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你次次都不相信我,可是我次次都能做到……”张狂神情依旧平静。

  “这次不一样,三个大境界差距啊……”张守静恼怒打断张狂的话。

  张狂心下颇有些无奈,若是别人,他自然可以不用费心解释。

  张狂知道自己若是不给张守静一个解释,张守静必然是百般阻挠。为免生出什么不必要的事端,张狂只得不动神色的用神识传音将一些信息透露给张守静。

  张守静有些半信半疑,但看着张狂毫不退让的眼神,只得勉强答应下来。

  张狂心下叹息,有一个父亲虽然让他尝到了亲情的滋味,但到底也是束缚了他,让他很多事情都不得不束手束脚。

  看来将乘风门在南域地界安定下来以后,还是尽快提升修为,早日去明宇世界闯荡一番才叫舒心。

  便在张守静丝毫无觉的情况下,张狂已是暗暗下定了决心。

  黄石城的决斗场,张狂已经是第二次来了。

  上一次是一月之前和徐子玉,这一次却是与徐子玉他老子。

  如此安排,不得不让人感叹天意巧妙。

  这一次决斗场外的人,比上次多出了不知几倍,决斗场周围的圆形看台上,早已经被近十万人给挤得满满当当。更多的人为此不得不驾着云头,有或者持着法器在半空中观看。

  早在张狂入场之前,徐博煜就已经在决斗场中等了许久,此时见到张狂进入场中,周围的阵法光幕也渐渐升了起来,徐博煜这才终于定下心来。

  徐博煜眼中尽是快意和暴虐,冷笑道:“张狂你当真是愚不可及,若是你呆在玄元宗,我还当真要大费一番手脚,可是你现在偏偏要和我单打独斗,却不是送死之举是什么?”

  还不等张狂说什么,徐博煜又紧接着神情狰狞道:“不过你也放心,你死得绝对不会太快。我要将你打断手脚,挑断全身经脉,再将你一条肉一条肉的撕成碎片,甚至就连你的神魂,也要被我拘禁起来,万万年都受尽地火炙烤之苦。而且你也不用担心寂寞,到时候你的亲人、情人、手下都会一个个下来给你做伴,哈哈,我这样岂不是太仁心……”

  徐博煜这番话当真已是狠毒至极,不过由此,也可见到他对张狂的恨意之深。

  此时决斗场边的阵法光幕还没有完全闭合起来,饶是徐博煜早已经是急不可耐,也只得强自按捺着心情没有动手。

  张狂的沉默不语,在徐博煜眼中变成了害怕,不自信的表现。

  “以一个区区寸木初期的修为,就想要挑战我这个堂堂金晶后期,你张狂当真是天下最最愚蠢之人……”虽然不能动手,但是徐博煜自然能够动口。

  而且从他口中蹦出来的话,无一不是的极尽嘲讽,极尽恶毒,极尽嚣张。

  张狂并没有将徐博煜的话给放在心上,在他看来,自己完全用不着去在意一个将死之人的胡话。

  此时在他体内压制着修为的药力渐渐散去,被滞涩在丹田内的元气,如同春雪融化一般,逐渐活跃起来。

  顿时只见从张狂周围散发出来的气势,开始了逐渐攀升。

  不过三息时间,便已是突破滴水初期,重新进入大五行境界。第二世界的九十九颗元水,散发着一丝丝玄奥莫名的力量,开始滋润着张狂的躯体。

  徐博煜口中的恶毒话,依旧是涛涛不绝,也许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时刻都被仇恨火焰灼烧着的内心,好受一些。

  他早就已经从他人口中得之,张狂的修为是寸木初期,此时看到张狂虽然在不断提升修为,也不觉有丝毫忧心。

  随着药力的越发流逝,张狂体内修为也开始迅速恢复。

  滴水中期、滴水后期、滴水巅峰……

  场外有很多人却不知道张狂原本修为,此时见到张狂突然修为急速提升,自是不免起了一阵惊呼。

  “这是怎么回事?莫非张狂服食了什么天材地宝,能够暴涨修为,可这……也不太可能啊……”场外一个年岁这张狂相仿的青年惊异道。

  世上的天材地宝多不胜数,其中也不乏能够提升一个大境界的顶级珍宝。

  周围很多人都是怀着青年相同的心理,望向张狂的目光,顿时就不由得充满了羡慕嫉妒。

  “张狂的修为,其实早就已经达到了寸木初期,此时不过是恢复修为罢了……”不过也不乏有消息灵通的人士,在人群中为其他人解释道。

  众人这才安下心了,心中对张狂免不了高看了一眼,只是依旧没有对张狂抱有希望。

  人群中一个酒槽鼻老者不由惋惜道:“就算是寸木初期,那也是徐博煜相差了三个大境界不止。可惜了,我们南域地界只怕今天就要少去一个逆天之才……”

  周围众人闻言皆是一阵默然。

  亲眼见到一个天才如彗星般崛起,但不过转眼间,犹如昙花一现般逝去。这种场景,让人由不得不心生感慨。

  不过三息时间,张狂体内的修为就已经重新尽复。

  “解印!”张狂默运秘法,丹田内那颗封印着庞大能量的元气团在张狂心念操控下,开始迅速泻出其中蕴藏着的元气。

  这些元气已经被张狂封印在体内保持了多久,此时随着封印的逐渐解除,顿时便如同脱笼的猛虎,气势汹汹地往四处狂涌而去,势无可挡。

  酷《q匠b{网/B正'版e首发

  寸木初期之后,不过两息时间,修为再次突破成寸木中期。

  “寸木中期?”徐博煜一阵诧异,不过转而却是冷笑道:“寸木中期又如何?还不是任由我随手就能捏死的小虫子……”

  但他话还没有说完,张狂的修为继续提升,竟是达到了寸木后期修为。

  张狂的修为提升简直是如同开了闸的洪水,以至于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境地。

  寸木后期还没有保持三息时间,修为一跃,又成了寸木巅峰。

  徐博煜眼中寒芒大盛,但此时决斗场的阵法光幕,恐怕还有百息左右,才能完全开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