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狂修为的提升,便好似没有了底限一般。

  寸木巅峰并不是什么不可跨越的门槛,几乎就停留在寸木巅峰还才三息时间不到,张狂修为再度飙升,竟是突破了明火初期境界。

  徐博煜瞪大眼睛,满是不可思议。

  周遭看台上的众人,更加是不可置信。

  “不是说张狂的修为,只有寸木初期的么?可是现在怎么……已经明火了?!”人群中,很多人都不由得看向那些之前肯定张狂修为在寸木初期的消息灵通人士,满目不可置信地质问起来。

  那些消息灵通人士也很是迷茫,支支吾吾地就是给不出一个解释。

  此时在张狂的第二世界,已经开始了一番天翻地覆的变化。

  九十九颗元木,明绿至璀璨,已经凝结到了近乎实质。

  一股玄奥莫名的波动开始从元木中孕育,初时微不可察,但是迅速的,一股温润的气息开始在第二世界中清晰命来起来。

  只见从元木开始各自迅速分裂成圆球,其一依旧是散发着浓郁的生命气息,而另一种呈现明艳的火红色,散发着炙热的火之气息。

  原本冷冰冰的第二世界,自从九十九颗元火珠出现后,逐渐多了一丝温热气息。

  温温热热的,好像也驱散了许多冷清。

  近似无穷无尽的天地元气,源源不断绝地从眉心通道涌入。得到充足养料,元火珠开始了迅速发展壮大,从微弱波动到浩然璀璨,以明显可以感知到的速度迅速变化着。

  而在外界,张狂的修为波动,从头至尾依旧没有丝毫停歇过。

  元气波动旋绕在张狂身周,甚至掀起了狂风,卷动着张狂衣袍猎猎作响。

  地面灰尘漫延,将张狂身影裹在其中,只能隐约看见一个模糊人形,更增添许多神秘感。

  明火初期停留不过两息,转眼间又直奔明火中期。

  然而,明火中期也不过两息时间,再次突破明火后期。

  张狂的修为突破,简直就像是没了止境。

  周遭众人,简直连惊讶都已是来不及,便好似一个个石化了一般。

  之前还有人在议论着,或许断定张狂突破不了明火,又或者顶多只有明火初期。

  可是张狂用逆天般的事实,将那些敢于议论的人脸打得通红透亮。

  此时再议论张狂,已然是没了意义。

  哪怕再是自信的人,在此种情况下也不敢在擅自妄言张狂到底最终抵达那个情况。

  明火后期显然不是止境,明火巅峰紧接着再次被突破。

  徐博煜已经停止了恶毒的话语,瞪视着张狂,眼中满是不可抑制的杀意。好几次都忍不住要出手,但徐博煜看着还没有完全闭合的阵法光幕,终究还是强自忍耐了下来。

  阵法光幕还没有完全闭合,就不代表决斗的开始。而且阵法光幕没有闭合,他出杀手的话,决斗场外的强者完全可以出手制止。

  要知道张守静就正在虎视眈眈地盯着徐博煜,这更加使得徐博煜此时完全不敢有丝毫异动。

  前后才不过十息还不到,张狂第二世界中的元火珠已然是提升到了极致,便似是九十九颗小型太阳,使得以前冰冷黑暗的第二世界,多出了光明和温度。

  水的泽润,生命气息,光明和温热,聚齐了这第三个因素后,第二世界已是渐渐有了些真实世界的样子。

  但此时第二世界依旧还是一片虚空,若真要凝出真实性,那自然还得在大五行之后的境界。

  (酷匠网首Q发

  水生木,木生火,火则生土。

  九十九颗元土珠达到极致,又开始了再次分化。

  一丝凝重厚实的气息开始蔓延在第二世界,第二世界突然间便好像不再那么虚无缥缈,渐渐有了凝实的迹象。

  微尘初期,卡在明火巅峰十数息后,终于得到再次突破。

  周遭人群悄无声息,尽管是十数万人,却寂静得简直有些可怕。

  并不是他们不知道惊讶,而是意外到了极致,已经渐渐转化成了麻木。

  此时的张狂早就已经不能用常理来估量,哪怕是现在张狂一路突破到圣者境界,他们顶多也就是麻木地说一声:“哦,圣者了啊。”

  徐博煜不知何时已经将飞剑召唤了出来。

  飞剑在徐博煜身周旋绕着,不断吞吐着凛冽剑气,令人心惊。徐博煜望向张狂的目光,极尽暴虐和杀意。

  杀,还是不杀!两个截然相反的念头挣扎在徐博煜的脑海中,让他眼神闪烁不定,简直如同嗜杀的妖兽。

  若是按照徐博煜自己的想法,为了以绝后患,自然是早点斩杀张狂为妙。他实在是不知道张狂到底要突破到什么时候才会算个尽头,若是一路突破下去,他甚至都不敢确定张狂到底会不会突破金晶修为,乃至是彻底突破大五行境界。

  这虽然听起来很是荒谬,但放在此时的张狂身上,却全然没了荒谬感。

  徐博煜已是抑制不住心中的恐慌和杀意,但是场外张守静等玄元宗几个高层的虎视眈眈,却是生生将徐博煜的冲动逼迫住。

  张狂修为继续暴涨,微尘初期远不是终点,三息过后,再次突破至微尘中期。

  从微尘中期又继续滚滚而上,陆续突破微尘后期,及至达到了微尘巅峰境界,环绕在张狂身周的那股元气波动,这才渐渐平息下来。

  笼罩住张狂的尘埃尽数落下,张狂身影复又清晰出现在众人眼前。

  张狂还是那个张狂,但是身周气势却更加凌厉霸道,与之截然相反的是,还有一种平静深邃的气息同样也从张狂身周散发出来。

  两种截然相反的气势,并存在张狂身上却是如此和谐,便好似本来就该当如此一样。

  周遭众人的心情这才总算复苏起来,但依旧还是觉得眼前这一幕太过不真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