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文忠等人面色极为难看,心中直是叫苦连天,恨不得将小女孩一巴掌给拍死。

  可是接下来,在小女孩的淫威下,他们也只得照做。

  橙色房间。

  乐秋空正带着自己团队,怨声载道地杀着一群虫子。

  这些虫子体型甚大,哪怕是最小的,也足有一人来高,最大的,十丈之高,简直庞大得像一座小山。

  这些种子各种各样,或者黏糊糊的,或者是丑恶狰狞,反正是没有一条让人能看得心情愉快的。

  虫子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直是源源不绝。

  和虫群开战不过一个多时辰,就已经死伤了二十多人,只是他们却不得不杀。

  当时那个穿着一身橙色长裙、瞪眼就能杀人的恐怖小女孩,一脸害怕的对他们说:“如果你们不将那些讨厌的虫子杀光,七彩大人就不来接你们出去了。”

  只是……这什么时候才能杀得完?

  众人心中的怨气可谓滔天。

  其它的蓝色房间、黄色房间、青色房间和紫色房间,各国团队们无一不是在小女孩的淫威之下,不得不满腹怨气的完成着一项项任务。

  却说张狂一行人。

  提心吊胆的直走了四五里路后,众人这才终于走出了什么通道,不过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里不会就是那个小女孩口中的游乐场吧?”巴海打量着周围的情景,不由疑惑道。

  天空阳光明媚,白云朵朵。

  此时他们正身处在一个丛林边缘,一条小路弯弯曲曲的通往丛林深处。

  自从他们走出绿色通道后,通道也在空中突兀消失掉了,想回头自然已是不可能了。

  “有可能是,也有可能不是。”张狂平静地望着四周,这里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游乐场。

  李玉龙皱眉道:“又是种花,又是幻想之路,还有游乐场之类的,这到底还是不是神殿?真是有些荒谬的味道。”

  正常的神殿,不应该是充满威严、肃穆的么?

  就算脑洞大开,怕也很难将神殿和游乐场之类的联系起来。

  “事到如今,也只能先走着瞧了。”张狂淡淡道,当先沿着小路,向丛林深处走去。

  众人无法可想,只能跟在张狂身后,同时也警惕着周围。

  走了数百米,突然张狂听到头顶传来响动。

  “谁?”张狂一声轻喝,抬头望上看去。

  却见枝上正有一只黑白相间的野猫正睡眼惺忪地打着哈欠。

  “是谁?到底是谁敢打搅本男爵大人的睡觉?活得不耐烦了么?”野猫站在树枝上,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张狂一行人。

  野猫……居然会说话?

  众人半天都难以回过神来,不过张狂只是神色略有惊异。前世他历经的位面不知凡几,便是连植物能够说话的情况都见过,动物能说话倒也算不得什么稀奇。

  等野猫伸着懒腰完全站起身来,众人也终于看清了这只自称男爵大人的野猫。

  只见野猫披着一件满是补丁的黑色披风,腰间套着一条红裤衩,一只脚上穿着裂开了口子的黑色皮靴,另一只脚则是光着。头上还戴着一顶黑色礼帽,礼帽倒是很崭新,不知是从哪里偷来的。在野猫的腰间,还系着一柄锈迹斑斑的骑士长剑。

  不过这个野猫倒是很大,站立起来,足有达到成人胸口高度。

  看见野猫开口说话,不免让众人惊异。可是等完全看清野猫后,众人也旋即放心下来。

  这个野猫能说话,确实有些不同寻常,但从它身上传来的能量波动,其实也不过就是滴水初期的样子。

  现在团队中,剩下的人除了一两个,基本上都是滴水境界以上的修为,不怕这野猫还能翻出天去。

  “哼,你们贱民们也太没有礼帽了,见了本男爵大人,怎么可以不行礼呢?”野猫冷哼着,似乎根本就看不清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

  众人虽然对被一只野猫叫成贱民很是不爽,不过此时形势不明朗,他们看这只野猫有恃无恐的,而且还自称男爵大人,不禁担心周围是不是有什么野猫的援手在隐藏着。

  张狂眼神闪烁,终于还是不愿意赌一把。

  “我们走,不要理会!”张狂不理野猫,沿着小路继续往前而去。

  众人尽皆跟上。

  “等等。”野猫见众人不敢轻举妄动,神情间不由更加趾高气扬起来:“你们得罪了一个贵族,难道就想要这么一走了之了么?”

  “那你想要怎么样?”张狂嘴角带着一丝玩味。

  “留下你们身上的元晶,我就放你们过去。”野猫一手叉着腰,一手对着众人指指点点的说道。

  “只要元晶?”张狂轻笑。

  野猫眼珠子一转,又说道:“嗯,你们身上的衣服也给我留下几件。”

  更新J最_快上《酷匠:A网

  “本事小,胆子倒还是挺大的。”张狂冷笑一声,伸手一挥,顿时就有一条水蛇凭空出现,不待野猫反应过来,就将它从树杈上捆了下来。

  “你们想干什么,竟然敢得罪本男爵大人,难道活得不耐烦了么?”野猫生气的叫道:“快将本男爵大人放开,本大人有大量,到时候一切都还好说。”

  不过张狂和李玉龙几人却看见了野猫眼中那一闪而逝的惊慌,心下不觉有底起来。

  “这野猫自称男爵大人,来历不明,恐怕是有着什么来头,我们还是不要得罪他吧?”有人不禁担心道。

  “无妨。”李玉龙轻笑一声,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张狂冷笑的看着地上被水蛇捆着,动弹不得的野猫,冷笑道:“你这个男爵大人,恐怕也是自封的吧?”

  “胡说,这可是世袭男爵,从我祖爷爷那一带就传下来的。”野猫像是受到了莫大的侮辱,连脖颈上的毛都竖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