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有着修炼界的约定俗成在,基本上都不会有人擅自扰乱决斗场中进行战斗。

  当徐子玉双方人一路抵达决斗场时,玄元宗和一气宗的一些高层已经早前一步到了。甚至还有阴煞门等势力的高层,那三个阴煞门弟子见到自家高层,连忙走过去请好,将这次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地汇报上去。

  虽然同为南域地界的四大势力,有时候免不了要联起手来一同抗衡外界压力。不过此时看到玄元宗和一气宗起了冲突,阴煞门心中却是欣喜过多,这次决斗无论胜败,总该是玄元宗会恶了一气宗。最好那徐子玉能杀了玄元宗弟子,这样一来,到时候一旦少了个玄元宗弟子,在天梯之路上也能少一个强大对手。

  张狂等人几乎就和徐子玉前后脚抵达决斗场,看到为首的张狂,阴煞门那些高层却是一愣。弟子只跟他们说和一气宗徐子玉起冲突的是玄元宗弟子,具体是谁却没有说,只是他们却万般没有想到竟是玄元宗的少宗主张狂。

  对于张狂,阴煞门的几个高层可谓已经是知之甚深。

  最开始张狂手下乘风门的崛起,就是踩着阴煞门旗下势力的那些尸骨登上去的。后来更是在万春谷斩杀了他们阴煞门全部三个参赛弟子,夺取了本来应该属于他们的天梯之路名额,虽然事后玄元宗迫于形势对其他南域地界的三大势力做出了一定的妥协,每家都是让出了两个名额,可是单单只凭借这两个名额,又怎么能够平息得了阴煞门心中的怨气。

  对于张狂的战力他们虽然并不是了解很深,但既然能够在万春谷的时候做到同境界中无敌,而且当时参赛的无一不是那一辈中的翘楚人物,由此也可以推想张狂的实力就算放眼整个南域地界,怕也是能够排得进五指之数。

  徐子玉虽然是一气宗这一辈中的天才人物,而且修为要比张狂高了一个小境界,想要拿下张狂想必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不过想来也要经历一场恶战。甚至是阴沟里翻船,也不是没有那么一丝可能性。

  尽管看到玄元宗和一气宗有了起冲突的迹象,幸灾乐祸的心理之余,他们未尝也没有些许担忧。万一到时候一气宗真要一心打压玄元宗,阴煞门等其余的三个南域地界玄级势力也不可能置身事外。攻守相望,同气连枝,这是四大势力能够在那些玄级二等势力和玄级一等势力的夹缝中,能够求得一片生存之地的最根本关键。哪怕四大势力在南域地界相互打斗个天翻地覆,但是一旦有来自南域地界之外的势力来犯,就必须放下一切恩怨,来联手御敌。

  酷*@匠u*网唯S◎一)!正C‘版/,其/{他}H都P是盗U版)

  张守静也正在这里,看到张狂,立即将他叫过去,见面首先几句话便是劈头盖脸的训斥:“你看看你自己,本来是以为你比以前有了起色,没想到现在一天到晚还是尽给我找事情。这次惹上一气宗,下一次是不是就挑衅全天下人……”

  毕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张守静也不好给张狂太过难堪。

  有些恼怒地斥责了几句后,张守静将张狂唤到一边,只等周边只剩下玄元宗的几个高层后,这才低声对张狂说道:“现在一气宗也无意与我南域地界起什么冲突,因此已经约定了,这次决斗场里只许出现胜负,不可分出生死。”

  “那这次决斗还有什么意义?”张狂皱眉。对他来说,若是不能斩杀敌人,然后给敌人东山再起的机会,这简直就是最无意义的蠢事。

  不过张狂隐约也猜到事情应该没有这么简单才是,否则只要双方高层下严令,张狂和徐子玉也就根本动不了手。

  如果换了一个人向张守静这般说,张守静自然是懒得解释。

  “说到底,却是因为天梯之路的名额。虽然一气宗从我们南域地界换得四个名额,但他们自然不会满足,希望能够得到最多。而你这次和徐子玉的冲突,无疑就是给了他们一个机会。如果这次决斗是你输了,那么我们玄元宗就要输给他们一气宗一个名额,不过我相信以你现在的实力,应该可以赢的。而且之前为了公平,我们已经和一气宗说好,将徐子玉的境界压制到和你一样的程度。”

  说到这里,张守静深深地看了张狂一眼,其中包含欣慰和信心。作为玄元宗宗主,张守静自然有着属于自己的消息渠道,事至如今,他对于张狂的实力也摸到了几分底。虽然那徐子玉是红枫大陆第一宗的天才人物,但如果修为被压制成相同程度的话,张守静相信自家儿子并不会逊色徐子玉几分,很有可能得到胜利。

  有子如此,这如何让张守静不感到欣慰。

  “那如果他输了呢?”张狂问道,他知道饶是一气宗势大,玄元宗也不可能委屈到答应一个只对对方有利的条件。

  张守静果然点头,说道:“如果对方输了,就需付出一件玄级中品法器。而且这次你进了决斗场后,只要败了那徐子玉也就行了,也别去做什么过分的事。”

  张守静此话的言下之意,自是一气宗势大,若不必要,还是不要过于激怒对方。

  张狂心道一气宗的那些高层果然老狐狸,便是连一丝漏洞都不会留给对方。

  一气宗并没有同样拿出和玄元宗一样的天梯路名额来对赌,虽然玄级中品的法器也很珍贵,在暂时的利益看来,甚至还能胜过天梯路,可至少还在一气宗的承受范围之类。

  或许一气宗根本就不认为张狂能够胜过徐子玉,但哪怕是有万分之一,也不会让玄元宗赢走天梯路名额。

  等张狂进入决斗场的时候,徐子玉却是早就在里面静待而立了。

  两人之间隔着两百来米,相互对望。

  随着决斗场周围的防护光幕迅速升起,隔绝了外界的一切纷扰后,场中渐渐起了一丝肃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