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九十二章 平凡

  徐子玉看着张狂,不屑冷笑道:“明明一无所得,还偏偏要装腔做样,如此好面子,玄元宗倒还真是令我长见识了。”

  阴煞门的几人也跟着嘲笑。

  乘风门的五人对他们怒目而视。

  武坤元恼怒道:“你们这些鸟人懂个屁,门主他天纵奇才,到时候所引发的异象定当胜过你们……”

  武坤元对张狂,可以说差不多到了信任得近乎崇拜的地步,哪里能够容忍得了他们来嘲笑张狂。武坤元性格暴躁,若非是他知晓此时形势不宜动手,只怕早就向对方叫战了。

  “和他们有什么可说的,到底会如何,自当会见到分晓,到时候看他们还有什么话可说。”顾秋月冷冷扫了徐子玉等人一眼,打断武坤元的话说道。

  顾秋月心思细敏,虽然同样也信任张狂,可终究想得更周全。她担心武坤元恼怒之下将话说得太满,到时候真有个万一,张狂面子上须落个不好看。

  却说登顶峰外面,当时随着张狂一行人进入广场后,那百米光幕上的路线图缓缓变化。直到持续了足足一个时辰之久,才逐渐在光幕中显现出了广场中的情景。

  随着时间的流逝,登顶峰附近山头上的修炼者非但没有减少,反倒是越来越多。

  足足只怕有数十万人,其中修炼者便占据了有七成之多。

  光幕中的三十五人的形象,无不一一落在众人眼中。种种奇形怪状,足以惹人发笑。

  如此景象,持续了足足一天之后,他们才看到广场中的光柱有消散的迹象。此时他们再看那广场中人表现出来的奇怪形象,再也没了笑容,有的只是凝重、敬佩……

  众人自然看得出在光柱之中,那些登天梯者是多么的难受,只怕堪比酷刑。可饶是如此,却也不见有任何一人为了片刻的轻松,而从光柱中出来。

  众人身处的位置不同,心中所思考的角度自然也是不同。

  玄元宗、一气宗等势力,看到自家弟子的表现,自然是感到欣慰。

  其余那些没有夺得天梯路名额的势力,心中却不由感到沉重。眼前在光柱中的这些势力弟子,无疑便是代表了这些强大实力的未来,这些强大势力的未来越是不可限量,那就等于是他们这些小势力越难有出头之日。

  一些长辈还不忘就此教育自家的子弟。

  附近的一座山头上,一个酒槽鼻、面色红润的老者喷着满口酒气,对身后几个自家小辈恨铁不成钢地训斥着:“看到没有,那上面的三十五人,都是你们这一辈之中的天骄人物。你们以后少跟我提什么资质不资质的,你们要是能有人家这般心性的哪怕十分之一,也不至于现在这般不成器……”

  如此又是一连两天过去,广场上的光柱终于消散。

  广场上几乎人人都有引出异象,而其中尤其是以徐子玉、何不凡和千代舞月三人为甚。

  徐子玉目射火花,何不凡周遭黑风席卷,千代舞月目蕴弯月浅影,无不是引起众人阵阵惊呼。

  “刚才那人叫做徐子玉,果真是不愧一气宗的天才,只是不知道比他还更胜一筹的任东流,又该是何等不凡表现……”

  “千代舞月不愧是澜沧剑派的天之骄女,只可惜是个女儿身,否则将来澜沧剑派的掌门之位怕是逃不过她手中……”

  “那个刀疤脸少年也是不差,我看他领悟的,应该与风,又或者是光有关,而且看其情形,明悟得还不少呢……”

  ……

  众人议论纷纷,何天明耳目甚尖,听到有人夸赞何不凡,脸上不由显出一些欣慰与自豪。

  异象越是显露于外,越是惊人,那么所代表的以后成就也极可能越大。这三人所显露出来的异象,已经足够让人不敢小觑他们以后的前途。

  惊呼过后,众人却是前所未有地更加期待起来。

  此时那片广场中,还没有从领悟中醒过神来的,已经只剩下张狂和任东流两人。

  任东流浑身被裹在一层冰霜之中,冰霜看去只怕有数寸之厚,如此异象,当真是前所少有。

  3L看H'正版Pc章节'{上)_酷匠‘网I-

  至于张狂,简直就和平常的盘膝静坐没什么两样,太过普通平凡。只是越是普通,也越有可能越是异常。众人对于张狂的猜测也是最多,有说张狂或许会引发不凡异象,也有说张狂可能根本就是一无所得。

  但总体而言,众人却是更加看好任东流。

  如此沉寂了约莫十息时间不到。

  “有动静了……”突然有人惊呼,众人凝神看去,只见广场上果然开始引发不凡异象。

  只见本来包裹在任东流身上的冰霜,就好像时光倒流一般,向四周纷纷散落开来,飘飘扬扬,便似下雪一样迅速弥漫了整个广场。

  虽然在场的人都有修为在身,但被那股几乎透彻人心的寒意一侵,依旧忍不住齐刷刷打了个寒颤。

  “任师兄果真不凡,此次怕是要让任师兄独领风骚了……”徐子玉见任东流睁开眼睛,当即便笑着迎了上去。

  任东流这时神情又重新回复了一片淡然,对于徐子玉这番略带些恭维的话,他只是微一点头,便算作回应了。任东流的傲,已经深入他的骨子里,一举一动,不经意间便会流露出一种傲视同辈的风采。

  自从修炼以来,任东流便已是从未在同辈之中遇到过对手,哪怕是连徐子玉也毫不例外。在他想来,或许在红枫世界以外的位面,才能有能够和他一较长短的天才之辈。

  对于任东流不咸不淡的回应,徐子玉心头禁不住涌起一阵羞恼。想他也是天才之辈,外人提到一气宗,往往都是将他徐子玉和任东流相提并论。可是外人哪里又知道,徐子玉以任东流为目标追赶,而任东流,却从来没有将徐子玉放在眼里过。

  不过在表面上,徐子玉却是没有表露丝毫,依旧是笑脸相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3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