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七十四章 得罪
  酷}:匠#…网8K唯o一gL正r7版◎$,其$他-A都、=是){盗◇Y版;t

  “一万五千元晶,只会多不会少。”富态青年对台上的杜玲说道,等杜玲点头认可,再一挥手,又将元晶重新收了回去。

  吴青松嘿然一笑,望向武坤元,略带得意道:“道歉!”

  “道什么歉?”武坤元不屑一顾:“我之前说你没有那么多元晶,你确实没有。刚才那是别人的元晶,根本就不是你的。”

  “你……”吴青松没想到等到的竟是武坤元的这个回答,一时气急,差点就没忍住打杀过去。

  台上的杜玲担心事情再起变端,连忙开口道:“四十五枝花,众位还有献花更多的么?”

  张狂淡淡道:“五十枝!”

  对于张狂来说,这些许元晶根本就不放在眼里。而且元晶虽然重要,但对张狂此时却并无多大作用。真正的宝贝,远远不是可以通过货币能够购买到的,只能是以物换物。

  却没想到这时候徐子玉竟是开口说话了。

  “你们南域地界的四大势力,本应该同气连枝才是,这般窝里斗,就连我这个外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而且区区一个风尘女子,真的又值得这个价格么?四十五枝花,在我看来已经差不多了!”

  刚才风老在的时候,一气宗的徐子玉一直保持着不声不响,但他的身份毕竟在摆在那里,在场没人敢于忽视他。

  此时他一开口,尽管声音不轻不重,但在场所有人都郑重听着。

  徐子玉这话听着是在劝解两人,但是明眼人都知道其中是在偏袒着阴煞门那一方。四十五枝花,正是吴青松报出的数目,这无疑是要张狂撤除自己的报价。

  台上的杜玲也停止了询问,将目光看向张狂,等着他的回复。

  张狂看向杜玲,平静道:“你这看我做什么,价高者得,难道还有什么疑问不成?”

  张狂这话,简直就是将徐子玉刚才的话置若无物。

  徐子玉面上拂起一丝不悦,转头瞥向张狂,淡淡道:“莫非不给我这个面子不成?”

  一气宗作为红枫大陆第一宗,它的人走到哪里,面对别人都自有一股傲气。徐子玉这话虽然说得不咸不淡,但却比吴青松的千万句威胁叫嚣都要来得有力得多,容不得他人质疑。

  可张狂偏偏就不在此例,闻听徐子玉此言,他脸上神情丝毫不起波动,淡然道:“你和我很熟么?”

  确实,徐子玉和他不熟。

  但徐子玉是一气宗的人,作为一气宗的人,又怎可容得无论是修为还是身份都不如他的张狂来反驳。

  当即徐子玉便是面色一冷:“玄元宗果真如此自大,莫非连我一气宗都不放在眼里不成?”

  徐子玉的这一句话就有些重了,整个红枫大陆,试问有谁敢不将一气宗放在眼里?便是连玄元宗宗主张守静,只怕也不敢说出这种话来。

  这时旁边桌位的阴煞门几人见徐子玉和玄元宗弟子起了冲突,眼中欣喜一闪而逝。

  “徐师兄,他们玄元宗的人一向就是这么狂妄嚣张,简直将天下人都不曾放在眼里。”吴青松旁边的另一个阴煞门弟子趁机添油加醋道。

  徐子玉眼神更冷。

  张狂轻笑一声,看向徐子玉,问道:“口口声声一气宗,莫非凭你能代表得了一气宗?”

  虽然徐子玉是一气宗弟子,可终究也只是一个弟子而已,并非是一气宗有权有势的中高层,哪里会放在张狂眼中。就算是将徐子玉得罪了,徐子玉也根本就没有资格命令一气宗来玄元宗报复他。

  徐子玉气势一窒,他的确代表不了一气宗。可毕竟不管怎么说,他确实是一气宗的人,外人何曾敢这样对他这样不客气过?

  “果然是一副伶牙俐齿。”徐子玉冷冷瞥了张狂一眼,却也知道自己暂时的确无法将张狂如何。

  不过徐子玉已经将此事记在心中,若有机会,定然要让张狂明白一个道理,一气宗的人不可得罪。

  众人也没想到徐子玉竟然这样就轻易放过了玄元宗弟子,那几个阴煞门弟子更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事情便如此看似重新平复下来,众人都是各有心思,多是认为张狂不智,事后定会被徐子玉报复,到时候只怕悔之晚矣。

  就连徐子玉自己也认为,只要有个机会,轻易就能让张狂没有好果子吃。

  但他们哪里又知道,别说单单只是一个徐子玉,就算是整个一气宗,张狂也从未真正放在心上过。

  前世敢与他敌对的,无一不是地级位面中的顶尖势力,区区一气宗,在这些地级顶尖势力中,只要随便派出几个强者就能分分钟灭掉。

  虽然张狂现在没有前世的权势,但现在重活一世,张狂的心气却是更高了。对他来说,只有天级位面才有资格作为他的目标。

  接下来一位位各具特色的美女接连上台,质量倒是越来越高。

  期间阴煞门三人中又有一人出手,本来以为张狂这次又要从中作梗,已经作好了出高价的准备,哪知道张狂根本就不为所动,反倒是被武坤元给恶意抬价了一次。虽然那阴煞门弟子最后在无人敢与之竞价的基础上,以较低价格得偿所愿,但心中却是如同吃了只苍蝇一般,格外难受。

  到了第十五位,终于轮到了云罗小姐上台。经过这段时间的发酵,虽然期间上台的各色的美女层出不穷,可这反倒使得在场众人心中的期待越来越盛。

  在杜玲下台之后,场下稍起议论,猜测着那云罗小姐应该是何等风采。而那些黄石城及其周围的本土富贵,曾经见过云罗的则是满眼隐含不住的期待和贪恋,间或又对那些猜测的人赞叹这云罗又是何等的不凡。

  不过总体上来说,场上尚算安静。

  杜玲下台之后,紧接着便见台上上去了两个白衣长裙的侍女,一个捧琴,一个持笛。

  空中的法器珠子开始散发出无尽的蒙蒙白光,使得整个竹林都处在了一种朦胧梦幻般的唯美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