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羊胡老者说得真真确确,就好像他也曾经亲自攀登过天梯路一样。

  山羊胡老者的说法,周围有人信之,也有人不以为然。

  顿时人群中就有一个青衣长衫、面色颇为儒雅的中年人嗤笑一声,反驳道:“你之前就说张狂不能通过第三段天梯路,结果张狂通过了。现在你又说张狂不能通过第四段天梯路,却又是空口无凭,只是靠着你自己的臆断,又岂能让人相信……”

  山羊胡老者被儒雅中年说破,面色有些尴尬,不过仍旧坚持着自己的意见,说道:“之前的确是我小看了张狂。可是那第四段天梯路,按照以往的前人记载,从无一人能够通过,张狂虽然不凡,但也绝没有到例外的程度。”

  “前人记载,呵呵……”还不待儒雅中年开口反驳,却又是一个面色黝黑、便如乡下老农模样的老者轻笑着摇头道:“前人记载却也不等于预言,仅仅只是一个借鉴参考的作用。此时用前人记载来衡量张狂,我觉得倒是有点小看张狂了……”

  山羊胡老者一再被人反驳自己的观点,心中也难免起了一些恼怒,于是开口道:“既然你们如此不信我,那么可敢和我来打一个赌,就赌张狂能不能登上那第四广场……”

  “如何不敢。”儒雅中年冷笑一声,还不待山羊胡老者将话说完,就已经借口道,他却是看不过山羊胡老者那自以为是的态度。

  “好,那我们就赌……”山羊胡老者同样冷笑道,只是还不待他将话说完,突然周围却是掀起了一阵惊呼。

  “快了,速度变快了……”

  “这……怎么可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山羊胡老者和儒雅中年等人下意识也朝那百米光幕上看去,只见光幕上的路线图上,那红点的速度不知为何竟是比之前快上了不知多少倍。

  之前张狂的速度,差不多是数十息才能往上艰难地挪动一下,可是到了现在,却见张狂正在以几乎一息一个台阶的速度往上迅速攀登。

  按说天梯路应该是一段比一段艰难,可是此时看张狂的速度,却反倒是比第一段天梯路还要来得迅速。

  这让众人不由得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对于天梯路的艰难程度,他们倒是没有生出过什么怀疑之心,否则那任东流和何不凡也就不会止步于第三广场了。

  儒雅中年转回头来,笑看着山羊胡老者,说道:“对了,刚才你说要赌什么来着……”

  以张狂此时这般速度,怕是很快就能够登上那第四广场。

  山羊胡老者一时再也不敢坚持自己的观点,只得面色有些尴尬地含糊其辞道:“那什么……何必非得这么较真,没得伤了和气……”

  儒雅中年其实本来也就不在乎那点赌注,只不过看不惯山羊胡那一副自以为是,好像自己什么都知道的态度。此时见山羊胡老者已经有些低头服软的迹象,心下自是畅快,倒也懒得再去理会山羊胡老者。

  张狂能够如此快速攀登天梯路,自然是有赖于火焰法则火点的被动发挥作用。

  天梯路上的炙热来自于法则之力,而张狂第二世界的火焰法则同样也在发挥着法则之力。两者同为法则之力,又同是属于火属性本源。随着第二世界火焰法则的持续发挥作用,天梯路上的火焰法则或许是将张狂当做了同类,从开始的炙烤,竟是渐渐和张狂的火焰法则逐渐融为一体的趋势。

  张狂只感到身周传来阵阵温润的气息,再也感不到任何一丝炙热。

  现在唯一还对张狂造成阻碍的,反倒是那恒定在他身上的四万斤巨力了。

  四万斤压力对于普通的原粒巅峰,自然是一个不可能承受的巨力,但却也顶多只是让此时的张狂感受到些许吃力。顶着四万斤巨力,张狂以一息一个台阶的恒定速度往上走去。

  nO酷*(匠'网正版|#首`%发

  四十五、四十六、四十七……

  此时张狂有自信,纵是这第四段天梯路有着上万级台阶,他也能够攀登得上去。

  虽说其中绝大部分功劳,都是依靠了蕴藏在他第二世界中的火焰法则。但是既然这火焰法则属于他,自然也就算得是他实力的一部分。

  一百级台阶后,张狂甚是轻易地达到了第四广场。

  只见在第四广场上,正有五个光点正盘旋在数十米上空。

  光点只有小指节大小,都散发着蒙蒙白光。

  虽然从外表看去,这五个光点皆是一般无二,但是这五个光点给张狂的感觉却是各不一样。

  从这五个旋绕在头顶数十米上空的光点中,张狂分别感受到了锐金之气、灵木之气、霜寒之气、阳炎之气、厚土之气

  。虽然张狂还不知道这五个光点都各自有着什么作用,但是想来应该都是和五行相关,同时也定然是这第五广场的机遇。

  张狂也懒得多想,或许是受到领悟火焰法则的影响,他纵身跃起数十米,伸手便向其中那个散发着炙热火气的光点一把抓去。

  光点还不等张狂将其抓在手里,才只是刚触碰到他的肌肤,就砰然一下化作白光四溢炸开,然后在原来光点所在的位置,一团约莫有拳头大小、散发着无比炙热的火球出现在那里。

  张狂一时受不住手势,顿时就抓在了火球上。

  从火球中散发出来的炙热气息简直近乎于恐怖,就算是玄铁触碰上去,只怕也瞬息间就要化作一团铁水。张狂心中直道要遭,但哪想到他的手掌握在火球上,只感到触手一阵温热,火球并没有对他造成丝毫伤害。

  自从火球出现后,另外四个光点,也随即纷纷往上没入了上方的白雾中,消失不可见。

  张狂落下地面,火球也似是黏在他手心似的,被他托举着跟他落下地面。

  “这难道是……炎阳真火!”张狂一边仔细打量手中火焰,一边搜索着脑中的记忆,突然有些诧异地自语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