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二十九章 交待

  “对于徐博煜拥有‘转死丸’之事,一气宗并不知情,想必他应该是从不知何处得来。”胡天来脸色极为难看地周围解释道。

  张守静却是并没有轻易放过,继续冷道:“单单一句不知情,也能算得解释不成?千年前,死魔族的那场浩劫至今犹存,须知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禁忌的口子一旦打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胡天来冷厉眼神的看向张守静,但万众瞩目之下,一气宗终究是不敢做出什么过分举动,否则到时候反倒还会有理解释不清。

  “徐博煜私藏禁药,罪无可赦,从此刻起,将徐博煜驱逐出一气宗。”随即,胡天来又转向徐家的那位白须老者,阴着脸色道:“徐博煜是你徐家人,此事不管你徐家知不知情,都须是责无旁贷。回宗门之后,当召开宗门大会,你徐家之人,不管之前有何功绩,但凡是修为在滴水修为以上的人员,统统须得去镇魔域驻守百年时间。”

  闻言,白须老者已是面如死灰。

  镇魔域的凶险在红枫大陆上无出其右,红枫大陆上但凡是罪无可恕之人,皆是会被派去镇魔域镇压那时不时就会爆发的魔潮。

  若是徐家被派去镇守镇魔域,也不知道会死上多少人,甚至是全军覆没都并非是没有可能。

  但此时在胡天来的严厉目光,以及周围十数万道目光的气势压迫下,白须老者竟是张口说不出话来。

  “如此,各位可是满意了?”胡天来的脸色此刻阴沉得几乎要凝出水来,虽是问向周围所有人,但是他的目光,却是死死盯住张守静。

  徐家虽然在一气宗算不得什么大家族,但到底也是不可忽视的一股势力。去除徐家,一气宗也算是自损了一部分实力,这当然对于一气宗来说,算不得什么好消息。

  可是在舍弃徐家和成为修炼界公敌的两条选择中相比,答案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在心理上,恐怕是一气宗将玄元宗已经恨上了。

  张守静也并非是不知道这点,但修炼界的势力之间,向来便是尔虞我诈。纵是玄元宗与一气宗关系交差,可玄元宗作为南域地界的一份子,却也不是可以任由人来拿捏的软柿子。

  张狂隐隐约约地从场外听到“转死丸”的名字,虽然他不知道转死丸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是从百十米外徐博煜身上传来的气息,也大概明白了几分其中远离。

  在黑气缠绕下,徐博煜胸口那道深可及骨的伤口瞬间止住血液。

  张狂刚才那一刀力道巧妙,使得徐博煜胸口伤势皮肉外翻,看起来甚为可怖。可看徐博煜的狰狞表情,竟似是完全感受不到丝毫疼痛一般。

  “死来吧……”徐博煜嘿嘿狞笑着向张狂冲来,对于肆虐而来的刀气,仅仅只是在身前凝出明显不可能抵挡得住刀气的层层冰甲。

  血魄刀是何等之锐利,挥斩出来的刀气也不差凌厉。

  砰砰砰……

  冰甲轻易便破碎开来,不过到底却也抵消了一部分刀气威力。

  刀气在徐博煜身上切割出一道道深可及骨的伤痕,却是见不到有丝毫鲜血溅射出来,而且徐博煜神情中也见不到有丝毫痛苦,甚至连眉头都不见皱上一下。

  徐博煜嘿嘿的狰狞笑着,一路冲来,各种法术便似不耗费元气一般朝张狂疯狂砸去。

  与之前不一样的是,此时在徐博煜的法术中,夹杂着一种极为诡异地阴寒之气,使得不管什么法术,冰锥也好,火球也罢,等等之类的法术上都笼罩着一层黑色雾气。

  #酷+n匠*`网w唯M一正版,其,2他`都d◇是盗版

  那黑色雾气不但极为阴寒,而且还十分具有腐蚀性。

  张狂的法术和刀气在黑雾侵蚀下,“滋滋滋”地被腐蚀出阵阵烟雾,竟是重新又化作了本源天地元气。甚至透过法术,张狂体内也莫名地感受到一丝丝阴寒之力侵袭进来,使得元气运转变得有些滞涩起来,而且身体也似乎有了逐渐迟滞的迹象。

  但只不过瞬即,张狂便感到第二世界的那点火焰法则散发出一种玄奥波动,涤荡着身体,波动所到之处,所有的阴寒之力尽数退却,身体又重新变得暖洋洋的似乎充满了力量。

  徐博煜来势汹汹,转眼间就已经离张狂不足十数米,不过他身上也已经多出了很多伤痕。

  衣衫褴褛间,胸口、大腿、腰腹间等地方,都尽是刀伤,隐隐间甚至还能看到森森白骨。只有头部,始终被徐博煜保护得死死的,丝毫不留创伤。

  可是这一切,便好似对徐博煜完全已经没有了影响。

  张狂神情丝毫不见慌乱,心念一动,藏匿于发间的五指峰突兀而出,化作三十余丈高峰朝徐博煜就轰砸过去。

  十数米的距离,徐博煜根本就避无可避。

  “哈……”徐博煜鼓起浑身气力,双手往前托举而去,用力之猛,甚至就连肌肉筋骨也从皮肤中爆裂了出来,极其骇人。

  三十余丈的五指峰砸落过去,力道只怕不会下于二十万斤。

  徐博煜也并非是炼体修炼者,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巨力,竟是双手接住五指峰,然后便如此托举着五指峰,继续朝着张狂冲来。

  期间徐博煜口中絮絮叨叨地念出法诀,各种法术的施展丝毫没有停顿趋势。

  如此气势,简直已经非人类一般。

  随着于张狂的距离越近,徐博煜脸上的神情也更加狰狞,眼中更见暴虐、残忍,似乎恨不得要将张狂生啖。

  张狂神情依旧平静,心中默念一声“长!”

  随着张狂的心意变动,只见五指峰竟是凭空长大起来。

  三十丈、四十丈、五十丈……

  五指峰如此一直长大,到了七十丈之高后,五指峰之下的徐博煜终于不能承受住力道,双腿“嘭嘭”两声竟是挤压出森白骨节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5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