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张狂,人群先是寂静一片,但渐渐就开始了嘈杂议论,声潮越来越大。

  “这就张狂,见到本人,果然更是有些不同风采……”

  “天才之中的天才,以后我们红枫大陆的年轻一辈,恐怕便是这张狂独领风骚了……”

  “听说张狂手下还有一个什么乘风门,不知道到底有着什么条件,如果能让自家晚辈加入乘风门,想必以后就会有一颗乘凉大树……”

  “此话却也不妥,张狂得罪了一气宗,就算再是天才之辈,但若是没有成长起来,却也终究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罢了……”

  ……

  张狂听见人群中的议论,无论是褒贬都没什么神情变化。看见张守静等人,他正要往那边走过去,却突然感到几道凛冽杀机正笼罩向自己。

  张狂转头望去,却见对自己发出杀意的原来是一气宗的人。

  其中杀机尤其浓烈的是一个白须老者,以及一个白面黑须的中年人。

  这两人真是跟徐子玉关系匪浅的一气宗的那位徐长老,以及徐子玉的父亲徐博煜。

  见到张狂转头望来,徐长老和徐博煜眼中的杀机更加浓郁不加掩饰。

  徐博煜双眼隐隐泛着几条血丝,如同受伤暴怒的妖兽,瞪着张狂猛然暴喝道:“你就是张狂?杀了我儿的那个张狂?”

  张狂有些莫名,不过随即瞥了一眼正被几个一气宗弟子用担架抬着的徐子玉尸体,隐隐有了些明白。

  虽然张狂并没有动手杀徐子玉,但是徐子玉死在他手中,这终究不容争辩的事实。

  张狂懒得解释,也不屑于解释,看着徐博煜平静问道:“你是徐子玉的父亲?”

  张狂的不解释,便已然是等于默认。

  徐博煜眼中的杀意顿时近乎凝成了实质,咬牙切齿道:“你果然便是那张狂,杀我儿徐子玉,今日定要从你身上拿到一个满意的交代……”

  他的杀意不加掩饰,若不是有胡天来等一气宗的高层暂时约束着,恐怕当即就要杀来。而且现在就算如此,恐怕只要胡天来等人一个稍微的疏忽,徐博煜也极有可能会冲过来斩杀张狂。

  Co酷。#匠C网。y唯Y一…正“w版,其“他l0都(是5S盗版

  “张狂,过来再说,不要理会他……”张守静皱着眉头,朝张狂唤道。

  徐博煜冷笑不已,看着张狂转身朝玄元宗走去,忽而恨声道:“张狂,你也莫要以为你是玄元宗少宗主,玄元宗就能够护得你一世安全。区区一个玄级三等实力,我徐家又岂会放在眼里,哼,非但是你,便是你手下的乘风门,以后我也要见一个杀一个,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嘿嘿……我要让你寝不觉安,食不觉味……”

  徐博煜纵然此时杀不得张狂,但他心思歹毒,偏要放话让张狂从今后日日夜夜提心吊胆。

  若是换了个人听到徐博煜这话,说不定还真能让他得逞。就算不论他一气宗和徐家的身份,单单便凭着他金晶后期的强大修为,就已经容不得人小觑。

  张狂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冷冷地看着徐博煜。

  徐博煜还当是张狂怕了,嘴角扯起一丝狞笑道:“怕了?哈哈……你现在上我儿徐子玉跟前,磕上十个响头。或许我还能考虑一下,能不能对你的惩罚放轻一点。”

  周遭嘈杂议论顿时小了一些,果然不出众人所料,徐博煜当真是找上了张狂的麻烦。

  不过有着众多势力高层的约束,恐怕当场打起来的可能性是不大,众人对此倒是不免有些失望的意思。

  “张狂,回来……”张守静眉头皱得更紧,又再次唤道。

  “宗主不用为我操心,我自有分寸。”张狂却是抬手打断了张守静的话。

  公众场合,自是宗门规矩大过父子规矩,张狂这一声宗主,倒是中规中矩。但不知为何,却是让张守静心头隐隐起了几分不妙的感觉。

  张狂目光平静地对视着徐博煜,不见喜怒,但却深邃得令人有些可怕。

  “老匹夫,我给你一个为徐子玉报仇的机会,可敢与我一战?”

  四下众人闻言皆惊,数十万人的场合,竟是一时静得落针可闻,便是连稍微大些的呼吸声都听不到。

  众人一度怀疑究竟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听,甚至就连徐博煜也有些不敢置信自己的耳朵。

  且不论以此时的场合,张狂说这么一句话合不合适。便单论此时双发的修为差距,徐博煜是金晶后期,张狂此时体内修为还暂且被药力所压制着,看不出来具体修为如何,但想来比徐博煜至少要差距了几个大境界。

  张狂说出这话,简直就是太过狂妄得没了边际。

  张狂又再次喝问道:“徐博煜老匹夫,可敢来与我一战,一了生死仇怨。”

  众人再是一惊。

  “张狂疯了不成……”

  “或许是张狂以为自己玄元宗少宗主身份,断定徐博煜不敢杀他。不过杀子之仇,张狂却是太过幼稚天真的……”

  “唉,纵是天才,可终究也只是年轻人,沉不住气,太过顾惜颜面了……”

  ……

  周遭议论复又再起,却是没人看好张狂,只觉得张狂此话简直就是送死之举,太过不明智,与愚蠢无异。

  天才并不等于强者,只有成长起来的天才,才能成为强者。

  徐博煜眼中的不可置信渐渐退却,继而换上的是无尽狂喜和暴虐,既然张狂要找死,那便是成全他又如何。

  “好,如何不敢,那就让我们凭着实力来一决高下,不管事后如何,从此恩怨了结。”徐博煜大笑道。

  他心中有杆秤,不敢把话给说得威胁太大,又或者太过狠毒,深怕会因此而吓跑了张狂。

  至于在他心中,只要是张狂身边的一切亲近人,都是他徐博煜的仇人。张狂是主要仇人,也是第一个要被他虐杀的仇人。其余的仇人,再往后的日子里,他自然已是决定不能轻易放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