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二十三章 契约方碑

  唯有如此,方能泄去他心中恨意。

  要知道徐子玉非但是他的儿子,更是徐家的千里驹,他徐博煜的希望。张狂不但是他的杀子仇人,更是断去他希望的不共戴天之仇敌。

  “张狂,赶紧给我滚回来,什么时候轮到你自作主张了……”张守静恼怒喝道。

  他一再提防着一气宗会对张狂突然发难,哪知道张狂倒好,偏偏主动把头伸过去,让别人在脖子上砍上那么一刀。

  这叫张守静如何能不气?

  张狂自然是不是沉不住心气的人,但是徐博煜扬言要报复他身边的亲近人。不管事情是否属实,张狂也不可能任由徐博煜如此肆意下去。

  张狂根本没有理会张守静那岔,望着徐博煜干脆利落道:“那好,宜早不宜迟,我们这便去黄石城决斗场。你叫什么?”

  虽然不知道张狂问这话什么意思,但徐博煜也不担心,答道:“徐博煜。”

  他决定在进入决斗场之前,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要求,便顺着张狂去。但一旦等进入决斗场后,却也就由不得张狂了。

  说着,张狂已经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块巴掌大小的方形白玉碑。

  “我张狂今日与徐博煜立生死契约,他生,我死,我生,他死。请天地四灵为此言见证!”

  言毕,张狂咬破中指,滴了一滴心头血在白玉碑上。顿时就将鲜血迅速隐没如白玉碑中,白玉碑隐隐竟是泛起了一层红芒,让人望之便有些心惊胆跳。

  张守静一见张狂的举动,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后,当即惊道:“不要……”

  同时张守静已经身化疾电,几乎是瞬息就抵达张狂身侧,但却依旧是晚了半步。

  “你……”看着张狂那块隐隐泛着红芒的白玉碑,张守静怒目圆瞪,一时气得不知说什么为好。

  张狂手中的白玉碑,名字唤作契约方碑,也算得是一件法器。虽然法器的材质很是普通,但其中却有一种特殊物质,经过一定的手法炼制后,能够牵引一丝天地伟力约束契约。

  天地伟力乃是何等浩大,就算以张守静的强横修为,也只有干瞪眼的份。哪怕毁去契约方碑,也只能是等于张狂违约,将要接受天地伟力的惩罚。

  那边的徐博煜见状,已是喜不自禁,当下也咬破中指,往前走出一些距离,隔着三百米来远将鲜血向张狂这边弹射过来。

  胡天来等一气宗高层犹豫了一番,或许出于某种心理,却终究是没有阻拦徐博煜的举动。

  张狂扬手用契约方碑接住徐博煜弹射过来的心血。

  只见契约方碑闪烁着一阵璀璨红芒,直到十息后,方才渐渐隐没下去。

  至此,契约成立。

  “哈哈,张狂你便等着受死吧……”徐博煜猖狂大笑。

  -/酷m匠网正版首N发

  他也没想到张狂竟然会拿出契约方碑,不过如此也好,他也不用继续憋着那口心头闷气,等到决斗场再发泄。

  相对于徐博煜的狰狞得意,张狂神情始终都很平静,就好像接下来和徐博煜的生死决斗,与喝茶吃饭没有什么两样,丝毫不值得他放在心上。

  周围哗然四起,在众人眼中,哪怕张狂再是天才,也断然不可能是徐博煜的对手。

  难道一个天才刚在世上展露出锋芒,就要重新寂灭下去么?怀着此钟心理,众人莫不是为张狂感到惋惜。

  其余几大势力虽然没说什么,但脸上的神情却也是各有变化。

  “哼,空有资质,却不懂得韬光隐晦、明哲保身。看来百十年后,还当是任师兄来执修炼界牛耳。”任东流身后一弟子冷哼道,隐隐有些恭维任东流的意思。

  任东流沉默不语,望着张狂的眼神,若有所思。

  虽然对张狂了解不深,但他去不信张狂会是如此不明智之人。

  唯有阴煞门的几人,心中却甚是兴奋,在他们眼中此时的张狂已经和一个死人无异。便是神情上,他们却也没有过于掩饰,丝毫没有顾忌乘风门几人投过来杀人般的刀锋目光。

  反正阴煞门的那几人认为自己没有做什么过分举动,说什么过分言语,玄元宗再是气愤,也不能真的拿他们如何。

  千代舞月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身着淡绿色罗裙的侍女,头上挽着一对双鬓髻,长相很是可爱。

  “小姐,那张少宗主此次想必是没有什么活路了,您这也不用挂心。反正从一开始,您就是反对这门亲事的不是么?”侍女看着千代舞月目光一瞬不眨地盯着张狂,担心自家小姐会有什么想不开,皱了皱眉,于是轻声出言劝解道。

  千代舞月却是摇了摇头,轻声道:“小翠你倒是想得简单。我虽然没有挂心,可也相信张狂不会做没有把握之事,此举定然是有着你我所不知道的深意。”

  千代舞月在言语间,却是对张狂极为信任,近乎有些盲目的味道。

  小翠望着千代舞月的绝美侧脸,心中暗暗叹了几口气,却是不无担忧。

  契约方碑虽然材料容易,但是炼制手法却不简单,修炼界甚少有契约方碑流传下来,张狂也是在花界的时候,从女神教中取走了三块。

  既然张狂将契约方碑拿了出来,有着天地伟力作证,饶是谁也反抗不得了。

  张守静狠狠地瞪了张狂一眼,目中杀意毫不加掩饰地看向徐博煜。

  以为今之计,方有提前杀了徐博煜,才能让张狂避免接下来的生死之战。只是有着胡天来等一气宗高层在此,张守静自忖也不是对手。

  张守静正在急思苦想着对策,张狂却已是在旁边开口了:“爹不必担心,世上虽然能取我命的人多不胜数,可其中也绝无徐博煜。”

  闻言,张守静更是气不打一出来:“简直不知死活,你现在才什么修为,人家又是什么修为?三个大境界的差距,就算是神魔之流,也绝不可能跨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6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