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七十二章 冲突

  “四十枝花!有人开价四十枝花,不知还有没有开价更高者……”中年美妇目光扫视着台下,期冀着能够还有人能够给出更高的价格,尽管这种希望很是渺茫。

  只是还不等她将话完全说完,就见刚才出声的那个阴煞门弟子霍然起身。

  3酷|匠¤)网永-l久)免☆H费看D小x说

  “四十枝花?如此有钱人,我吴青松倒是想要见识一番。”那阴煞门弟子转身,目光扫视着全场,眼中的煞气几乎是遮掩不住。有阴煞门的身份摆在那里,他目光扫过之人,几乎是莫敢于之对视。

  中年美妇能够主持这场鉴赏会,自然也有着几分识人的本事,能够从吴青松衣领上面的血红骷髅头认出他的阴煞门身份。虽然吴青松此时的行为确实有些扰乱会场之嫌,但中年美妇却也不好说些什么。

  有些人忍不住将目光瞟向张狂,张狂顿时就变得有些显眼。

  那叫吴青松的阴煞门弟子将目光投向张狂,正要发作,但紧接着视线就看到了张狂翻开衣领上的玄元宗标志,顿时一愣。

  “玄元宗?”吴青松有些意外,不过心中的怒气却变得更盛。若是别的人也就罢了,但玄元宗本来就和阴煞门不对付,刚才那种情况,让吴青松不由得怀疑张狂就是故意给他难看的,就是故意要针对他。

  吴青松冷笑道:“我还道是谁这么大胆,原来是玄元宗的人,这就难怪了……”

  张狂淡淡道:“这里偏偏就你最嚣张,难道自己没钱,你还能怪得了别人不成?又莫非阴煞门就是这么无理霸道?那还真是见识了。”

  阴煞门三人脸色皆是一行,那本来坐着的两人中,其中一身形消瘦之人起身怒视着张狂,冷厉道:“胆敢污蔑我阴煞门,你莫非找死不成?”

  语气中的冷冽杀气几乎掩饰不住。

  这人也是个寸木初期,正和张狂一般修为。

  张狂脸色微冷,冷凝着那个阴煞门弟子,干脆道:“既如此,那我们便去‘决斗场’上走一遭,可敢?”

  基本上每个有众多修炼者常年聚集的地方都会有决斗场,用来让修炼者们在无法调节的情况下,用实力去解决争端。只要上去了决斗场,便是生死勿论,虽然没人硬性规定他人不得插手决斗场,但不插手决斗场之事已经差不多是修炼界约定俗成的规矩。如果插手,被救者和救人者脸上都须不好看,更要受到众多修炼者在暗地里指指点点。

  这些情况下,那些势力更是不会却插手俱都长,否则到时候丢脸的,就不单单是他一个人,更会让其背后的势力也跟着一同受人诟病。

  他们狠厉逼人,但张狂却更加气势夺人。

  阴煞门三人的气息都不由一窒,显然张狂的反应,着实有些出乎了他们预料。

  不过面对老对手玄元宗,他们自然不能堕了自家门派威势,只听那寸木初期的阴煞门弟子冷笑道:“去就去,难道还……”

  只是他话还没能说完,就被有人出声打断了。

  “两位都不要冲动,不过是一点小事情罢了,何至于弄到这种程度?”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从空中正有一云头落下来,却是一个拄拐老人,鹤发童颜,而且其身上“不经意”间散发出来的气息,虽然看不透彻,但无疑是突破了大五行的强者。

  修炼界中强者为尊,张狂和那个阴煞门弟子的背后虽然都各自有着一个玄级势力,却也不能超脱这个常理。

  见到拄拐老者,台上的中年美妇明显松了一口气,当即遥遥一拜,口中称道:“杜玲见过风老!”

  这风老自然就是中年美妇杜玲所紧急请来的,虽然玄元宗和阴煞门两家弟子起了冲突,看似他们添香楼并没有什么责任。但却只要他们任何一人出了问题,到时候一旦问起来怎么也将避不开添香楼,只怕两大势力的任何一家向添香楼问责下来,添香楼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见到这拄拐老者,在场所有人皆是站了起来,就连那一气宗的徐子玉也不例外,如此来表示对这个强者的尊敬。

  “风老有所不知。”张狂瞥了阴煞门几人一眼,不急不缓的解释道:“本来我只是正常的报价,只不过价格比他们高,然后他们就不满了,很是嚣张,还说我这是寻死之举。这全都是他们挑衅在前,怨不得我。”

  风老点头,但并没立即做出判断,而是转头看向吴青松三个阴煞门弟子。要做出公正判断,他自然不可能去听信张狂的一面之词。

  吴青松看着张狂冷哼一声,随即也开口解释道:“风老可别听信他们的颠倒黑白,刚才实在恶意针对,更是侮辱我阴煞门,实在是他过分在先。”

  一个公说公有理,一个婆说婆有理,换做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免不了一阵头疼,然后又要向周围目击者询问取证,等等之类的一大堆繁琐。

  不过这风老倒是免去了这么多麻烦,经过双方这么一说,虽然都是偏向自己的说法,但风老心思透亮,哪里还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事说起来,倒是阴煞门有错在先。毕竟这是个鉴赏会,有钱才是王道。张狂报价本是应当,但阴煞门却想要以势来压人,这就太不应该了。若不是刚才出价的人是玄元宗弟子,真要换了一个其他人,以当时阴煞门的架势,很有可能会逼迫喊价人撤去价格。

  而如果真要发生这种情况,之后只要是阴煞门看上的小姐,只要一气宗不出声,谁又敢冒着危险报价。如此下去,这鉴赏会简直就像是完全为阴煞门而开的一样,全然没了公平公正的意思。

  阴煞门弟子固然有错在先,但张狂的性子也着实有些太过狂傲了,简直就是受不得一点气。

  总的来说,事情的起因是因为阴煞门弟子,而事情变成这般结果,却是因为张狂。

  “所谓来者即是客,虽然老夫并非是这添香楼的东家,但在其中也多少有些份额。”风老开口说道:“所以二位可否看在老夫面子上,对这件事情就此作罢,毕竟现在都对彼此都还没有造成什么损失,也都好说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9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