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高瘦青年暴喝一声,手中掐诀之快,手指都已经化作了一团幻影。只见飞剑突然一阵青光爆闪,发出轻轻清颤剑鸣,更加疾厉地朝方子鹤刺去。

  那山藤似是有灵护主,还不待飞剑接近方子鹤三丈之内,就已经直直地朝飞剑拦截而去。

  飞剑和山藤触碰,去见飞剑竟是化作了两柄,分左右绕开山藤继续朝方子鹤刺去。

  山藤不止一根,一共八根山藤陆续挡向飞剑。但是每一次触碰,飞剑都是一化为二,等接近方子鹤一丈之内,飞剑已是化作了六十四柄,几乎笼罩了方子鹤身周的各个要害。

  “既然负隅顽抗,那也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高瘦青年脸色苍白,嘴角不觉间已是溢出一丝鲜血,显然用出这一招,对他而言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高瘦青年眼神尤为阴厉,便似黑暗中的毒蛇,待人而噬,令人心寒。

  飞剑离近方子鹤一米不到的距离,才终于那诡异力量耗尽,重新合为一柄飞剑,携着无坚不摧的气势直指方子鹤胸口要害一剑戳去。

  方子鹤大惊失色,危急间,只见他手中持着的山藤法器再一次生出第九根山藤,也来不及挡,只能是势大力沉的朝飞剑荡去。

  噗!飞剑依旧是插入了方子鹤的胸膛。

  不过幸亏被山藤给荡开了丝毫,没有击中致命要害。

  方子鹤嘴中止不住地涌出大口血水,双手死死地揪住飞剑,不让它在高瘦青年的心念操控下继续扩大伤势,然后将其从体内抽了出来。

  受到如此伤势,方子鹤一时间已经摇摇欲坠。在这种状态下,哪怕他手中持有山藤法器,但恐怕也已经很难在高瘦青年手下走出两招。

  “莫非还要死不知悔改么?交出东西来……”高瘦青年冷冷威胁道。

  在他心念操控下,飞剑悬停在离方子鹤五米处,剑尖遥指方子鹤眉心,剑气在剑尖上吞吐不定,杀意凛然。

  方子鹤却是阴冷一笑,仿佛丝毫没有将眼前的致命形势放在眼中。

  “不知死活……”高瘦青年眼神一厉,飞剑顿时便朝方子鹤疾刺而去。

  危急时刻,却见方子鹤身上突然出现一道璀璨血光,竟是就如此突兀消失不见。

  飞剑刺了一个空。

  方子鹤踪影全无,连气息也完全消失掉了,就好像这世间从来就不曾出现方子鹤这样一个人物。

  高瘦青年顿时惊疑不定,不知道眼前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快来助我……”还不待高瘦青年彻察一个明白,另一边的高胖青年一声求救声,便立即将他惊回了神来。

  高瘦青年转头望去,正好见到张狂一刀划去,防备不及间,竟是将高胖青年左手齐肩斩断。

  3U更L新#最'k快$U上酷-匠z网j

  在张狂的攻势下,高胖青年已经是岌岌可危,只有竭力抵抗的份,而无反攻之力。反观张狂,则是云淡风轻,显然还没有使出全力。

  如果说张狂的修为境界比高胖青年高也就罢了,至不济也应该是修为相当。可是张狂的修为境界,明显就比高胖青年低上了一个小层次。

  况且在金晶境界,哪怕是每一个小境界之间,差距也是犹如一道鸿沟。

  高瘦青年完全没有想到张狂竟是战力高到了如此程度,不免感到一阵心惊胆颤。不过他也根本来不及犹豫,连忙纵起飞剑便朝张狂攻去。

  以一对二,张狂依旧是占据绝对上风。

  轰……

  只见一道数十丈高峰突然从空中落了下来,如此凛冽之威,让两个白衣青年大惊失色,连忙使出种种手段朝上抵挡。

  但是在五指峰的势大力沉下,只见飞剑崩碎,法术也很难撼动分毫。

  危急时刻,高瘦青年一咬牙,掏出了一块金砖似的法器,朝上方轰砸下来的五指峰抛去。

  金砖离手迅速变大,不过升空四五米左右,就已是化作了五余丈长宽。

  嘭!五指峰撞上金砖,巨大的撞击声甚至爆开了一圈肉眼可见的声波。雨水,草木,泥石等等周遭一切,无不是在声波之下化为齑粉。

  金砖嘭然碎裂开来,高手青年如遭到莫大打击,胸骨凹陷,口中鲜血喷涌而出,竟是清晰可见的夹杂着内脏碎末。

  金砖虽然被五指峰一击撞碎,不过也不是徒劳无功,到底将五指峰的落势止了一止。

  高胖青年不敢怠慢,用仅余的哪只手臂一把揪住已是奄奄一息的同伴,电闪般从五指峰笼罩范围中窜了出来。

  刚刚脱离生天,高胖青年松开同伴,还不待喘一口气,自半空又是一道刀气劈落下来。

  刀气来势如此之快,高胖青年完全来不及犹豫,直接便向一旁躲了开去。

  唰!刀气落下,直接将高瘦青年从右肩头至左侧腰腹部,斜劈成为两半。

  不等刀势到老,又再次转向继续斩向高胖青年。

  “我是靠山宗弟子,刚才一切都是误会……”高胖青年惊惧之下急忙高声解释,语速快得几乎要听不清。

  张狂不见有丝毫迟疑,还不待高胖青年说上两句话,就已是一刀取了其项上人头。

  两句尸首躺在地上,任由着雨水的冲刷。还有一颗人头飞落七八丈开外的一棵古树下,神情依旧带着挥之不散的惊惧和怨毒。

  大雨倾盆而下,血腥味很快就淡至微不可闻。

  “出来吧!”张狂突然转身,朝着空无一人的三十米外半空淡淡说道。

  没有丝毫动静,更不见有什么东西听从了张狂的话出来。

  张狂冷哼一声,手中掐了几个古怪印诀,然后伸掌往前一推,顿时就见一道散着丝丝诡异气息的白色光球从张狂掌心喷吐了出来。

  八色光球晃晃悠悠地飘飞到张狂前方三十米,离地约莫四五米的半空,突然就像是撞上了一层无形屏障,嘭然四碎开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