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气肆虐。

  霎时间,只见泥土纷飞,向四面八方跌落。

  嘶嘶……

  咕嘎……

  ……

  虫群再次被激怒,群情激愤着朝张狂此起彼伏地嘶鸣扑咬而去。虫群之密集,一时间几乎是遮天蔽日。

  张狂连忙撑起元气护罩,身形在十数米范围内连连闪跃。虽然依旧是躲不过细密的虫群,但却总能让绝大多数虫群无功而返,剩下的少量毒虫根本就破不开他的元气护罩。

  毒气漫天,“滋滋滋”地急剧腐蚀着张狂的元气护罩。蒙白色的元气护罩每一刻都是在明暗不定的闪烁,不知多少次都达到了欲要破碎的边缘,但他的元气护罩就好像是扯不断的坚韧牛皮筋,总是旧力尽时新力生,有惊无险地维持着元气护罩持续下去。

  不过如此一来,张狂体内的元气也在急剧消耗着。

  九成、八成、七成……

  终于在体内元气还剩下不到四成时,张狂将元气一把挑了出来。

  便在张狂将这最后一块铜牌拿在手中的下一刻,笼罩着整个万春谷的阵法光幕,也开始逐渐黯淡下去。

  二十二块铜牌,至此已经全部被人得手了。

  却说张狂,虽然他体内只不过才剩下四成不到的元气储量,但对于张狂来说,想要逃离这沼泽范围,也差不多绰绰有余了。

  正当张狂准备一跃跳出坑洞的时候,形势却突然间发生异变。

  吼吼……

  震颤大地的连连怒吼传来,一瞬间甚至都压倒了群虫的嘶鸣声。

  张狂一惊,他自然听得出,这是魔元古蜥的怒吼声。

  张狂之前就已经和千代舞月斩杀了两头魔元古蜥,如此看来这片沼泽中并不单单只有那么两头而已。

  但张狂跃出坑洞一看,果然便见到十数米外正有着两头魔元古蜥向自己冲来。这两头魔元古蜥在虫群的毒气中丝毫无恙,反而是越见精神,一路冲撞而来,沿途不知道踩碎了多少虫子。可是这些毒虫不知道是畏惧还是其它什么原因,竟是没有攻击这两头魔元古蜥。

  若是在其他地方碰到这两头魔元古蜥,他自是用不着过于在意,但此刻遇上,却无疑是雪上加霜。

  张狂眼中瞬间凝重下来。

  吼……

  魔元古蜥张嘴便就痰液向张狂吞吐去,痰液呈水柱形,沿途所触碰到的毒虫,无不纷纷化作一堆灰烬,断的是霸道。

  张狂虽然自信,但对这两口痰液也不敢丝毫小视,急速闪身躲过。同时他心念一动,五指峰自发间窜出,在空中化作十丈之巨轰然砸下。

  五指峰何等迅猛,落下之时带起的风声轰轰作响,离地还有七八米开外的距离,鼓荡而起的劲风就已是将地面的毒虫纷纷压迫得爆体而亡。

  如此威势落下来的五指峰,目标竟然并非是指向那两头魔元古蜥中的任意一头,而是落下后横亘在张狂和两头魔元古蜥之间。

  虽然张狂并不惧那两头魔元古蜥,但是以他此时体内不到四成的元气储量,根本就不足以支撑他继续战斗下去。

  动用五指峰,张狂体内的元气顿时又往下耗去一大截。当即他也不墨迹,急速便向岸边驰去,同时一边从储物戒中掏出一把凝气丹,也不细看到底有多少,便一把吞服了下去。

  虽然到了他此时这等境界,凝气丹能够恢复的元气可以说已经微不足道,但这么一把的丹药吞服下去,多少也恢复了一些元气,虽然不多,可至少也能算作聊胜于无。

  五指峰并不能阻碍那两头魔元古蜥多少时间,不过几息间,它们就已是从五指峰两侧绕了过来。只不过这么几息时间,张狂已经和它们落下了三百多米的距离,想要再撵上张狂,已经近乎不可能的事。

  隔着数百米,张狂收回五指峰,见两头魔元古蜥已是远远落在了后面,心中多少也算松了一口气。若真是要被刚才那两头魔元古蜥给纠缠上,到时候还能不能走出沼泽就还真不好说了。

  可是今天老天好像偏偏就是要跟张狂过不去一样,离岸边仅仅只有百十米,甚至都已经可以看在两百米外翘首以盼的千代舞月。

  轰隆……

  地面泥土突然破开,在漫天泥水中,只见一根高足有近十米的粗黑大柱破土冲天而起,张狂险险止住前进的势头,这才避免一头撞了上去。

  柱子足有两人合抱粗细,肆意扭动着,从上面溅射出一团团漆黑色黏液,恶臭难闻。

  地蚓魔蚯!张狂一惊,一眼就已是认出来,这根粗黑大柱正是滴水中期的妖兽,地蚓魔蚯。

  之前张狂已经从这里往返几次,都没有遇到这地蚓魔蚯,偏偏就在此时冒出来,简直已经不能用雪上加霜来形容了。

  只见地蚓魔蚯舞动着身子,如一根擎天立柱般朝着张狂挥打过来,身子舞动间,抛洒出一团团黑色黏液。那些黏液落在虫群中,那些虫子立时就被粘作一团,就拼命挣扎也只是惘然。

  以张狂现在不过原粒巅峰的实力,单是对付一头滴水中期的妖兽,已经尤为艰难。

  但至此刻,他不对付也已经不行。来不及多想,张狂直接“唰”地一道刀气便朝地蚓魔蚯横斩而去。

  刀气固然凌厉,但地蚓魔蚯身上那层不知几许厚的黏液更是不凡。只见刀气斩在布满黏液的体表上,黏液一阵蠕动,还没接触到肉体就已经将刀气消耗绝大半,再等刀气斩在肉体上,也不过是进入尺许深就已经力尽。

  尺许深度的伤口,听来似乎很深,但对于地蚓魔蚯那仅仅露出地面的一截就长达十米的庞大身躯来说,这种伤口简直就是小伤口,连轻伤都勉强算不上。

  最√新!V章节上酷匠网t

  如果不是从刀气反馈中的信息感知,只看地蚓魔蚯那丝毫无恙的身体,张狂简直都要以为自己的刀气对其无效。

  唯一的好消息便是这地蚓魔蚯并不如何擅长进攻手段,虽然它那庞大的身子本来就算作一把势大无匹的武器,但张狂至少能每次都以差之毫厘的距离躲开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