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浩秀却是不慌,持扇的左手以一种诡异的旋律扇动,那狂风竟是分成左右两股,从五指峰绕了过来,然后又合成一股,继续向张狂吹去。

  这狂风甚是诡异,竟是能够寻隙而入,张狂只得用元气封住自己的眼耳口鼻。

  没了五指峰的威胁,仓长翔只觉身上的压力骤然减去大半,又一看见张狂竟是在狂风的威力下封住了自己的眼耳口鼻,更是意外大喜。

  “看来这张狂也没有想象中的难对付,看来之前还是高看他一眼了。”仓长翔心中暗喜不已,一时觉得便是凭借自己和于浩秀的两人之力,也并非没有可能性拿下这张狂。

  仓长翔也知道于浩秀使用那柄法器扇子,体内元气会消耗甚巨,哪怕是以他体内滴水初期的元气储量,也至多撑个三十息不到。

  当下仓长翔也不再犹豫,从储物戒取出五柄飞剑,组成一种五行之阵向张狂绞杀而去。同时他手指往张狂脚下一点,只见张狂脚下本来的坚实地面不过瞬息间,竟是化成了一团方圆数丈的泥淖,泥淖不知多深,而且自泥淖中涌来阵阵强大的吸力,阻止着张狂拔地而起。

  张狂又何尝没有办法对付于浩秀扇来的毒风,只不过反正他能够运使心神之力,为了简单,这才干脆封住自己的眼耳口鼻。

  在心神之力下,张狂的思路突然间便清晰起来,周围发生的一切情景都是无所遁形。

  五柄组成某种五行阵法的飞剑,不见丝毫气势地向张狂斩来。同时在飞剑上泛着一层玄奥的波动,影响着神念的探察。其是在呼啸狂风的掩盖下,更显得巧无声息。

  为了掩饰自己的飞剑手段,仓长翔又凭空召出五根尖锐石柱,自上而下往张狂头顶刺来。其烈烈威势,丝毫不做掩饰,便是离着数十米开外就能够感受到凛冽劲风,叫人头皮发炸。

  若是张狂真的封住了自己的五识,单单只凭神念探察四周情况的话,说不定还真能给仓长翔给得逞,

  只可惜张狂使用的并非是仓长翔所预料的神念,而是心神之力。神念和心神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是效果却全然不同,可以说心神是神念的更高一个层次。

  张狂从储物戒中掏出一件绿叶状的法器,往脚下一扔,只见法器顿时迅速增大,化作一绿色小舟。张狂登上小舟,顿时就隔绝了来自泥淖中的强大吸力。同时绿色小舟顿起而起,凌空约莫三米的距离,载着张狂向仓长翔疾驰而去。

  在张狂的心神之中,五柄飞来的飞剑可说是无所遁形。行进途中,他挥起血魄刀,直接便是一道凌厉刀气往前劈去。

  刀气肆掠,隐隐泛着一层暗红色。

  只听“锵锵锵”几声金铁剧烈摩擦声中,五柄飞剑直接便断去了三柄。

  组不成阵势,五柄飞剑的威慑力顿时直接减去了大半。

  张狂又是一道刀气劈去,将剩下的两柄飞剑也斩成两截废铁,再也构不成丝毫威胁。

  仓长翔大惊,顾不得吝惜体内的元气,在身前连连竖起五面土墙,同时抽身急速后退。

  只是这时候他才想到要退,却不免有些晚了。

  张狂“唰唰”两道刀气往前劈去,轻易便在五道土墙中破开了一道大洞。还不待洞口恢复,绿色小舟便载着张狂“嗖”一声穿了过去。

  绿色小舟虽然不如品级,但是速度却丝毫不慢,至少比原粒巅峰的速度要稍微快上那么一线。

  看着张狂急速接近,血魄刀更欲作势劈来,仓长翔知晓已无机会。他倒也果断,当机立断叫道:“我认输,给你铜牌。”

  虽然仓长翔还有底牌,但他那底牌一出自己必然要死,况且以张狂这般威势,就算底牌尽出,也不见得能够斩杀得了张狂。

  铜牌虽然极其珍贵,但却也比不得自己的性命来得重要。

  “交来!”张狂冷厉道。虽然他不将仓长翔两人的困兽犹斗放在眼中,但少不得会生出些麻烦。况且倚天教虽然和阴煞门是盟友,但与玄元宗谈不上恶劣。

  张狂曾听张守静对自己提过,现在玄元宗和澜沧剑派正在准备将倚天教拉拢过来,孤立阴煞门,而且似乎有了一丝进展。

  此次万春谷之行是利益之争,便是同为盟友,抢夺对方的铜牌也是无可指责。单若是还要杀人,那显然便有些过分了,当然以玄元宗如今与阴煞门势同水火的关系,张狂杀了阴煞门那两个弟子也就杀了。

  仓长翔也不敢多废话,深怕张狂一个不妙便挥刀杀来,直接从储物戒中掏出四枚铜牌,抛向张狂。

  张狂一把抄起四枚铜牌,脸色这才稍有和缓,说道:“你去百米外不准过来。”

  说着,也不管仓长翔听没听见,折身又往于浩秀杀去。

  看着张狂的背影,仓长翔心中蠢蠢欲动,但犹豫了几番,终是咬着牙退到了百米开外。

  这边的于浩秀见仓长翔已认输,心中顿时也失了战意,还不等张狂接近五十米内,便叫道:“我也认输。”

  说着,也自储物戒取出四块铜牌,抛给张狂。

  张狂自己本来便有五块铜牌,此时从仓长翔和于浩秀手中各得四块铜牌,身上便一共有了十三块铜牌,已是比这次万春谷铜牌总数的一半,还要多出两块来。

  失去铜牌后,仓长翔和于浩秀两人便好像失去了精气神,整个人一时间变得垂头丧气,沮丧不已。

  嗖……

  这时远处一道身影向着这边疾驰而来,带动劲风呼啸。

  k酷y匠V网永A=久.#免费S看小)说U

  三人转头看去,却见来人正是阴煞门那位女弟子。

  见到此时这种景况,娇媚女子心头泛起一阵不妙,但对自己心中的猜测一时有些不敢置信。

  “仓长翔,于浩秀你们……”

  娇媚女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于浩秀的叹息打断了:“林月娇你来晚了,已经结束了,我们铜牌都交出来了。”

  “什么?”虽然心中早就隐隐已经有所预料,但是真的得到证实,还是让林月娇忍不住大惊失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