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狂对身心上的酷寒难耐似无所察觉,目光中的平静淡然一如既往。

  十一、十二、十三……

  每登上一级台阶,张狂心中就会默记一个数字。

  当在十四级台阶的时候,张狂终于超过了第一个人。

  从服饰上看来,那人是倚天教的弟子,一个神情有些阴郁的青年。他撇头看了张狂一眼,脸色有些难看,默默让了一下身子,让张狂超过去。

  此时在石阶上,相互之间起了冲突,对谁也不见得会有好处,反倒是让其他人看了笑话。

  再者说,别人能够达到什么位置,也不会影响到自己最终达到的位置。

  张狂越过一个又一个人,不过到了此刻,除了登顶峰之外的那些人,此时在石阶上的人哪里还有闲心思去理会他。再说有了任东流的专美于前,张狂此时的行为也就算不得什么惊人之举了。

  于六十五级台阶的时候,张狂追上了位列前排第四的千代舞月。

  “坚持。”但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千代舞月突然轻声吐气道。

  张狂向千代舞月看去,从千代舞月的目光中,他看到了鼓励。

  张狂轻嗯了一声,也道了一句“坚持”,便继续头也不回地朝上走去。

  "s看;b正z版:章S7节上酷u“匠(!网☆q

  此时此地,并不宜儿女情长。更何况,张狂本身也不是个耽溺于儿女情长的人。

  排在第一的任东流,此时已经上到了将近八十级台阶。

  而排在第二和第三的分别是徐子玉和何不凡,也就在七十多级台阶,比此时的张狂只不过多出了五级台阶。

  徐子玉和何不凡两人之间咬得很紧,只差了一个台阶而已。而且这两人不时你超过我,我超过你,相互之间已是较上了劲。凭着这股劲头,他们竟是将本来和他们相差无几的千代舞月落下了五级台阶以上。

  一级台阶听来简单,似乎只要简简单单一步就能够跨上去。可若真是如此想,放在此时此景下,却未免有些太过想当然了。

  随着寒意的加重,不过才六十六级台阶而已,张狂就觉得身子冰冷僵硬得就好像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一样。每抬起步伐,都需要慢慢积聚力量,缓缓才能踏上去。张狂到了此时,还能够以约三息左右的时间登上一级台阶,已经足以令在场之人为之瞩目了。

  而此时排在第一位的任东流,几乎已经到了三十多息的时间,才能够攀登上一级台阶。而在他的身上,早不知何时凝结成了一阵冰霜,随着他的动作,其身上的冰霜不停地“簌簌”抖落下来,只是无论如何抖落冰霜,他身上的冰霜都不见减少,反倒是越加浓厚。

  从之前在广场上的异象看来,任东流所领悟的异象很有可能是与冰霜之类的法则有关,按说此时他应该可以如鱼得水。可是就连任东流都到了如此地步,由此便可见,这攀登石阶到底已经艰难到了何等程度。

  约莫五十息后,于七十四级台阶处,张狂已经是追上了第三的何不凡。

  何不凡哆嗦着身子,微微往旁边侧让一些位置,让张狂通过。

  七十五级台阶上,是徐子玉。

  虽然没有回头,但此时修炼者者的神念还能勉强透体而出个四五米左右,他自然是已经察觉到身后张狂的到来。

  可是徐子玉并没有侧开身子去让张狂通过,反倒是微微往张狂通过的方向挪了一些。

  徐子玉的意思很明显,便是要挡住张狂的路,不让张狂超过他。

  只是他的这种挡路举动,未免有些损人不利己的意思。他就算挡住张狂又能怎样?于他而言也没有半点好处可以享受。而于张狂而言,攀登石阶虽然不需要耗费元气,但却需要耗费大量心力,耽搁的时间越久,他的心力也就耗费越大。

  石阶上的三十五人虽然不是都来自同一个势力,但彼此势力之间也没有什么不共戴天般的深仇大恨。就算玄元宗和阴煞门之间几乎已经势成水火,可也断然没到断人去路的这种地步。

  断人去路,如果往大了说,无异于阻人追求大道之心。

  徐子玉此举,甚至有些乎歹毒。

  “让开!”张狂冷冷吐出两个字眼。

  徐子玉此时浑身上下已经结满冰霜,眉眼口鼻,已经僵硬成了一块,很难做出一丝神情变化。尽管如此,听见身后张狂的话,他眼中依旧忍不住露出一丝讥讽。

  他乃是一气宗弟子,而张狂不过一区区玄级三等势力的弟子,他何曾将张狂真正放在心上过。就算张狂挑衅他,甚至还敢于和他决胜负于决斗场。

  但徐子玉却不信,张狂真敢将他如何。

  如果是其他势力弟子,又或者是换做其他人,顾忌着一气宗,徐子玉的这种想法或许不会错。

  可偏偏,此时在他身后的不是他人,却是张狂。

  就在徐子玉心下有些得意的时候,却不防身后伸出一只手来,一把揪住他身后衣领。

  因为冰冻的缘故,张狂肢体僵硬,以至于出手的速度是如此缓慢,几乎是慢如龟爬。便是凡俗人家的一个七八十岁枯瘦老头,出手的速度也会远远快过他。

  但此时徐子玉肢体同样僵硬,如此慢如龟爬的手速,在他神念早就已经察觉到的情况下,他依旧是没能躲避过去。

  “张狂,你敢……”徐子玉一时惊怒交加,甚至心底还不可抑制地生出些许恐惧。

  张狂又岂有不敢之事?揪住徐子玉衣领后,毫不犹豫地便是往后一拉。

  如此干脆利落!

  徐子玉顿时就像个泥塑雕像一般,整个身子僵直直地向后倒下。倒下的过程中,徐子玉也想要同样揪住张狂的衣袍,但一来张狂早就有防备,二来以他此时僵硬的肢体,还不等他伸出手来,身子就已经顺着石阶咕噜噜滚了下去。

  张狂身后的何不凡早就有所准备,提前一步让开了身子,眼睁睁地看着徐子玉从身旁滚落下去,没有丝毫出手相助的意思。

  徐子玉一路滚滚而下,一直滚落四五级台阶后,身子才渐渐停止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