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前辈,你这是什么意思?”张狂质问巫行雨道。

  巫行雨也察觉到了体内元气正在急速消散,不过十数不到,修为就已经从明火巅峰跌到了明火后期。本来她也以为是眼前这帮修炼者捣的鬼,可是看现在情形,分明就不是。

  巫行雨可以清晰地感应到眼前的这帮修炼者的修为,也正在急剧下降。

  “不是我,我也中毒了!”巫行雨神色有些惶恐地辩解道。

  既不是巫行雨,也不是张狂这些修炼者,这种情况无疑更是让人心头大为惊骇。

  V酷匠网正;j版首;I发:

  如此情况,必然就说明背后还有其他人。

  巫行雨急切间就要唤手下前来保护。

  不过却马上就比张狂给制止住了,张狂面色沉重地说道:“巫前辈,你手下的那些蜥蜴武士本来就是异族,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难道巫前辈就敢保证你手下的那些蜥蜴武士见到前辈这种情况,不会心生异端么?”

  巫行云果然心生犹豫,闷不做声。

  众人一时无法可想,只能焦急地看着体内的修为急速流逝。

  不到百息,满屋子的人尽皆体内元气散尽。

  巫行雨之前气势强大,惶惶不可一世,可是等她体内元气散尽,看上去便像是行将就木的老妪,就连坐在那里身子都开始颤颤巍巍起来。

  张狂等人虽然也失去了元气,但身体本钱却是比巫行云好太多,行走坐卧皆是与常人无异,只不过没了元气,也难以使出修炼者那些神奇的手段出来。

  便在这时,张狂豁然起身,心念一动,从储物戒中取出一白玉瓷瓶来。

  “这是什么?”看见张狂和李玉龙神色突然将就平静下来,张狂更是从储物戒中掏出一瓶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的白玉瓶,心下顿时就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当然是解药啊。”张狂理所当然地答道,从白玉瓶中掏出一颗凝白如雪的药丸,一口吞服了下去。

  “解药?什么解药?”巫行雨心中隐隐有所预料,可一时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什么解药?”张狂轻笑,一边将手中白玉瓶掏出一粒粒药丸,分发给李玉龙、张劲草等人,一边答道:“当然是‘行功散’的解药。”

  张狂给每一个人都分发了行功散,唯独漏掉了巫行雨。

  除了李玉龙外,其他人都是一脸的莫名之色,可是看见张狂和李玉龙已经将解药吞服了下去,而且体内修为又迅速恢复起来,当即其他人也便不再犹豫,各自吞下了解药。

  看着这番情景,纵然巫行雨再傻,也知道这毒一定是张狂这些人下的。

  “是你们下的毒药?”虽然已经料到了,可是巫行雨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李玉龙呵呵轻笑道:“具体说,应该是我下的毒。”

  巫行雨想到下午出发的时候,刘玉龙假装旧疾发作,必然就是趁着那是去下的毒。

  “你们竟敢下毒害我?”巫行雨疾言厉色,脸上的神色恍若厉鬼,大声质问着张狂:“我们可是同伴,为什么要害我?我自认与你们无冤无仇。”

  “错了,老妖婆,本男爵大人才和他们是同伴。”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张劲草打开门,却见门外原来是花大威,其身后还跟着张狂的团队成员。

  花大威嘲讽地看着巫行雨,嗤笑道:“你这个老妖婆竟然敢夺取我的镇长之位,还将本大人赶出镇子,哈哈,现在终于落到本大人手上,本大人一定不会教你好受的。”

  说着,花大威又转向张狂,抱怨道:“张狂,真有你的,连我也给蒙在鼓里了。之前哪一番,差点没有把我给吓死了,我还真以为你们听信了这个老妖婆了呢。”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而去相信这只谎话连篇的野猫?”巫行雨叫道:“我才是你们的同伴呐,如果你们害死我,绝对会得不到钥匙,然后一辈子都被困在这里……”

  “行了,不要再跟我们演戏了,已经没兴趣在跟你演下去了。”张狂淡淡道:“你还是将钥匙交出来吧,免得上路之前还凭白的吃些苦头,不值得。”

  “你们什么意思?不是说过钥匙不在我这里了么?”巫行雨叫着:“况且我也带你们去看过了,钥匙就藏在那个地洞里。只要你们现在放开我,我可以既往不咎,然后明天我们一道取了钥匙,再去游乐场拿遗迹传承。没有老婆子,你们绝对闯不过神殿守卫那一关的。”

  “哼,你难道真以为我们就相信你了么?”李玉龙冷哼道:“你说钥匙藏在地洞,我们谁都没有见过,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

  “说吧,没那么多耐心跟你浪费。”张狂冷冷地看着巫行雨,冷声道:“钥匙到底在哪里?”

  “都说了,钥匙根本就不在我身上,你们就是杀了老婆子,也只是徒劳。”巫行雨说得真真切切。

  “杀了你?说得倒是轻松。”张狂冷笑道:“我倒是知道些搜魂的法子,你不说也没关系,那便我自己来取好了。”

  说着,张狂便自走向巫行雨。

  巫行雨此时体内修为全失,就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妇,看着张狂向这边走过来,有心反抗,可却什么都做不了。

  不过巫行雨脸上去没什么惊恐,抬眼望着张狂森森笑道:“你也不用吓唬老婆子了,老婆子活了这大半辈子,什么玩意没有见过。”

  搜魂之法向来难得,别说这区区玄级二等位面,就算是地级位面,乃至是天级位面,也绝对是寥寥可数。

  “信或不信,你自己亲自试一试不就知道了?”说完,张狂已是走到巫行雨跟前,不再废话,手势成爪,一爪抓在巫行雨头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