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美妇下去后不久,就见有四个身着淡绿色长裙的舞女,簇拥着一身着翠绿色百褶裙,长发及腰的美貌女子上了台。那长发美女想必就是绿裳,约莫才双十年华,长得清纯动人,而且人如其名,浑身上下,甚至连插在发髻的簪子,也是翠绿色玉簪。

  只见五个绿色美女在台上随着乐曲翩翩起舞,在朦胧的一片绿光中,台上仿佛整个连成了一片绿色起舞的花海。随着她们的舞姿越来越玄妙,越来越快,隐隐约约的,似乎连她们的人影都看不清了,只看到四人拱卫着一人,如同“百鸟朝凤”,只觉得美轮美奂。

  台下静默一片,都被台上美妙的舞姿所吸引,那幽深的乐曲声,更是让众人心情沉寂在一片安静祥和之中。

  直到台上的舞姿越来越慢,以至于终于停下来,众人这才渐渐回过神来。

  “好!……”台下不知道是哪桌的谁叫了一声,随之而起的,是一片叫好声,甚至有人还叫着“绿裳小姐再舞一曲”之类的话。

  不过能来这里的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什么没见过?又什么没有玩过?很快便停歇了下来。

  绿裳在台上面带微笑的俏然立着,等台下的喧哗声歇息下去后,这才轻轻一个万福,脆声悦耳的说道:“小女子绿裳,刚才多谢各位客官捧场,如果觉得绿裳的舞曲还堪入目的话,还请待会儿为小女子献上几枝花。至于‘让绿裳再舞一曲’之类的话,也只能下次有机会的话再给众位表演了。”

  绿裳说完这一番话,便带着四个侍女下台去了。不过绿裳虽然下台,却没有离场,而是在台子左侧十米远外的一张长条桌后坐着,在她身前,则是摆着一酒坛大小的白瓷坛,瓷坛里面此时空空荡荡的,不知道是用来装些什么物件。

  天空中的法器珠子这时也停止了散发绿光,天地间顿时又恢复了明媚一片,只是众人的心情,还是意犹未尽,依然回味着刚才绿裳的优美舞姿。

  这时那红衣的中年美妇又走上台来,扫了一眼台下,笑盈盈地开口说道:“想必刚才绿裳小姐的‘百鸟朝凤’应该能入众位客人的法眼,如果觉得好,那便不妨用行动来支持一下绿裳小姐。献花最多的客人,到时候绿裳小姐将会在房间内,独自为客人舞上一曲呢。”

  说到这里,中年美妇眨了眨眼,似乎话中还有另一层声音。

  看n正版…章:节F上s酷q◇匠?网+Z

  随着中年美妇的说话声,一群侍女从场外进来,各人手中提着一个花篮,里面装着一枝枝由碧玉雕刻而成的花朵,青翠欲滴,栩栩如生。

  木台前面不知何时已经空出了一张长木桌,这些侍女提着花篮来到木桌前,将花篮中用碧玉雕刻成的花朵堆放在长木桌上。平平叠叠地铺满桌面,在阳光的照耀下碧绿晶莹,极为赏心悦目。

  不过每一枝花可都价值不菲,足要三百元晶。不过能够来这里的人,哪能没点家底,这三百元晶倒也不会让他们如何放在眼里。

  更何况,根据之前中年美妇所说,送花最多的客人,更是可以让绿裳小姐在房内为他们独舞一曲,到时候甚至……

  “现在,请各位客人们为绿裳献花吧……”中年美妇在台上笑吟吟的说道,虽然声音很轻,但却传遍全场,清晰落入每一个人的耳中。

  绿裳这时候也从长条桌后面款款起身,向在场客人门躬了一个身后,柔音软语地说道:“还请各位客官能够多多支持绿裳。”

  “两枝花!”

  “三枝花……”

  “四枝……”

  ……

  在场的这些人着实家底丰厚,上千的元晶抛洒出去,却也不见这些人有稍微皱过一丝眉头。

  张狂六人中,除了张狂和袁良之外,其余四人看着这种一掷千金的场面,莫不是有些暗自咋舌。他们身为宗门弟子,哪怕是林飞作为林家骄子,以前全副身家也不过才数万元晶而已,否则哪里还会因为偿还不上债务而成了张狂的家仆。

  至于张狂和袁良两人,经过上古遗迹那一行之后,绝对已经可说的上财大气粗。张狂现在私人身家就足有数千万元晶,而至于袁良,虽然远不如张狂,但是身上的元晶也至少在数百万上下。

  张狂虽然欣赏了绿裳的歌舞,但也只是觉得不错而已,距离进入他的法眼尚还有一段差距,他也仅仅是喊上五枝花,算作聊表于无罢了。

  袁良自是有资格去争夺和绿裳的独处机会,不过看他神情,始终便是冷着个脸,丝毫没有表现出对台上歌舞有什么兴趣。那些提着花篮的侍女在袁良不经意的目光扫视下,心中莫名的生出一股寒意,下意识就绕离了袁良身边几步开外。

  张狂扫了一眼杜月白几人一眼,轻笑道:“如果你们囊中羞涩,又有意于这里的小姐,就跟我说。这点元晶,我还是不放在眼里的。”

  顾秋月脸色有些不自然,可是张狂毕竟是门主,她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是将眼睛瞟向一边。

  “这些女子虽然好看,但终极只不过红尘俗人。”杜月白一笑,却是自视甚高。

  武坤元则是顾忌不了这么多,嘿嘿笑了几声,却是说道:“这绿裳确实眉毛,不过并非是我喜欢的类型,到时候看到我喜欢的,再来找门主要些元晶也不迟。”

  顾秋月没好气地瞪了武坤元一眼,武坤元却是视若无睹,只顾吃着桌上的酒菜,一边期待着下一个上台的表演。

  至于林飞,则是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过,仿佛他的眼中根本就装不下那些女子,只容得下那一招一式的武技。

  出手买花的客人虽然有一些,不过和两三百来人相比,却也算不上多大的比例。毕竟现在才上来一个绿裳而已,最后的重头戏云罗小姐还没有上台,说不定人家看不上绿裳也不一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