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的人感叹一阵,便也各自离去。虽然张狂的一番表现却是惊到了他们,可他们终究还没有忘了自己此行最重要的目的。

  只有任东流,不知道想着什么,竟也是和乘风门的五人一同留了下来。

  就在火光钻入张狂眉心的那一刻,张狂体内也开始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

  体内所有的元气,被这火光一一滤过,变得更加活跃了几分。身体以可以感受到的程度,又更加强大了几分,骨骼更加紧密,经脉更加坚韧,血肉更加结实。这一切都只不过发生在短短的一瞬间还不到,随即这点似蕴含着无尽威能的火光,竟是回到眉心,又进入了张狂的第二世界中。

  虽然身体素质的强化只是一瞬间,可张狂自觉身体已经强大了三分之一有余。若是单论身体素质,因为修炼功法的缘故,张狂本来就在同辈之中少有人能及,现在一来,怕是已经完全在同辈中找不到媲美者了。

  那点火光进入第二世界后,却是显得很安静,像一个太阳一样,静静在第二世界的那片虚空中悬浮着,散发着阵阵温暖气息和玄奥波动。

  张狂见多识广,自是知道这点火光,就是自己刚才于火焰法则中领悟所得。只是现在自己的境界实在过低,哪怕这点领悟连火焰法则微末中的微末都算不上,可他依旧还是没有足够能力运用。

  想要初步运用这点领悟的微末法则之力,怕是至少要等他达到破空强者以上的程度。

  不过即便张狂主动运用不了,可法则之力依旧可以影响到他。比如当他进入明火境界后,他使用火系法术,便会远超过普通的火系法术威力。

  等所有异象消失,登顶峰之外那块百米光幕上的情景,又重新缓慢化成了一副路线图。

  但是众人的讨论声,依旧还是没有丝毫停歇下来的迹象,而他们所讨论的中心,无一不是围绕着张狂,甚至还有人开始打听张狂以前的那些事迹。

  等张狂终于睁开眼睛,广场上空空荡荡已经只剩下了顾秋月等乘风门的五个人,以及任东流。

  不过其余人也并没有走多远,落在最后的一个人,才只不过刚刚登上第二段石阶而已。

  “门主……”见张狂睁开眼睛,顾秋月五人皆是神色一喜。

  张狂微点了点头,从地上站起身。刚才他虽然闭着眼睛,不过对于外界的变化也同样是了然于心。

  “你们不用为我分出心思,现在你们的眼前事,是要全心全力去攀登天梯路。”张狂扫了一眼顾秋月五人,带着一丝训诫的意思淡淡说道。

  这时立于一旁的任东流看着张狂,淡然道:“你很不错,有资格来与我一比。后面的路途,希望你不要让我太过失望。”

  说完这一句话,任东流便已是转身离去。

  任东流素来傲视同辈如无物,不过此番张狂的表现,却让他不禁刮目相看,隐隐将张狂视为能有资格追赶他的同辈。

  张狂瞟了一眼任东流,笑了笑,却是不屑于回答,带着乘风门五人往石阶而去。

  任东流是傲,张狂却是狂。张狂的狂,令他根本就没有将天下人物放在心上,他始终是以太古时代那些圣者作为目标,而任东流,又哪里能够及得上那些圣者脚下的一粒尘埃。

  从广场上继续通往山上的石阶只有一条,约莫一米宽度。可容两人并行擦肩而过,但若是想要两人并行,却是有些勉强。而且攀登天梯路只能是依靠个人,根本不能借助丝毫外力,无论外力是来自他人,又或者是来自法器、法术等等之类。

  事已至此,言语已是无益,张狂用目光勉励了一番顾秋月五人,便当先循着石阶往上攀登而去,顾秋月五人自然是依次跟上。

  天梯路上,谁先谁后并没有太大区别。最终结果,主要评判的标准是根据登天梯者能够达到的位置,位置越高,那么就代表结果越好。

  张狂脚步刚一踏上石阶,便觉一阵深寒从脚底往上窜来,顿时就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颤。

  张狂下意识就用运使元气去驱逐体内的那股寒意,可是那寒意就像是虚幻的一般。体内元气虽然运转无碍,但流遍体内各处,却是从那些寒意中穿透过去,就像是用竹篮打水,元气拿那股彻骨寒意竟是莫可奈何。

  元气按说应该是无物不可触,但却拿这阵寒意无能为力。张狂心头一凛,已是知晓这股寒意应该是涉及到了法则之力。

  当即他也就收敛了心思,全心全意继续往上攀登。既然已经这条天梯路已经涉及到法则,他此刻唯一的办法,就是按照额天梯路的规则来,实力不到,其余做得太多也终究只是无用功。

  越是往上,从石阶上传来的寒意也就越加冷冽。而且这股冷,并不单单只是身体上的冷,甚至连心也跟着冷了下来。

  不过才往上登了十多级台阶,张狂就感到自己身子明显有些僵硬起来。而抬头望去,只见看到一级级台阶向上蔓延,单是在视野范围内清晰可数的,只怕就不下三百级台阶。至于再往上,又变成了茫茫白雾,看不透彻。

  三十五人艰难地沿着石阶往上攀登,越是在前面的人,越是缓慢。偶尔有人超过前面的人,但也只是寥寥几个。

  此时最为瞩目的应当是任东流,虽然脸色不免被冻得铁青,可步伐丝毫没有缓慢,后来居上,越过一个一个登天梯者,不过才五十级台阶还不到,就已经进入了前十之列。

  MR酷匠C@网永久c免◎费‘看!P小说G

  六十多级台阶的时候,任东流已经超过陆续超过何不凡、徐子玉两人,暂时达到了第一。

  张狂察觉到任东流向下看来的目光,却是没有理会,一步步,不急不缓却又坚实地往上攀登。

  从石阶上传来的寒意驱之不散,从身体一直寒冷到心里。张狂只觉得随着身体的僵硬,步伐也是越来越沉重,到了后来,几乎每抬起一次步伐,张狂就要耗费一些心力才能够成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