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天意如此,还是灰袍中年人的目的本来就如此,他行进的方向,竟是没有丝毫差别的指向张狂所在位置。

  就在那灰袍中年人进入张狂探察范围后不到两息时间,紧随灰袍中年人身后,又是“嗖嗖”两道身影紧追而来。

  这两人相貌上尚算年轻,一人身材高胖,一人身材高瘦,皆是金晶中期,身着白衣,且从衣着款式看来,竟然也是靠山宗弟子。

  这两个白衣青年身前各自悬浮着一柄飞剑,高速移动中,他们不断驱使着飞剑朝前方三百米外的灰袍中年人刺去。

  两柄飞剑泛着一层蒙蒙青光,甚是凌厉,沿途不管是草木还是其它,无不是被飞剑一穿而过,但飞剑不见有丝毫颓势。

  灰袍中年人只能不断闪避,和身后两个追杀者的距离越渐缩近。

  “方子鹤,你莫非以为你还有机会逃走么?还不如束手就擒来得干脆,毕竟我们到底也是同门师兄弟,还算有着几分情谊在不是……”

  “方子鹤,只要你现在停下,交出那件东西,再如实回答我们一些话,我们未必不能放你一条生路……”

  一边追杀,那两个白衣青年一边用言语劝导着前方灰袍中年人,只是话中留情,可是两柄飞剑却不见有丝毫留情。

  叫方子鹤的灰袍中年人没有丝毫停顿的迹象,反倒更加迅速。

  “两位师兄,你们可真是误会了。你们所见的那件东西,只不过是一件普通的法器碎片,对两位师兄来说简直没有丝毫用途,何必要为了一件俗物,苦苦追杀师弟?”

  方子鹤称呼两个在面容上比他年轻许多的两个青年为师兄,如果这种事情放在凡俗间,或许看起来非常怪异。但放在修炼界,却很是寻常。

  所谓达者为先,修炼界向来便是以实力来论高低。

  “既然只是寻常的法器碎片,那你跑什么?”两个白衣青年又不是傻子,哪里肯信方子鹤。

  只听方子鹤苦笑道:“两位师兄要杀我,师弟只能是跑了,难不成还要引颈受戮不成……嗯哼……”

  说话间,方子鹤左臂又是多了一道伤口,不自禁闷哼一声。

  “你停住,乖乖让我们检查一下,自然就会放你一条生路。”高胖的白衣青年说道。

  方子鹤不肯道:“如果两位师兄能发下大誓,承诺放师弟一条生路,师弟自然就停下了。”

  沉默一阵,那个高瘦白衣青年冷厉喝道:“当真是不知好歹!死到临头,竟然还敢跟我们谈条件。”

  酷b.匠网唯●r一1正4版%,U其mb他N都nd是?盗`*版

  双方一阵追逃,金晶强者的速度又是何等迅速,尽管是在地面,但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前方方子鹤就已经离张狂不足三里。

  张狂虽然气息收敛,没发出丝毫动静,可是他站立的那块巨石上空,正好没有浓密枝叶的掩映。不甚明亮的天光照射下来,让张狂的身影在漆黑的密林中甚是显眼。

  方子鹤不是瞎子,自然一眼就看见了如雕塑一样站立在巨石上的张狂。

  在如此偏僻出突然碰到张狂这样一个人,换做平时,自然是尤为让人警惕。

  可此时方子鹤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见到张狂,顿时欣喜叫道:“吴洋,快来助我。”

  单看方子鹤神情上的欣喜,就好像张狂已经和他熟络多年,是生死至交一样。

  此时方子鹤身后的两个白衣青年,和他之间的距离已经只有约莫一百五十来米。

  猛然见到张狂,又听方子鹤和张狂熟识,两个白衣青年自然是免不了心下一惊。可等随即感应到张狂只不过金晶初期境界,两个白衣青年又是放下了心来。

  他们两人乃是金晶中期的存在,在他们认识中,就算张狂和方子鹤联手起来,也远不是他们的对手,更何况方子鹤此时还是受伤颇重。

  不过为了避免麻烦,那高胖青年朝张狂厉声警告道:“这位朋友,我奉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否则……”

  否则后面,是一阵不言自明的浓烈杀意。

  对于三人的到来,张狂恍若无觉,依旧是那般静静站立在巨石上。

  方子鹤一边叫嚷着让张狂来救他,一边急速朝张狂接近。

  数百米的距离,方子鹤甚至第三句话都还没有说完全,就已经距离张狂不到二十米。

  二十米距离,对于金晶强者来说已经很近了,几乎只要瞬息就能闪过。

  由极静到极动,根本是毫无任何预兆,张狂猛地就是一道三十余丈刀气朝方子鹤劈斩而去。

  不过方子鹤早就已经做好了随时避开张狂的准备,甚至刀气出现的前一刻,方子鹤脚下就已经开始往左错开。

  刀气几乎是擦着方子鹤的身子斩过,落在地上,直接斩出了一道两丈许深度的沟壑。

  两个白衣青年心中一惊,急骤停住步伐,这才避免进入刀气范围之内。

  不过这样一来,他们和方子鹤之间的距离又拉开了五十多米。

  凭生事故,两个白衣青年在心头已是对张狂杀意暴涨。

  “多谢吴兄弟相助!”方子鹤感激一声,便要错开张狂,继续往前逃窜。

  但随即却是一道刀气自天而降,如一条分界线一样,将方子鹤阻止在张狂身前。

  方子鹤堪堪停住脚步,这才避免被刀气劈中,口中不由恼怒道:“吴兄弟,你这是干什么?”

  那两个青年虽然不明就里,但是看见张狂将方子鹤阻了下来,也不由是神情欣喜。

  就在方子鹤停住步伐的一个瞬息时间,两个白衣青年就已是接近了方子鹤的百米范围之内。

  百米以内,正好可以让两个金晶中期的手段能达到最大化利用程度。

  “哈哈,方子鹤,你的末路到了……”高胖青年哈哈笑道,操纵着飞剑朝方子鹤刺去,同时手中掐诀,召出一层厚重石墙堵住方子鹤前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