功勋?俺这可都压了两百功勋了。莫非你就这么信不过徐兄么?况且这赌局还是你挑起来的,区区二十功勋,你也说得过去么?”张狂瞪着朱四方说道。

  其实二十功勋虽然不算多,但也说不上少,中规中矩,毕竟现场就连压几点功勋的修炼者都大有人在。

  可哪里都不乏挑事的人,顿时周边就有很多人唯恐天下不乱的开始起哄了。

  “区区二十功勋确实说不过去,作为赌局发起人,怎么也得来个上百功勋才是……”

  “上百功勋哪够?我看至少也得和张兄对等,也压上两百才算公平。”

  “什么两百?我看要四五百以上才够”

  功勋值反正不用这些人出,他们起哄也完全就不怕狮子大开口。

  朱四方在张狂的瞪视下,本来就已经是心头发颤,此时再被周围人一起哄,他心中顿时就没了主意。

  “那……我压四十功勋!”朱四方咬牙道。一下子就翻了一倍,他觉得自己简直太大方了,简直已经无可挑剔。

  “这怎么才四十?俺就算借都压了两百功勋,你莫非是对徐兄就这般没有信心不成?”张狂用浑圆的眼睛瞪着朱四方,越瞪越大,这对朱四方来说简直太有威慑力了,只觉得自己心头就像压上了一座大山。

  一旁的魏迅看着朱四方这副样子,心中顿时就痛快起来,跟着说道:“就是,才四十功勋值,都还不够兑换一件黄级中品法器的。老朱,你背地里富得流油,可现在也太抠门了。”

  周遭的修炼者自然也是跟着继续起哄,这个说朱四方抠门,那个说朱四方对自己招揽的强者都没有信心,这简直是太令人寒心了。

  f更}G新6最快z上\…酷X7匠Im网v

  朱四方被说得一个头两个大,脸上只觉火辣辣的刺痛。

  “五十功勋”

  “太少。”

  “六十功勋”

  “还是太少!”

  朱四方一路加价,最后加价到一百功勋值,然后任凭张狂再如何瞪他,魏迅再如何嘲讽,周遭人群再怎么起哄,他也死活不往上继续增加功勋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就算朱四方再怎么信任徐向南,可是一百功勋,也已经实在是达到了他可以承受的最大限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