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峰住口!”一旁的胡天来面色已很是不愉,直接呼名唤姓地斥责,徐峰这才收住口,不过他眼中的冷厉杀意,依旧是分毫不减。

  一气宗和玄元宗之间的气氛,一时凝重到了极点,周围人莫不感到心头沉甸甸的。

  周遭的议论声,也不由得渐渐小了许多。

  如此约莫过去了小半个时辰后,第三广场上面的情景终于隐约出现在百米光幕上。

  只见第三广场上却是空空荡荡没有一人,只有中间那池子中,隐约透露出一个人影来。

  这人自然就是张狂。

  张狂身体上的严重伤势,不过在短短一刻钟的时间,就已经恢复得完好如初。无论是缺失的皮肤,又或者是损毁得一干二净的头发,尽皆都已是重新生长了出来。

  剩下的这段时间内,张狂则是任由池子中的乳白色液体继续强化自己的身躯。

  池子中的乳白色液体,随着不断滋润着张狂身体,却是渐渐变得清澈透明起来,乳白色明显已是逐渐淡去了许多。

  张狂泡在池子里的乳白色液体中,只觉得浑身上下清爽透彻,当真是好不舒坦。等他觉得自己身体已经强化到无可强化的时候,池子里面的乳白色液体已经淡去了大半程度,隐约都可见到池子的底部。

  张狂双手轻轻一撑池底,甚至都还没怎么用力,整个身子顿时就轻松跃起了两三丈高度,然后稳稳落在广场地面。

  整个跃起的过程,没有带起一丝水珠。那乳白色液体便好像浑然一体,便是连丝毫都没有沾染在张狂身体上。

  只见张狂此时浑身上下各处的皮肤,都是晶莹如玉一般,如瀑般黑发随意从脑后洒落下来,及至肩头。如此巧夺天工般的身躯,简直堪称完美,只怕是连少女都要嫉妒三分。

  张狂可以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原来的基础上又是强大了三分之一有余。若是单论身体素质,就算算上炼体修炼者,他也有足够自信能够横扫同级了。

  而且他更是可以感觉到,此时他浑身上下的各处地方,无不是充满了生命灵性,灵性之浓郁,甚至已经到了短时间内融入不了身体的程度。

  所谓生命灵性,也就是俗称的生命力,一般来说,生命力越强大,那么身体的方方面面,比如说恢复力、抵抗毒素的能力等等方面也会变得更加强大。

  张狂将元气凝聚在右手拇指指甲上,向左臂划去。携着元气的指甲,其锋利程度丝毫不下于锋锐刀刃,可是切割在左臂皮肤上,张狂直到运用了近两成的力道,才面前划开一道半个指甲深度的小口子。

  只见刚从左臂伤口中才溢出一丝鲜血来,伤口就已经开始迅速闭合恢复了起来,不过十息不到间,竟然就已经结了疤。

  伤口如此迅速恢复,甚至还是张狂没有动用元气来加速恢复伤口的效果,实在是不能不让人感到惊叹。

  池子中的乳白色液体已经不能对张狂再起什么作用,张狂毫不作犹豫,转身继续往第四阶段天梯路走去。

  由于储物戒依旧处于封印状态,张狂只能继续赤身裸体。这一幕情景看在登顶峰外面的众人眼中,却没有觉得丝毫不妥。修炼者唯一看重的就是实力,其余皆只是旁枝末节。

  千代舞月脸色有些微不可察的绯红,但依旧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张狂的身影,直到百米光幕又重新化作了一副路线图。

  便在张狂离去后不过半颗中的时间,任东流和何不凡也陆续抵达了第三广场。只是现在池子中的乳白色液体中的精华已经被张狂吸收了大半,此时任东流和何不凡两人平分,虽然也让他们身体恢复如初,不过身体的强化却并不是很明显。

  此时百米光幕上的路线图上,还剩下一个唯一的红点,这自然便是张狂。

  第四阶段天梯路,带给张狂的却是无比炙热,而他身上的压力,已经恒定在了四万斤左右。不过现在张狂的身体经过一再的强化后,只怕堪比滴水后期的炼体修炼者,四万斤力量虽然沉重,但对于张狂来说,却也只是感到吃力而已。

  唯一对张狂形成考验的,便是身周包裹着的那无比炙热。

  张狂只觉得自己简直就像置身于一个正在炼器的炼器炉中一样,甚至就连眼前的空气,也早就已经被炙热烤得模糊不清。

  头脑止不住阵阵晕眩,张狂觉得身体就好像都要被烤熟了似的,这个时候,张狂简直无比怀念起第二段天梯路上的酷寒。

  最√新Ke章#节'上^酷匠网3

  正当这时,第二世界中那道火焰法则火点突然光芒大盛,散发出一阵阵玄奥浩瀚的波动。波动丝毫不局限于第二世界,借着眉心通道,从眉心扩散向浑身上下各个地方。

  但凡是只要被这股带着温热气息的波动所涤荡过之处,张狂只感到一阵温润,那撕裂般的炙烤似乎突然就淡去了许多,虽然依旧还是不免阵阵难受,可是和之前那简直令人眩晕的炙热相比,无疑已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虽然以张狂此时的修为,并不能运用第二世界中领悟的那点火焰法则,但此时火焰法则被动发挥出来的作用,却无疑是帮上了张狂的大忙。尽管说不上如鱼得水,但张狂在这第四阶段天梯路上,变得甚是轻松起来,甚至比在第一段天梯路上,还要轻松上那么一些。

  任东流和何不凡两人倒也有自知之明,并没有不知好歹到却继续攀登第四阶段天梯路,从第三广场的池子中出来后,便在原地静息盘坐,一边消化着此行所获,一边等待天梯之路的结束。

  登顶峰外的众人,此时虽然议论声甚多,但大都是在猜测张狂最终能够走到哪一步。

  “根据前人记载,这天梯路一段难于一段,纵然张狂再强,以我看来只怕也很难通过这第四段天梯路了……”人群中,一个山羊胡老者头头是道的对周围人分析着天梯路情况,断定张狂终将止步于第四段天梯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霸天说:

欢迎加入霸天书友群:474509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