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间魅惑妖姬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往往便是屠城毁寨,破门灭宗,对人族造下了种种血债。但是修炼界自然奋起反抗,但魅惑妖姬手下魅惑的绝世强者众多,而且魅惑妖姬的魅惑当时无人可挡,因此当时人族屡屡溃败,形势渐渐已经糜烂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幸在此时,修炼者在一太古遗迹中发现一门秘法,然后依据秘法,当时修炼界十五位有能力冲击圣道的绝世强者祭祀自己的修为和生命,召唤出了太古时代一位人族圣道强者的意志。

  圣者之下,皆为蝼蚁。这句话绝不是单纯说笑或者夸大,饶是残留的圣者意志,也远不是魅惑妖姬可以抵挡的。

  魅惑妖姬身死之后,她手下魅惑住的那些人族绝世强者也纷纷清醒过来。那些醒悟过来的人族绝世强者,悔恨于以前自身放下的罪过,和修炼者们一同清剿魅魔族的势力。

  自此之后,魅魔族势力一落千丈,甚至一度都到了灭族的边缘。直等到上古时代末期,魅魔族才渐渐恢复了一点元气,但也从此不敢再太过招摇,变得销声匿迹起来。

  经过此事,修炼界对魅魔族已是忌惮不已。虽然清剿魅魔族的那支修炼者大军早就不知道已经解散了多少时间,但是直到如今,修炼界中一旦出现魅魔族的踪迹,为了种种目的,依旧使得魅魔族成为修炼者手上炙手可热的那颗山芋。

  魅惑妖姬修为不入圣道,甚至单纯论修为,她也并非是当时修炼界的顶尖之辈,但饶是如此,依旧在修炼界掀起了一场大灾难。

  若是魅惑妖姬已经成就圣道,当时的情况简直就已是不敢想象,说不定修炼界就真如此处在了魅魔族的统治之下。

  于是便有人感慨:“魅尽天下笑苍生,不入圣道终成空……”

  云罗若是单纯的魅魔族血脉也罢,又或者是单纯的人族血脉也好。可是她现在兼具魅魔族和人族的双重血脉,看起来让她自身更加具有优势,但却也让她有些处于里外不是人的境地。

  魅魔族不信任云罗,而云罗自己也不敢深入人族接触。

  她外表看似光鲜亮丽,过得很是闲适,但她内心的苦闷和孤寂,除了张狂之外,恐怕也就风老能够了解到一点了。

  这次胡步云来迎娶云罗,且先不论云罗是否愿意,只要云罗魅魔族的身份一旦被发现,必然会落一个凄惨下场。

  “那你现在心中,对以后的道路如何走有什么想法么?”张狂眼神迷离,似已是有了几分醉意。

  云罗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才有些苦涩道:“云罗现在也没什么想法,觉得最好的情况,也不过是和以前一样,能过一天就庆幸一天……”

  酷:i匠网正w版L首…发^

  “人活着,怎么能有些目的?”张狂摇头,轻笑一声道:“以后你便跟在我的身边,等以后的处境好了些,想必你心中就会萌生出目标来。到了那时候,你再告诉我。”

  云罗盈盈屈身一礼,轻声道:“云罗多谢少爷收留。”

  又是一杯清酒下肚,张狂顿住酒杯起身:“时候也不早了,该去歇息了……”

  张狂转身朝自己房间走去,云罗低着头,脸颊绯红的跟在张狂身后。

  张狂有些醉态惺忪,一直到房门口,才似乎发现跟在后面的云罗。

  “也用不着你伺候了,时间不早了,你也早去歇息吧……”

  云罗一愣,下意识地道:“不是让我今晚留在这里……”

  她话还没说完,张狂却已是进入房间,并随手关上了门。

  云罗在门外,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脸顿时红得有些不像话,有些心神恍惚的走去了偏房。

  张狂又如何不知道云罗的意思,他也并非不近女色,前世他拥有过的女人,可说绝不在少数。他也并非是担心自己会沉迷于女色的清修士,他之所以如此做,只是单纯的现在没有这个心思。

  同时云罗或许连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她此时更多的心理,却是寻找一个靠山,外加或许对张狂有些敬畏之类的情绪。

  云罗的心思张狂看到了,却也不想如此对云罗造成什么遗憾,让自己以后少上一个死心塌地的得力助手。

  第二日,张狂在晨曦展露不久后,便已是起床。

  先是在院子中打了一套破山拳,然后又吃了一些早食,便摆了一把躺椅放在院子中的树荫底下,静静闭目眼神起来。

  云罗依旧是伺候在旁,但却神情恍惚,明显有些心思不定。

  如此时间渐渐失去,还不到午时,张狂和云罗就已是远远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喧哗。

  喧哗声越来越大,渐渐已经可以清晰听到人生。

  “……云罗可是就在那个院子,你他妈的少阻拦我……”

  “那是我们少宗主的住所……”

  “老子管他张狂是什么少宗主不少宗主的,既然敢抢我胡步云的女人,今日少说不得也要他付出代价来,让他知道我一气宗胡家,绝对不是他区区一个少宗主能够得罪得起的……”

  ……

  外面的喧哗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近,但很快就被人在院外不远处阻拦住。

  云罗低垂着头,脸色有些苍白。

  张狂不知何时已经从躺椅上起身,拍了拍云罗的肩膀,起步朝外走去。

  “走吧,我们去见识一下,那胡步云到底又何等的了不起。”

  被张狂突兀拍上肩头,云罗下意识便浑身一颤,但心中突然间却是安定了下来,亦步亦趋地跟在张狂身后。

  推开院门一看,只见连伙人正在离院门还不到百米处相互对峙着。

  对方的为首一人,是一个衣着华丽,面容俊朗却眼神有些阴郁的中年人,尤为让人深刻的是他两边眉毛上扬,给人一种意气风发的感觉。

  这个青年想来,应该就是这次来迎娶云罗为妾的胡步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