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守静缓缓道“我玄元宗、阴煞门、澜沧剑派、倚天教四大本土势力,每家三个保底名额,那么就还剩下二十二个名额。所以这次我们四家便要在天梯之路开启之前,准备争夺二十二个名额。”

  张守静瞟了张狂一眼,随即又将目光放回湖面,仿佛映照着粼粼夕阳的湖面,远比看张狂要来得有趣。

  “这次争夺名额的规则,人选也都决定好了。参赛的人员,便由这次参加天梯之路的人来争夺,所以这次我们玄元宗参加的人,便是你、顾秋月、武坤元三人,所以这次具体能够争夺多少个名额,便看你们的能力了。而且对于你们,只要能够夺得一个名额,宗门便给予十万宗门贡献点的奖励,所以这此争夺名额,非但是为了宗门,同时也可以说是为了你们自己。”

  对于这次的名额争夺地点和规则,在张守静的述说下,张狂也逐渐明白。

  这次的争夺赛场,若无意外的话,便定在玄元宗往西二十万里外的万春谷,这片地域并不属于四大势力的任何一家,如此也是为了以示公平。

  G酷。匠网唯一正版,k其他都?k是Y"盗版o

  同时因为这次争夺是和天梯之路挂钩,所有参赛者的修为,都要压制到大五行境界以下,也就是原粒修为。

  没有天梯之路的强大规则干扰,参赛者也就不用吞服那些奇药来压制修为,可以由强者将其体内的修为暂时封印一部分。

  父子两人叙话完毕,分别之前,张守静又意味深长的对张狂说了一句。

  “这次,千代舞月也是参赛者。”

  千代舞月?张狂不在意地笑了笑,若无意外,天梯之路后,也就到了他和千代舞月订婚的时候了。

  万春谷说是谷,其实乃是一个占地足有千里方圆的巨大盆地,其中又有山山水水各种地势。

  万春谷里面灵气充裕,各种毒虫妖兽横行,不过由于这次的参赛者的修为都被压制到了原粒境界。所以万春谷已经被四大势力的强者联合清除了一遍,顶多只有滴水中期的妖兽。

  不过万春谷之中的剧毒之物甚多,有时候甚至比那些滴水修为的强大妖兽都要危险。

  十二个参赛者,被分布到这千里之地,简直用稀稀拉拉来形容都远不足够。

  而且由于体内修为被封印,他们别说凝聚云头,便是连各种法术手段也被不用施展了。

  二十二个名额,分别由二十二面铜制令牌来代表,这铜牌散发着特殊的淡淡元气,但是只有在方圆百米范围内才能感应到。

  二十二面铜制令牌,在万春谷中分散开来,或许是在某处妖兽巢穴,又或者是在某处荒野郊地,首先要在这千里之地找到这铜令牌,便需要一定的运气。而且找到之后,还得防止其他势力的参赛者来争夺。

  三月十二日,便是四大玄级势力约定争夺名额的日子,逾期便视为自动放弃。

  具体时间是午时三刻,玄元宗由荡乾峰的峰主荆诚心领队。荆诚心是一个板寸头,身高足有两米之高的彪形壮汉,便是不言不语,看起来也是一副怒目金刚,甚是威严。

  荡乾峰在玄元宗主伐征战,除了两大太上长老,张守静和大长老之外,荆诚心的实力绝对能够排进前三之例。

  自三月十一日的清晨,玄元宗便乘坐着一舟形法器出发,一行数十人,驶于万里高空之上,不过一昼夜多点的时间,便已是驰过二十万里之遥,抵达了万春谷。

  时间离午时三刻还有一个多时辰,其余三方势力,倚天教、澜沧剑派和阴煞门都早已是抵达。

  每一方都是寥寥十数人,便是四方加在一起,也不足五十之数。

  不过除了参赛者,其余无不是气息强大,深不可测的强者。

  但是最为瞩目的却不是那些令人敬畏的强者,而是澜沧剑派中一白衣女子。

  女子白衣胜雪,脸容绝美,虽是神情淡然的立在人群中,给人的感觉却如天空的明月一般,可望而不及。

  张狂曾经从张守静那里见过千代舞月的画像,知道此女真是澜沧剑派的宗主,千代问情的嫡长女千代舞月。

  虽是女流之辈,但是澜沧剑派的另两个参赛者的站位都是略逊其半步,以示尊敬。

  而且看其神色,显然不单只是千代舞月身份以及容貌的原因。

  其余的各方势力的参赛者也都无一不是同辈之中的佼佼者,各自都有着不凡风度,风采夺目,不过却都不及千代舞月。

  阴煞门善使役鬼之法,虽然远远的隔着百十米,但依旧能感受到他们那边不经意散发出来的浓郁阴煞之气,令人忍不住便是一阵心惊胆颤。

  据闻倚天教挑选弟子,有一其它门派不曾有的特异之法,那便是察看入门弟子的气运。所以他们挑选的人,皆是人中之龙。此时一番看去,果然个个都是气度不凡。

  澜沧剑派乃是一主剑修的门派,便是站在那里不作势,但也只有一股凌厉气势散发,如一柄柄绝世神剑,不出世则已,一出世便必然要见生死。

  在阴煞门的参赛者中,也有一黑衣女子,也很貌美,打量着其他各方的参赛者的眼中,似乎总有一股阴森笑意。

  十二名参赛者中,一共有三名女子,千代舞月、顾秋月和黑衣女子。但其中唯一最引人瞩目的,却只有千代舞月。

  千代舞月身旁有一面容俊逸的男子,手指一柄白玉折扇,很有一股风度偏偏的佳公子风采。此人不时身躯前倾,轻笑着和千代舞月说些什么,虽然离得远,听不清其中真切,不过却能够感受到其中的温言款款。如果换个女子,说不定早就已经被他的温言软语所俘虏,但千代舞月却始终是神情一片淡然,如果单单只看其神情,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将话听进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