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十六个人,自每个人身上都迸射出一道七彩光柱,于千米高空中合成一只直径数百丈的巨大七彩眼睛。

  眼睛眨了一眨,一道七彩光柱从眼中射出来,没入虚空。

  一息、两息、三息……

  直到持续五息后,七彩巨眼渐渐散开。

  十六道七彩光柱自空中又重新落回到主教们的体内,只是十五个主教人人面色萎顿,便如同十天半月都没有合过眼一样。

  只有大主教花灵灵,因为体内元气充沛,面色依旧如常。

  “大人,不知……”手下人见花灵灵半天没有出声,忍不住开口询问。

  花灵灵目光深邃,不知在想着什么,此时闻言,不等手下把话说完,就沉静道:“没有问题。”

  很快,花灵灵的探测结果就像风儿一般,迅速刮过整个中央广场。而且这股风头势犹未止,又很快传遍整个绿花城。

  举城皆惊。

  四十九个七彩光点出现,张狂占据七国第一宝座,牢牢不可动摇。

  哪怕有人拿下三个关卡每一关的最高成绩,也会和张狂相去甚远。因为每一关的最高成绩,按照常理来说,也只是十个七彩光点。三关加起来,也不过就是三十个七彩光点的成绩。

  而且……张狂此时还没有从试炼之路出来,照此说法,他必然还是在继续进行着试炼之路。

  最{新%章y节上酷匠Y*网

  如果第二关就是四十九个七彩光点,若是那个叫张狂的猛人再通过第三关,那又会是什么情景?

  没人敢于想象。

  “原来刚才只不过才是第二关。”张狂长长舒了口气。

  刚才第二关的经历,对他来说当真是过了数百年之久,而不知不觉。

  “看来这个七彩女神,当真是不可小觑。”张狂叹道,目光闪烁。

  他之前对这个上古遗迹还不怎么以为然,若在前世,他根本就不屑于亲自来,只会派手下人去将遗迹的重要事物取走。

  只有太古以上的遗迹,才会引得他兴趣。

  要知道,张狂可是曾经进入过圣者遗迹的。他的这种心理,就好像是一个人在大城市生活过一段时间后,看不起农村生活。

  朱老三人在遗迹中生死未知,加之“蒙尘珠”的消息,这两点才是促成张狂此次遗迹之行的主要原因。同时他也想着在遗迹中捞上一笔,充实一下自己的寒酸家底。

  直到从花木木那里知道“七色花”的消息,这才认真起来。

  而到此时,他对这个上古遗迹再也生不出半点小觑之心。

  这个七彩女神简直已是深不可测,便是以他前世的修为,也是望尘莫及。

  恐怕,这位七彩女神已经不逊于那些太古人物。

  张狂放眼打量四周。

  他此时站在一面绝壁下,身前五米外,充斥着浓浓的白雾,目光看不透其中分毫。

  四米外,一条宽不足三尺,仅容一人可以通行的羊肠小道通向迷雾中。

  小路左边立有一块一人高的石碑,只见碑上写着:“假作真时真亦假,莫忘莫失,道存永恒”。

  来之前张狂就不止第一次听过了,除了第一关,之后的第二关和第三关每个人的经历都不同,因人而异。

  但在第三关,每一个人都会在闯关之前看见这一块石碑。

  张狂琢磨了半天石碑,隐隐把握到一丝脉络,可一细想,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抓住。

  他又尝试着掐诀做法,元气消耗,却不见法术出现。

  “果然……”摇了摇头,张狂早就已经心有预料,此时倒也不至于失望。举步往前走去。刚踏出一步,突然空中传下一道声音,声音不闻喜怒,不分男女。

  “此路唤作‘迷障路’。踏上此路,需在一个时辰之内通过,方算过关。”

  “限制时间么?”张狂心下了然,看来所用通过的时间越短,那么成绩就会越好了。

  张狂踏上小路,顺着小路往前行去。此时他周围全是看不透的迷雾,只有身周一米范围内尚还保持着一片清明。

  刚往前不过几步,脚下突然出现一道万丈悬崖,小路在悬崖边上截止。

  张狂险险止步。

  但旋即,他又觉得有些不对,说不出哪里不对,但就是感觉上有些不对。

  悬崖深不见见底,一股股寒气往上冒起来,让人本来就已经惊颤的心头,更加多上一层寒意,望而却步。

  莫非这悬崖是假的?张狂心头怀疑。

  便在这时,突然一声兽吼从身后震响。

  一股带着腥臭的劲风从后面扑来,张狂一惊,来不及回头去看,连忙闪身避过。

  嗖……

  身后的妖兽收势不及,与张狂擦身而过,竟是一头栽下悬崖去。

  张狂只见到一只浑身红色毛发,虎身鹰爪的妖兽落进悬崖中去,远远地听到凄厉兽叫从下面传下来,悠悠回荡在悬崖上空,着实骇人。

  这悬崖不像是假的。

  向两边迷雾中走,这自是不去作想。按照之前的提示声,应该是沿着小路一路前行,可是小路偏偏又在这里截止。

  张狂脑中突然闪过石碑上的那句话“假作真时真亦假”。

  从之前的种种线索来推测,这悬崖定然是假。可是刚才那从背后袭击的妖兽跌落悬崖,又无比真实。

  “只是刚在我心头怀疑的时候,便有妖兽来推翻我的怀疑,这……是不是有点太巧了。”张狂嘴角忽而翘起一丝微笑。

  不再多想,他目视前方,举步就往前踏去。就好像前方不是万丈悬崖,而是平坦大路。

  “停下,前面危险……”便在这时,身后突然响起惊呼,有人正在警示张狂。

  张狂嘴角笑意更浓,毫不作理会,坚定的一步踏在悬崖上空。

  一阵强烈的失重感传来,身形急速跌落悬崖,风声在耳边烈烈呼啸,脚下传来的寒气越来越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